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重生豪门:权少宠妻太凶猛 > 第一百三十八章误会

    第一百三十八章  误会
    
        白灵汐微微挑眉,有些不满的小声道,“竟然会错了一道!”
    
        她这话很小声,可现场太过安静,安静到所有人都听到了!
    
        这是有多自信,有多能耐,才会因为自己错了一道题而不满啊!
    
        厉胜男兴奋的挤过去,得意的都快要鼻孔朝天了,仿佛这答对了九百七十八道题目的人是她。
    
        她理直气壮的道,“把那答错的,和不确定对错的给白灵汐看看。”
    
        这眼镜学霸赶紧把手里的两张宣纸递给了厉胜男。
    
        白灵汐看着其中一张道,“这题是对的,前段时间教务主任李教授给我出过同样的题,我答过!
    
        然后白灵汐看着另一张宣纸,渐渐的松开了皱起了眉头。
    
        “这道题,我没错!”白灵汐镇定自若的道。
    
        许多人都还在愣神,还沉浸在白灵汐那九百八十道题中,恍惚的问道,“可他们三人都说你错了呀!”
    
        白灵汐平静道,“那便是他们三人说错了!”
    
        如果在这场答题之前,白灵汐敢这么说话,直怼三大学霸,只怕会被口水淹死。可这九百八十道题之后,她在说这话,大家都条件反射的相信了。
    
        有人忍不住问,“这到题哪里有问题?”
    
        “这道题原本是出自零五年的一篇论文里,三年前圣华的一名教授,根据自己的理解又得出了一个相近的答案,以至于这道题有了两个解法!只不过后来那位教授的解法被延续了下来。可我觉得那篇论文里的答案解得更好。”
    
        白灵汐的一番引经据典,说得大家都云里雾里的。
    
        不少人一个答案都没听过,更别说两个解法了!大家都心有质疑,却没敢说出口。
    
        不一会儿,之前无故离开的厉胜男从门口进来,拿了一篇论文,高高扬起。
    
        “这篇论文是我在图书馆三楼论文区第四格找到的,里面正是白灵汐那道题的另一个解法。”
    
        那三名学霸赶紧围了上去,紧张的眼镜上都起了雾气,摘下眼镜擦了又擦。
    
        “竟……竟然真的还有一种解法,简直是不可思议!”
    
        “是我们评判错了。”
    
        “我们几个哪有能力评判这个学妹呀,真是佩服!”
    
        此刻,白灵汐九百八十道题,全对!!
    
        白灵汐站了起来,依旧娇娇弱弱,冷冷清清的道,“你们对绿卡还有质疑吗?如果有,今后也请给我憋回去。我不是好脾气的人,此番劳师动众给大家解惑,已经是我的极限,在招惹我,那我便不客气了。”
    
        所有人都被震住,不明白娇娇弱弱的白灵汐哪里来的这种藐视天下的气场,白灵汐不在理会,直接往外走。
    
        像是一轮火红的太阳,明晃又刺眼,让人群不自觉的给她让开一条路!
    
        此刻的白灵汐终于露出了自己满身的锋芒,让所有人都看了个彻底!
    
        这一场事件之后,圣华没有一个人敢在人群里质疑白灵汐的绿卡,也没有一个人敢在当面对白灵汐说三道四,白灵汐总算是清净了!
    
        只不过本来就冷清的白灵汐,又无端的添了几分高不可攀的感觉,更加不敢有人接近她了!
    
        ……
    
        这个周末,徐维安说的时间到了,于是白灵汐拿着绿卡走出了校门
    
        她不由得感叹这绿卡的方便,要不是自己超乎常人的忍耐力,指不定天天都想回去找宫越辰。
    
        她要是不亲自走一趟法院,怎么能骗得了徐维安呢。
    
        她随手招了一个车,往法院而去,她想,以徐维安精明多疑,今天一定会派人在法院门口监视着,要确定她是不是会听话。
    
        她并不知道,自己刚走出校门,自己的动向就被几个守在校门口保护她的人报告到宫越辰那里了。
    
        宫越辰听了报告,沉默着。
    
        他控制着自己心中发凉的冷意,他不敢去想,白灵汐离开学校不是往霆园来,是要去哪里。
    
        看着那监控里一动不动的定位器,宫越辰越发的冰冷。这是他放在白灵汐项链里的定位器,之前就是靠着这个定位器,救回了白灵汐。
    
        可此时,白灵汐出校门了,这个定位器却还在圣华,白灵汐取下了定位器,怕他知道她的位置吗?这代表着什么,宫越辰不敢想下去。
    
        “报告,白小姐的车朝着法院去了!”
    
        “是吗?”宫越辰没有动,也没有吩咐下去做什么,只是浑身冷漠暴戾都带了几丝悲凉!
    
        他就这么安静的坐着等着,像是要等着死刑的宣判一样。
    
        “报告,白小姐进了法院!”
    
        “……是……吗!”宫越辰闭上了眼,颓然而绝望。
    
        仿佛天空中不满的乌云,没有阳光没有温暖,他像一具早已死去的行尸走肉,没有表情!
    
        他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狠狠的咳,仿佛心肺都要咳出来一般,胸口一阵撕裂的疼痛,吐出一口鲜血。
    
        他的汐儿,背叛了他!
    
        “少将,您怎么了,少将……”勤务兵吓了一大跳。
    
        宫越辰整个人仿佛都染上了冰霜,开口说话的声音已然沙哑,“让许帆去把白灵汐带回来……关起来!”
    
        “是,少将!”
    
        宫越辰说完这句话,仿佛用尽了他全身的力气,整个人变得颓然起来。
    
        然后他没有继续等着人把白灵汐带回来,跌跌撞撞的开车出去了。
    
        他怕继续待在这里,见到白灵汐的那一刻,会不会情绪失控,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
    
        ……
    
        此时的白灵汐并不知道等待她的会是什么!她在法院里逛了一圈,待够了足够的时间,就从法院里出来了!
    
        她刚从法院出来,就直接被快步走来的许帆抓住。
    
        “许帆?你做什么?”白灵汐条件反射的想要挣脱。
    
        “白小姐,少将让带你回去!”许帆公事公办的道,扣住白灵汐的手并没有放开。
    
        白灵汐听到宫越辰几个字,神色变了又变,停下反抗,就这么让许帆带上了车。
    
        隐藏在暗处的徐维安见状,笑得那叫一个心情愉快,想来是宫越辰得到消息,派人来阻止了,可惜啊来晚了一步!
    
        白灵汐沉默的被带回了霆园,她想可能是宫越辰知道自己去法院的事了,她并没有太放在心上,等当面解释一下就好了!
    
        她以为等待她的是宫越辰的询问,却没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