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剑从天上来 > 第308章 来投(一更)
    卓小婉道:“赵师姐,那就让他们商量着办吧,赵师姐你不在也没什么的。”

    赵曼华轻笑,脸颊的酒窝份外迷人:“你是觉得留在这里比在军主府更安全吧?”

    卓小婉轻轻点头:“城主府肯定研究过军主府,说不定有破解之法呢,师兄却不一样,他们应该想不到师兄会插手。”

    宋云歌点头:“就留在这里吧。”

    “……好吧。”赵曼华看他们如此盛意拳拳,再拒绝便伤了他们的心意。

    军主府

    陆照野听到护卫的禀报,摇摇头对坐在下面的三人说道:“赵卫主不过来了,她留在宋兄弟那边。”

    “宋云歌?”段正峰摇头道:“她对宋云歌倒是有信心呐。”

    “看来宋云歌没把城主府放眼里,否则,不会冒这个险。”陆南隐摇头道。

    周天行笑道:“如果我是剑神,也不会把他们放眼里,再厉害也不可能伤得了剑神!”

    “那可未必。”段正峰道:“剑神无敌,也是单对单,如果几个剑皇同时出手,能杀掉剑神。”

    “还是想想怎么对付城主府吧。”陆照野沉声道。

    他一直沉着脸,神色郁郁。

    不但不能报仇还要担心对方的报复,这简直太窝囊了,他无法忍受。

    他已经写信给了凤凰崖。

    毫不矜持的跟凤凰崖求援,还有请求凤凰崖的指示,到底要怎么应付城主府。

    即使这样会招来崖内的轻视与看不起,也顾不得,过了眼前这一关再说。

    陆南隐沉声道:“军主,我们恐怕对付不了城主府,需得跟六大宗求援。”

    “已经跟崖上说了。”陆照野道:“可远水解不了近渴,未必来得及!”

    “那只能依靠宋云歌。”陆南隐摇头道:“实在不想托庇于他!”

    段正峰与周天行叹口气。

    赵曼华无所谓,他们是同门,互相关照是应该的,他们却不一样。

    “我们自保有余的。”陆照野勉强笑道:“城主府再强也不可能攻打军主府,更何况,进了军主府,他们的实力发挥不出一成,我们也没什么可怕的!”

    “军主,我担心他们会调虎离山。”陆南隐皱眉道:“如果城主府的人一直攻击四灵卫呢?不停的剪除朱雀卫呢?”

    “不至于吧?”陆照野皱眉:“难道还要跟我们四灵卫彻底翻脸?”

    “到了这一步,谁知道城主府会做出什么事来。”陆南隐叹道:“说不敢对付我们四灵卫,这便是自欺欺人了,他们已经杀了那么多!”

    他脸色阴沉,手背上青筋贲起,似欲破肤而出,化为愤怒发射出去。

    “城主府!”陆照野阴沉沉的瞪着天空。

    天色昏暗,暮色渐起。

    “城主府!”段正峰与周天行死死瞪着城主府的方向。

    如果他们现在有足够的实力,绝对会围住城主府,毫不犹豫的杀掉城主!

    陆南隐轻轻摇头叹息。

    宋云歌此时也负手站在什长府大厅的台阶上,抬头看着天空。

    赵曼华站在他身边:“宋师弟,你何时离开大罗城?”

    “赵师姐是怕我陷进去?”

    “城主府如此气势汹汹,必有所恃。”赵曼华道:“你还是避一避的好。”

    宋云歌摇头:“我是天岳山弟子,岂能逃避这个?”

    赵曼华道:“暂时避一避风头,待看清了虚实,再动手不迟。”

    宋云歌笑了笑。

    如果离开大罗城,那就只能回到天岳山,行事便不方便太多。

    赵曼华无奈的摇头。

    自己说话不管用,让卓小婉劝,卓小婉说不必多费口舌,劝不动他的。

    宋云歌应该做为震慑,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动辄亲自动手而展露出实力。

    剑神的最大力量不是杀戮,而是震慑,是引而不发,不出手的剑神都最具威力的。

    “我去去便回。”宋云歌笑道。

    他身形变得模糊,如烟雾一般慢慢消散,流失。

    赵曼华再次摇头。

    这便是剑神的力量啊,是应该做为威慑来用的力量,震慑人心才好。

    一旦真被城主府暗算受伤,打破了威慑力,那委实得不偿失。

    宋云歌出现在一片大罗城南的一片树林里,看着眼前黑衣黑巾蒙面的曼妙身段,笑道:“黄姑娘,好久不见!”

    黄飞夜摘下面巾,露出绝美脸庞,黑衣衬得她肌肤莹白如玉。

    她明眸闪动,低声道:“我来投奔你的。”

    宋云歌笑道:“难道被猿飞宗追杀?”

    黄飞夜轻轻点头:“猿飞宗确实在追杀我!”

    “……为何如此?”宋云歌没想到一语中地,如此之巧。

    “爷爷他……”黄飞夜明眸忽然一红,隐约有水光,深吸一口气瞪大明眸,将泪意压下去,涩声道:“爷爷他死了。”

    宋云歌静静看着她。

    黄飞夜道:“郑长老带人围杀了爷爷,说爷爷是御空殿的内奸!”

    宋云歌皱眉。

    黄飞夜的祖父确实是御空殿的人,黄飞夜却不是。

    为何会被查出来?

    御空殿的内奸纵使查出来,也不敢出手铲除,多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否则,御空殿绝对要报复回来!

    而这个郑长老竟然敢杀黄飞夜的祖父,好大的胆子,谁给他的胆量?!

    他脸色阴沉,双眼寒光一闪便逝,温声道:“你想进中土深处,还是留在我身边?”

    “我想报仇!”黄飞夜缓缓道。

    “是该报仇,”宋云歌轻轻点头,平静的道:“杀郑长老,还是灭猿飞宗?”

    黄飞夜吓一跳,忙道:“当然是杀郑长老!”

    宋云歌道:“几个人围杀你爷爷?”

    “四个!”黄飞夜恨恨道:“爷爷是没有戒备,否则,郑长老他们断难得手!”

    宋云歌道:“看来郑长老武功不高?”

    “……好吧,郑长老武功高过爷爷,可爷爷有一件奇宝,能够从容脱身的,要不然,我也脱不出来。”

    宋云歌没有问这奇宝是什么,温声道:“那便随我回去吧。”

    “嗯。”黄飞夜一软。

    宋云歌长袖一拂,顿时止住她下落之势,无形力量托住她。

    然后一股奇异气息汩汩注入她身体,助她恢复伤势,增长力量。

    黄飞夜玉脸酡红,羞恼异常。

    自己已经力竭,但松驰的不是时候,会被他以为自己要牺牲色相!

    她暗自懊恼,目光低垂。

    宋云歌道:“那郑长老是何等境界?”

    “按中土的境界,他是剑皇。”黄飞夜低声道:“在猿飞宗内也是前*******S:第二更稍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