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流浪在诸天世界 > 第341集:人生若只如初见!
    宏伟圣城,悬浮半空,城墙如一条苍龙横卧,连绵不绝,像是铜水浇铸而成,闪烁着金属的光泽,光是城门楼就高达上百米,气势磅礴,极其壮阔,远远望去,硕大的古城带给人一种窒息的压迫感。

    古老的传说,圣城极有可能建造于神话时代,甚至更久之前,关于圣城的传说很多,查阅各种典籍,人们会吃惊的发现,它真的太古老了。

    根本无法追溯到底起源什么年代,反正,从有文字记载以来,北斗便有了此城,也不知道存在多少岁月了。

    这座古城,比之一些大国的都城都要大很多倍,雄伟壮阔之极,如果不飞行,如凡人一般行走,穿城而过要走上一两天。

    城内非常繁华,殿宇林立,古街器阔,赌石坊、仙人楼、风月宫、圣主阙、妖王阁、圣人殿,应有尽有,极尽奢华,凡人与修士混杂。

    城内,人来人往,有半数都是修士,在这样的地方,所有人都不不敢莽撞,说不定一不小心就会撞倒一位古世家的子孙。

    再倒霉一点,可能会直接踩在圣地一位太上长老的脚上,这些不是没有可能发生,因为圣城内有不少这样的人出没。

    “哇喔!真是好大的排场,果然不愧是圣城最大的家族啊!”

    “嘿嘿........今天可是汪家老祖汪承天的千秋寿诞,听说不仅邀请了城内各方势力,就连羽化神朝的凌云大圣都被请动了呢!”

    “哦?连羽化神朝的凌云大圣竟然也被请动了?这汪承天真是好大的面子啊!”

    “嘁!汪家虽然势大,不过在羽化神朝眼中,又算得了什么,若不是汪家每年都向羽化神朝缴纳那般庞大的供奉,以他们的眼界,那位凌云大圣岂会屈尊下来和汪家打交道?”

    “说得也是...........”

    方甫入城,行走在大街上,岳峰耳听八方,诸多信息入耳,其中谈论最多的就是汪家老祖汪承天的千秋寿诞,乃是当今圣城之中的一大盛事。

    “这个汪承天,居然能够请动一位大圣来参与自己的寿诞,倒也算是个人物,那么,我是不是要去凑个热闹呢?”

    岳峰思索间,忽然,闷雷般的声响传来,数十骑人马如潮水一般冲来。

    为首者赫然是一位年轻的女子,女子身穿一套紧身红衣,玲珑的身姿被包裹的淋漓尽致,女子脸颊颇为俏美,光洁的额间,佩戴着一枚小小的水晶挂饰,微微晃动间,为那张噙着几抹娇蛮气息的脸颊添了几分灵动。

    不得不说,这队骑士很是嚣张,他们纵兽而行,踩在半空中,距离地面不过十来米高,沿着大街而进。

    异兽嘶吼,一声狂风呼啸而过,将街道上很多人的发丝都吹的凌乱了,不少人怒目而视。

    可以清晰的看到头上十余米高处,龙马蹄子、麟豹爪子踩踏虚空而过,对街上的行人是一种极大的不敬。

    半空上的人纵兽飞奔,根本没有顾忌大街上的人的感受,冲向圣城深处。

    没有足够的底气,一般的人绝不敢如此,因为圣城之中绝大部分的人都是修士,甚至,不乏绝世大能,这样很容易得罪人。

    果然,大街上有人忍不住的怒喝道:“这是哪家的弟子,真是太嚣张了,居然胆敢踩着我们的头颅前行。”

    他旁边立时就有人劝道:“算了,你还是少说两句吧,万一被他们听到,掉过头来找你麻烦,将是大祸。”

    “是啊!”

    有识货的人当即说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他们应该是汪家的人,如此着急的赶回来,看来不止是为了给他们汪家的老祖贺寿。”

    “嘿,你们应该还没听说吧,汪家那位最杰出的天骄神体,昨夜被人给斩了,连神体本源都被夺走了。”

    “什么人这么大胆?居然敢在汪家老祖千秋寿诞的当口,把他们汪家的神体给斩了?这未免也太大胆了吧!”

    “不清楚,只听说是一个带着鬼脸面具的白衣女子,厉害的很..........”

    岳峰听在耳中,不禁越发感兴趣了,这圣城果然不愧是北域的中心,他已经嗅到了风云将起的味道,同时更有一种莫名的预感,或许,他真的能够在这里找寻到自己那条失落的因果线。

    本着这个想法,他在城中七拐八转,不知不觉间,竟来到了一个坊市,这里虽然大都只是一些地摊,与那些宫阙相比寒酸了不少,但地上却摆了不少好东西。

    绿铜金精、赤红玉髓、神血土、星辰石……各种珍贵的材料应有尽有,很多东西,在外界很难寻到,可在这圣城的角落里,却被摆在地摊上,这让人不得不感叹,这座悬空圣城不愧为北域的中心,是天下风云际会之地。

    转过坊市,走出街巷,前方竟有一个大湖,潮水碧蓝,如一块巨大的蓝宝石,镶嵌在地上,湖边佳木葱茏,奇石罗列,丝竹悠扬,往来之人不绝,很多人路过这里都会驻足。

    岳峰也停下了脚步,他站在湖边,一株垂着万千丝绦的玉树之下,忽地心有所感,举目向着湖上看去。

    这一看,他正好看见了湖面上有一艘华美凤船,那船色作七彩,美玉为骨,寒纱成帐,一条条由各色神石宝珠穿成的流苏,绽放耀眼光芒。

    “那是.........”

    循着因果感应,岳峰双目之中,两道神光斗射,无视了空间限制,透入那七色凤船之中,想要一窥船中之人的样貌。

    却见华丽的七色凤船之内,正有一名带着鬼脸面具的白衣女子端坐其中,一缕淡紫色的轻烟袅袅升起,化作一片轻云薄雾,朦朦胧胧,充斥了整个船舱,使人神识念力,难以透彻清楚。

    “嗯?”

    一声轻吟,似是察觉到了有人在窥伺自己,那白衣女子略一抬头,眼眸中异光流转,透过重重流苏,回视岳峰。

    这世间,没有人能够用言语来形容那白衣女子的这一眼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那一双眼眸,光浑似圆月笼罩下的一片清辉水波,又似万古星空中的一抹银河流淌,透着无穷无尽的诡异与神秘。

    就在二人目光相对的一刹那,天地空间,瞬间凝固,时间长河,仿佛也不再流淌,这偌大诸天世界,便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蓦然,岳峰身子一颤,下一刻,那一眼就如同劈开黑暗的一线刀光,划破了天地苍穹,直向岳峰识海劈斩而来。

    于此同时,岳峰瞬息反应过来,有若实质的两道金光利箭一般窜出双眼,就在岳峰的额头之前和那女子的眼眸来了个结结实实的对撞。

    “轰!”

    眼神交锋,本无声息,但却似在脑海中劈落了一记都天神雷,惊天动地的炸响中,岳峰只觉得,似乎有轻柔的一抹刀光在无声无息的闪动,几欲划破他的识海。

    “呃!”

    恍如被万钧重锤狠狠的砸在了双目之上,岳峰口中一声闷哼,殷红的鲜血沿着嘴角直直流了下来,即便他已经将混沌之体修炼到了小成境界,身体强悍无比,但他还是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留下两个足有三寸多深、宛如刀雕斧凿一般的硕大脚印。

    “呃.............”

    湖面上,似乎也有一声娇哼之声随着微风流转,隐隐约约的飘了过来,显然,方才的一击交锋,岳峰虽然迟了大亏,但白衣女子也并不好过。

    “上来就下这样的重手,真是狠啊!”

    岳峰面色惨白的看向湖面上那艘逐渐远去的七色凤船,心中的震惊好似在飓风环绕之下的惊涛骇浪,汹涌不休。

    “鬼脸面具,白衣女子。”

    深深喘息了一口气,直到此刻,那一股头皮麻的感觉才潮水般涌了过去,岳峰忍不住暗自惊叹:“难道,她就是斩了汪家神体的那位狠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