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大美时代 > 277、何不食肉糜
    人要有料,才能被人看得起。

    如果还能有价值,才会被看重。

    万事万物都这个道理。

    好比大美培训校,也要有内容,才会被重视。

    从老曹时候开始,大美培训校就比美术学院周边的绝大多数艺考培训班有逼格。

    相比那些大多数在住宅楼里面租一套房子,吃住学都在一起的小培训班,在文创园里面租了两栋楼搞培训班的规模,已经算是起步很高了。

    不过在大多数能开着车来的考生家长感受里面,也就是个培训班,毕竟随便找家中小学都比这个规模大。

    哪怕文创园已经看着很有文化品位了,规模还是小了点,可以看的料还是少了点。

    所以付仕亮他们文宣组,不停的在做些宣传看板、宣传资料,想提升点可看的内容,这都能提高家长们对学校的态度。

    但直到三栋新教学仓库,按照杜雯他们设计的模式装修,特别是遍布全身的涂鸦包裹以后。

    这才彻底的摆脱了培训班的影子,有点艺术培训机构的派头了。

    万长生自然也明白,带着荆大家和关老太,还有系主任一帮老师教授,先到新教学区。

    不过一周左右的装修时间,第一栋教学仓库已经初见雏形,因为整个二层空间,全都是按照雕塑工厂那种动不动就用钢架搭骨架的模式,直接切割烧焊钢架支撑二楼,连栏杆都是粗犷的钢架,然后在半挑空的二层排开四间小教室,用轻钢龙骨加隔音材料分隔。

    这种装修方式快得很,现在已经大部分人手设备调到第二栋去依样画葫芦,剩下人在装水电管线和安装铁架子门。

    没错,就是监狱里面那种可怜巴巴的铁架子门。

    监狱嘛,难道还需要什么豪华的装修细节,一切都是实用性的简单粗暴,偏偏又有点符合现代设计的极简主义风格。

    所以哪怕还在装修,教学仓库里面都空空荡荡的收拾得挺干净,方便学生家长跟今天这样的领导来参观。

    荆大家他们从一下车,就被外面横平竖直的方管墙吸引到。

    搞文艺工作的,起码的欣赏水平都在那,有国画系的老师还凑趣:“哈哈,这就是传说中引发车祸的涂鸦,然后你们搞出来围墙遮挡的?”

    不知道的纷纷好奇打听怎么回事。

    万长生指点司机们把车开进新教学区,有的是停车位,指着大家已经开始欣赏的涂鸦建筑:“美术、艺术就应该兼容并包,既然在年轻人当中很有市场,那我们要做的就是引导培育,让这种趋势朝着好的方向去,而不是不加分辨思索的一棒子打死。”

    背着手默默的走了圈,荆大家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你画的?”

    指着的就是秦叔宝那张门神画。

    所有人都惊讶了,万长生也有点讶异:“没错,就这一张是我画的。”

    其他人连忙东张西望的对比,起码这栋仓库四个角,四条红色柱头上的武将造型,哪怕能知晓神荼、郁垒和秦叔宝、尉迟恭不过是前后两代不同的门神象征,也看不出来有什么特别的区分啊,色彩类似,画法风格都一样。

    荆大家笑着指秦叔宝柱头角落上有个印章!

    这是他的老本行啊:“门神多半都有个印章落款,其他所有印章里面的篆书,都是从网上抄的字拼凑起来,只有这秦叔宝仨字,带着碎刀徐进的意趣,明白吗,哪怕是画的,只有懂篆刻的人,才会下意识的画出刀法痕迹……而且他们都是跟着你画的这柱子吧。”

    万长生也服气:“对,以前我也没有接触过涂鸦艺术,我们蜀川美院的街道墙面上早就画了很多涂鸦,我刚开始看见还觉得很不习惯,乱糟糟的不舒服,但这次看见这么多不同风格的涂鸦,表达了各种创作者的情绪跟看法,有点理解了,所以试着把我们传统的东西加进去,就像这建筑,有了四个柱子定下大概的方向,整体感觉就没那么乱。”

    没想到荆大家居然转头看关老太:“您说呢?我就是个刻章摹印的,还没这么高的觉悟。”

    关老太身体有点后仰,应该是带点骄傲的气势吧:“孩子这话说到我心坎上了,他们美院外面街上墙上搞那些脏兮兮的画,我一直都觉得不像样子,但这么一解释,我就明白来龙去脉了,艺术家的创作固然有道理,但既然公之于众了,那就要考虑到社会反响跟社会效应,就得有这样高屋建瓴的方向。”

    万长生终于从师娘的穿着,说话语气态度,看到些影子,比苟教授还居于高位的影子。

    他就不说话了,只领着旅游团参观建筑内部,扶着关老太提醒注意地上:“安装完毕,地上浇满环氧树脂自流平的地面,几天干透了就能用,一部分学生就会转过来上课,这里整个一层大厅能容纳八百名学生,挤挤,一千人都行,上面那些小教室,两三百人是够的,主要就分科了,舞美专业,雕塑专业,包括未来的篆刻课程,都是分别在上面小教室授课。”

    国画系的老师惊讶了:“万长生,你这是在搞小美院分专业么?”

    说得好像万长生要自立山头搞分裂似的。

    万长生笑:“只是一点点兴趣课程……走吧,顺着这边公路走上去,到现在的培训校内看下,就明白这种感觉了。”

    出来时候他还指着旁边陡峭的悬崖:“未来有必要再这样修个观光电梯之类的上去,就只有几十百来米的距离到宿舍了,不过年轻人好像就是应该多运动下……”

    几位中青年已经把车都开过来了,所以还是坐车到文创园车库,这时候又回到空空荡荡几辆车的状态。

    万长生不禁想打车库的主意,这空着多可惜啊。

    眼前还是带着贵宾们到教室参观吧。

    果然,推开门教室门,因为实在是空间拥挤,原本容纳一两百人的教室,坐了怕有三四百人!

    艺考生们换个水,都好像春运提着行李踮着脚尖在人堆里面小心翼翼。

    看着挺惨的。

    几乎所有人,包括国画系的系主任都有点震撼。

    美术学院内部是绝对看不到这么多人坐在一起画画的场面,这里有。

    而且是最简单的拉线条,或者调色敷色块。

    条件差得跟民工潮一样,可外面还有家长带着孩子来考察,来交钱,理由很简单,这么多人,条件这么差都在坚持,那就一定是好事儿。

    反而不犹豫了。

    关老太不感叹,只看着荆大家轻轻摇头,出来才问:“怎么了?”

    摹印专家叹气:“学艺术,还是得靠真正的兴趣坚持下去,我在平京好多年都招不到徒弟,为什么,没有对篆刻真正的热爱,没有热情作为燃料很快就垮掉的,这种教育方式我也不太赞同,这样不停的反复训练画画,让画画这种动作机械化,有点违背艺术的初衷。”

    国画系主任没说话了。

    万长生跟带着助教的陆涛轻轻点头示意,就出来。

    对上关老太探询提醒他回应的眼神,开口:“这是专业考试强化集训,除了早饭半小时,午饭四十分钟,晚饭四十分钟外,没有下课时间,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十二点,两三个小时一张画,一张画完立刻换下一张,十分钟收拾画具材料。”

    所有专家、教授、老师都无语了,这是学艺术吗,明明是训练机器吧?

    这还不算完呢。

    万长生指着走廊尽头的画具小卖部:“一盒颜料,一支三块五,其中用得多的颜色,一两幅画就得一支,统一使用纸胶带粘画纸,九块钱,两天一圈,一张画纸五块,一盒铅笔二三十,各种型号每星期就得换一盒,这对于所有艺考生,艺考生的家庭,都是一笔沉重的负担。”

    怪不得有些培训校把学费全都给了中介,光是靠中间的消耗品赚点钱,都能养活学校啊!

    几乎所有来宾都皱眉了。

    可万长生摊开手:“但来自全国各地的艺考生拼了命的在学,他们的家长也缩衣节食的支持,因为他们知道这是条能够看到希望的路,这是最底层老百姓能够让孩子改变命运比较保险的一条路,哪怕没有多少美术天赋,也能学到一门手艺,很大几率考上一本二本的美术专业,走进美术行业,彻底摆脱最底层的宿命,所以这点苦都不算什么。”

    随手抓起走廊上黑板边的粉笔,万长生上面画出刚才参观的两层教室楼:“这就是我们艺考培训校的社会使命,尽可能帮助每个能撑过这种煎熬的学生考上大学,也从中发现筛选有艺术天赋,有艺术热情的孩子,投入他们真正热爱的专业,不像我这样,进了美院才发现,原来还有雕塑专业……”

    说着他那粉笔就在教室楼上画出些正在打理泥塑台,正在埋头刻章,正在撑着下巴听老师讲课的身影。

    这能够手绘的人,就像开了挂似的,随时能够给人描绘出远景,真是可以看见所有人眉头都展开来,原来是这样!

    万长生最后:“只有尽可能多的让人参与进来,给予尽可能多的人机会,才能从中发现更多有天赋的孩子,不然穷其一生,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碰过画笔,没有碰过雕刻刀,怎么知道自己的天赋在哪里呢?艺考培训学校,就是应该这样给所有人一个机会,在能够起码保证饭碗的前提下,探索自己的艺术可能。”

    这样的艺术探索,比那个在女人体上探索艺术的教授。

    还是能好一丢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