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武侠修真 > 御天 > 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真真假假
         方海波此刻很想笑。

    你这个家伙,才学了一点幻术的皮毛,就敢在上师面前炸刺?

    我可是上师,是天心境!    你充其量一个地元境巅峰,在我面前,就是个弟弟。

    方海波此刻都迫不及待想看看,自己揭穿这个青年的幻术后,对方是一个什么样的精彩表情。

    惊恐?

    害怕?

    疑惑?

    彷徨?

    还是——屁滚尿流?

    “我猜你在我……后面!”

    方海波骤然转身。

    指尖同时拉长的闪电,犹如一直长矛,向后狠狠刺去。

    转过身的刹那,他看到了身后一张错愕的脸庞。

    而这张错愕脸庞下的胸口,此时被闪电击穿了,破开了一个足足有碗口那么大的洞。

    看着对方满脸的惊愕,方海波露出属于胜利者的笑容,轻哼一声,道:“就连天心境二重的曾碧,在我面前都毫无还手之力,你区区一个地元境,哪来的自信,在我面前玩弄这小孩子都骗不了的幻术?”

    “既然这样子,你还上当了,岂不是说,你连小孩子都不如?”

    “你说什么?”

方海波脸色陡然一变。

    因为他突然发现,此刻讲话的这个声音,不是从面前这个人口中发出的,而是从自己身后传来的。

    而且他很快也意识到,面前这个被闪电洞穿了胸口的青年,伤口之中,连一丝鲜血都没有流淌出来。

    “没有血……”方海波突然感觉喉咙发紧发干。

    “看来以后我还要多多练习,没有血这一点,可是一个很明显的破绽。”

    声音再度从身后传来。

    方海波急忙转身。

    这时候他发现,此刻和他讲话的,竟然是刚刚被他切成两截的那个身体。

    更准确来讲,是只剩下胸口及脑袋的部分,此刻正在对他讲话。

    “这不可能!”

方海波又惊又怒,大声吼道,与此同时,他的掌心,大团的雷光,开始闪耀。

    对方还是太嫩了。

    骗到了自己这个天心境之后,竟然不想着反击或是逃跑,竟然还在卖弄。

    你的卖弄,不正给了我第二次斩杀你的机会吗!    “当然不可能。”

那脑袋似笑非笑看着方海波。

    下一刻,方海波发现,自己的身后,再度传来声音。

    只是此刻,这个声音很低沉,而且凑得很近,简直就像是贴在自己耳朵上讲话的一般:“所以你还是被骗了。”

    方海波自然知道,此刻在自己身后,能够发出动静的,就只有那个胸口被洞穿了的幻象。

    但是,那不是已经确认了,是一具幻象吗?

    到底,哪个才是真的,哪个才是假的!    方海波感觉自己头皮都麻了。

    一股前所未有的寒意,顺着自己的脚底板,沿着脊椎骨,猛地窜了上来。

    “你给我去死!”

    他几乎没有犹豫,掌心的雷光,瞬间膨胀开来。

    既然不知道哪个是真,哪个是假,那就索性全部毁掉!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抹剑光,猛地从虚空之中斩了出来,直指方海波的眉心。

    方海波狞笑一声,五指张开。

    滚滚雷电,顿时就如一条条细细的锁链,将剑光捆得结结实实,在距离他还不足两寸的地方,再也无法前进分毫。

    “这次看你往哪里逃,呵呵,而且剑不能前,我看你怎么杀我。”

    剑芒之后,那一片虚空突然像是涟漪一样,晃动了两下。

    里面传来了楚言的声音。

    “第一,我压根没打算逃。”

    “第二,谁说剑不能前,我就杀不了你。”

    “嗯?”

这个时候,方海波感觉手掌微微一颤。

    他抬眼望去,顿时就看到那剑光骤然变长。

    “怎么可能!”

    这个变化,完全出乎他的意料,而且极为突然,方海波根本来不及反应,顿时就被剑光刺中了眉心。

    “你连一个孩童都不如,当然觉得不可能。”

剑芒之后的虚空里,也传来楚言的声音。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此时说出这句话,显得极为吃力。

    剑芒在刺中方海波眉心的时候,就停了下来,不仅没有贯脑,甚至连皮都没有扎破。

    方海波愣了愣。

    就这片刻功夫,种种变化,太过突然,而且速度奇快,他的脑子,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原本他以为对方有什么杀招。

    结果这剑,却是连自己的皮都扎不破?

    方海波突然有点想笑。

    “就这样,你还想杀我?”

    “你马上就知道了。”

楚言冷冷的声音传来。

    下一刻,方海波感觉自己身子一轻。

    与此同时,他的眼前,也快速经历了一次明暗交替。

    等方海波眼前再度变亮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身处在一片充满荒凉、死寂气息的世界。

    天空大地,一片混沌。

    四周唯有一座座巨型的山峰。

    而楚言,就站在距离方海波不远的地方,正冷冷看着他。

    方海波毕竟是天心境的上师。

    他站在原地,环视一周后,猛地腾空而起,跃到了一座山峰上,举目四望,片刻之后,眸中就露出了了然的神色。

    “一座剑冢,没有想到,你的身上,居然还有这样的好东西。”

方海波冷笑一声,望着此刻跃到他对面山峰上,和自己对峙的楚言。

    “不过你以为,你的力量可以驾驭得了这剑冢?

别开玩笑了,你知不知道,你此刻展露出这座剑冢,只能更加坚定我斩杀你的决心。”

方海波冷笑连连。

    事实上,他内心此刻也就是这么想的。

    在这之前,他可根本没有想到,对方的身上,竟然藏有这种好东西。

    一座剑冢,代表的是什么?

    代表的可能是剑道的传承!    剑冢对于修士来讲,都等于是鬼市对于凡人。

    有眼光的人,在鬼市可以淘到真正的宝物。

    而懂行的修士,在剑冢之中,也绝对获得奇遇。

传承!    剑冢之中,虽然绝大多数,都是废剑。

    但是只要有所发现,那就绝对是至宝。

    要知道,有资格被埋在剑冢的剑,本身就是宝物,而它原本的持有者,也必然是强者。

    无论是剑本身,还是剑上可能残存的剑意,甚至术法、神通,只要拥有,那都是绝对可以让天心境眼红的宝物。

    方海波此刻再一次觉得楚言实在是傻的可以。

    “你现在将这剑冢展示在我面前,就等于是在一个孩童,抱着金子,在一个成年人面前走来走去。

    就凭这个剑冢,我就有一万个杀你的理由。

    而且,你如今的境界,刚刚废了那么大的劲,最多就只是能把我的神识引入这个剑冢,却根本不能操控这个剑冢来为你做任何事!    知道嘛,你现在的行为,就四个字——作茧自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