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 > 第373章 扬道抑佛
        “你说那些小太监啊,我是准备好好培养一下的,然后找机会送到京城宫里去。”

    “啊?”青红皂白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老爷准备进京?”

    “未来是肯定要进京的,现在有机会自然要下一些棋子过去。”王轩点了点头,无论在福建发展的多么好,这大明京师才是真正的政治中心,若是要控制大明按照王轩的想法来发展,那么进京是早晚的事,所以早早开始往那边落子便也是应有之意了。

    “这样吧。”王轩上下打量了一下青红皂白,心里升起了一个主意,“这十几个小太监还是交给你管理,你一来负责教导他们读书认字各种学识,另外也教导他们修炼辟邪剑法,两年之内,必须要让他们成才,然后我会通过其他渠道把他们送进京师。”

    “这两年内,你尽量让人寻找他们的家人所在,让夜惑配合你,当然,忠心教育也不能落下,没问题吧。”

    青红皂白轻巧地一撩头发将其别在耳后,挺了挺胸脯说道:“当然没什么问题,交给我老爷就放心吧,保准调教的足够好。”

    “那就这样,人你随后带走吧。”交给青红皂白王轩还是放心的,毕竟青红皂白本身也是个秀才,他又不需要这些小太监有多么高的学识,多教导他们只是给他们个台阶,让他们能更快地出人头地。

    至于那些跟回来的侍女,一部分被调教过的,王轩打发到百花门去了,好好培养一下,以后还能出来繁华一下大明的文化娱乐市场……毕竟曾经都是唐王的女人,就冲这个名头,未来也能卖个好价钱不是。

    至于另一部分比较完好的,王轩准备赏赐给军中一些有能力的将领,毕竟都是王府出来的,个方面条件确实比民间很多女子要好的多,也更会伺候人。

    这也算是王轩收买军中之人的一些手段了。

    决定一下,这些琐碎事情便交给手下人办理了。

    最近赵正阳跟着岳不群两人一直跟在王轩身边,王轩要对两人好好培养一下。

    包括岳不群,能力是有的,只是之前混迹江湖眼界实在太过狭窄,在处理问题上江湖习气太重,这可不利于未来发展。

    在王轩心中,岳不群的全真一脉道教的作用很大。

    同样情况的还有刘正风这位大明的正经参军,为对于刘正风王轩这次正好有所安排。

    翌日,王轩带着岳不群来到巡抚衙门前,看到王轩到来,守门的卫兵一边让人进去给巡抚禀报,一边把王轩让进去,至少在福州府,没有王轩进不去的地方。

    包括这巡抚衙门的大部分底层人,都是要吃王轩一口饭的。

    一路来到书房,李巡抚与王轩再次相对而坐,至于岳不群,责在屋外等候,王轩不介绍,李巡抚也不问,不过凭借紫霞神功,屋内两人说话其实是瞒不过门外的岳不群的。

    “这几日,想必巡抚大人忙的很吧。”王轩端起茶碗笑着说道。

    “倒也还好,总算是不负载之所托,这唐王造反的事情算是都报上去了,顺便严学真那边的任命也都一同送往京师了。”自从亲眼看着唐王被弄死,两人之间的关系再进一步,算是一同扛过‘枪’的交情了。

    “劳烦大人了,另外一方面就是泉州那边卫指挥使和其下千户的任命问题,还要大人帮帮忙。”

    “人选你定好了吗?”王轩什么心思他明白的很,便问的也直接了当。

    王轩直接冲手里掏出一个名册单子递了过去,李善堂接过来大略看了看,便收了起来,别看是三品官员,但只要是武官便不算什么,安排起来花费不了什么功夫,只要花点钱就可以了。

    毕竟只是一些粗鄙的武夫,根本无伤大雅。

    “再过段时间,等朝廷收到这份奏折之后,想必必然对会大人多有嘉奖,大人可要早做打算。”

    李善堂沉吟了一下这才叹了一口气,“这事,说不好啊!”

    “我是陕西人,想必载之知道,现在朝中官员大多出于江南一地,此外,齐鲁之地和北直隶也要瓜分掉一部分,剩余的官职少之又少,朝中官位就那么多,即便我这次立了大功,但若想升迁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啊!”

    “别的不说,单单是位置便没有空缺,就算出了空缺,也未必轮得到我,几大党派都盯的死死的。”

    说到这里,李善堂也有些泄气,陕西一地不但穷,每年能考中进士的更少,以至于在朝中地地方实在让人尴尬,一直都以依附于其他势力。

    “这样吧,我那也让锦衣卫那边帮忙搜集一些情报,太严密的收集不到,一般的还是可以搜集齐全,另外,大人也看看那个位置比较有希望拿下。”

    “有希望又如何?那个职位上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

    “那就把萝卜拔掉!”王轩冷哼一声,有空位要上,没有空位,制造空位也要上!

    李善堂眼睛一瞪,有些惊讶的看着王轩,他实在惊讶对方能说出这种话来,要知道,大家都是读书人,平日里的行事手段无论如何,也都不会涉及到刺杀这一条线的,即便是针对谁,也无非就是参上几本,把对方弄致士便算了,这种动手刺杀是不被准许的,毕竟,底线这个东西一旦被突破,那么引起的后果便会是连锁反应。

    到时候人人自危,那大家也就不用混什么朝堂了!

    想到王轩连唐王都敢给安排的明明白白,李善堂就忍不住嘴角抽搐,这在他看来简直是太疯狂了,那是可皇室子孙,虽然最后他也参与了进去,但说到底还是因为王轩安排的比较明白,而他又受不了那种大功的诱惑,但是让他自己做,打死他都是不敢的。

    “可不敢在京城之中如此做,一旦被发现,那可是要被群起而攻之的。”李善堂赶紧劝说王轩打消那种危险的念头。

    “哈哈哈……”王轩摆手笑了笑,只是为李善堂铺路罢了,他还不至于这么丧心病狂,他又不是神经病。

    “大人怕是误会了,这种事情我当然知道,拔萝卜这种事又不是一定需要我们自己动手,看重那个职位,我负责找人收集他的各种罪证,无论是找人参他一本,或者在京城之中制造舆论,亦或者在其老家地方搞点手段,这方法多得事。”

    “即便是不能从其本人身上打开缺口,还可以从他家人身上嘛,儿子,仆人,我还就不信了,这朝中衮衮诸公真有几个干干净净的。”

    听了王轩这么说李善堂这才算发下心来,他是真的怕王轩收不住手胡作非为。

    松了一口气后,又不禁心生期望,王轩的这一系列说法都有很高的可行性,若是真的弄的几方狗咬狗一嘴毛,他还真有希望杀进朝堂,若是能混个一部尚书,那也算是对得起自己在仕途上奋斗这么多年了。

    相比于金钱,他其实更渴望权势。

    “此事不能急于一时,只能慢慢操作了,若是大人有了机会也要及时出手,需要什么支持尽管找我,不单单是陕西一地,这福建也算是大人的第二故乡,有越来越富庶的福建支持,相信大人必然能再登高峰的。”

    李善堂眼睛一亮,王轩这话说的再明显不过,他会支持自己,而且还会联络福建其他世家大族支持自己,最重要的是,曾经的福建是什么样子他清楚,那些大家族力量有限,但是这两年发展有多快他同样清楚。

    对于这些新晋崛起的家族来说,朝中人脉不广,确实需要来自更高层的支持。

    看福建现在这个势头,在王轩的领导下,未来还会再登上几个台阶,有这种后盾在,他未必不能好好施展一番拳脚。

    李善堂哈哈一笑,“那就多谢载之支持了,未来必不负福建父老。”

    两人又聊了一阵,王轩话题一转,“唐王这件事情上我觉得还是有些东西要深究一下?”

    李善堂一愣,不明白王轩是什么意思,唐王这事不是过去了吗?

    “载之何意不妨直说。”

    “唐王受妖僧蛊惑才会酿此大祸,我觉得这股歪风邪气也是需要治理了!”王轩眼中射出一道冷光,不就是砸了这些秃驴的一个俗家分支吗,竟然敢算计他,真是不知好歹。

    “这……”李善堂皱眉,沉默半响才继续说道:“你对佛门有什么想法?”

    “虽然朝廷对佛门有所防备,但是,目前并没有抑制佛门的想法,毕竟,佛门的思想在一定程度上还是能够起到安定人心的作用的,即便是在咱们福建一地,佛门的力量也不容小视,别看他们平日挺低调的,若是一旦爆发力量,虽比不上儒门,但是能量可依旧不小,要知道,这些和尚可十分团结。”

    李善堂声音陡然一沉,“一个弄不好,那便是大祸临头。”

    对于王轩他也是服了,就不能消停一点,不是搞这个就是搞那个,若是说之前唐王的事情是对方找上门来那还罢了,但是你这无缘无故的找佛门麻烦干什么!

    当那些秃贼是唐王那么好欺负吗?

    一个弄不好就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王轩冷笑一声,“当然,那些贼秃的能量我从未看轻,单单在咱们福建就有寺庙140多座,那个寺庙下面没个千来亩良田,算起来,单单是良田就有十几万亩,信徒佃户五万多人,这还不算与他们相交的一些富户之类。”

    “若是其煽动百姓的话,轻易便可以搞出一场大规模动乱,这也是朝廷和地方政府不愿意招惹他们的原因。”

    “这还是在咱们福建,这个九分山水一分田的地方,若是扩展到全国,嘿嘿,说是最有钱的一批人绝对不为过。”

    王轩对这帮贼秃可是经过好一番调查的,毕竟,在历史上,这些贼秃搞事情不是一次两次,若是有十次造反,这帮贼秃起码参与五次……王轩怎么敢看轻他们,毕竟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

    “既然你知道还想要对付他们。”李善堂像是看疯子一样看着王轩,之前没发现这小子这么疯啊,难道是之前没暴露本性的原因。

    “怎么能叫对付那,合理合法的事,我王轩什么时候做过犯法的事?我可从来都是一心为民,报效国家的!别的不说,单单说这商税和田税,我王某人可缺过一分银子。”

    看王轩这理直气壮,李巡抚五十多岁的人了,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王轩不干犯法的事情,这就是今年最好笑的笑话……不过说到税这一方面,确实,他都不知道王轩怎么想的,全国各地,那个大户不偷税?

    “再说了,我又不准备搞什么雷霆万钧的大行动,无非就是温水煮青蛙罢了!”王轩嘿嘿一笑,一股邪气在他脸上泛起,“等到他们发现的时候可就晚了。”

    “岳不群,进来。”冲着屋外高声喊了一句,待人进屋,王轩这才介绍道:“给大人介绍一下,这位叫岳不群,是李巡抚的老乡。”

    “在下岳不群,见过李巡抚。”岳不群进门之后,一抖拂尘,冲着李善堂行了一个道家礼,其本身就带着一股子书卷气,这下换上一身道袍,倒也显得有几分仙风道骨。

    李巡抚上下打量了一下岳不群,说一句仙风道骨倒也问题不大,别的不说,起码卖相没问题,而且以他的阅历,看到岳不群的时候便把王轩的意思猜了个八九不离十,这是要推道教以抗衡佛教了。

    这种事情,朝廷也是在做的,这些年来屡次加封武当山便是这个意思。

    而且这位还是他的老乡,在他看来,这是王轩为了照顾的他的情绪特意找的了,“这位道长仙山何处?道号为何?”

    “不敢,贫道是全真一脉嫡传,本派祖师便是全真七子中的广宁子,原是在华山之上的出家。”

    广宁子便是郝大通的道号,这一点李善堂是知道,而且华山他也熟悉,那确实是全真一脉嫡传。

    “岳不群是华山派上一代掌门人,是我特意从华山说动的,准备在福建重开全真一脉,这就需要大人的一些支持了。至于道号,就叫无尘子吧!”

    等等……李善堂和岳不群都是一愣,看向王轩的目光中充满了惊愕,就叫无尘子,还吧?

    这特么是现编的吗?

    是不是草率了?

    “干嘛这么看着我,这个无尘子不好吗?”王轩左右看了一眼两人,无奈地摊了摊手,“之前忘记想道号的问题了,这不是临时搞一个撑撑场面吗?再说了,他叫岳不群,取卓尔不群的意思,我这无尘,取不惹凡尘的意思,这不是挺搭配的吗?”

    “当然了,你们要是觉得不好可以再换一个嘛!”

    哈哈哈,李善堂忽然笑了,“都说载之有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这个道号起的好。”

    岳不群也是再次打了一个稽首,这都是王轩要求的,道士就要有个道士的样子,“多谢先生赐号!”

    王轩强忍着没有笑出来,放心,我王轩绝不骄傲!

    李善堂微微颔首,最起码岳不群这个身份绝对没问题,绝对拿得出手。

    “载之想让我如何支持?”

    “不多,就是官面上的认可和宣传,至于其他的自然有我去搞定。”

    “对于佛门那边,正常来说,当和尚也是要有证的,要在道录司那边登记造册的,可实际上,现在这些贼秃是剃了头就敢称一个出家,这就等于是视我大明国法于无物了。”

    “而且,一些朝廷通缉的要犯也都借着出家之名来逃脱惩戒,什么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若是人人如此,我大明国法要之何用?这种风气决不能涨!”

    “可以以此为借口,严查严打一波,”

    “这次唐王的事件就是他们在背后蹿腾的,即便打击报复一下,他们也不敢放个屁,正好借机把道教推起来,之后在慢慢消化他们。”

    “这却是不难。”李善堂点了点头,“等道观建好了告诉我。”

    “行,那就拜托了大人,今天天色也不早了,我就回去了。”

    两人又客套几句,王轩便出了巡抚衙门,上车直接回家了。

    路上王轩看着岳不群说道:“最近你放下其他事情,专心学习一下道家经典,事实上,我一直觉得你们华山派从根本上就走错了路子。”

    “还请主上指点。”岳不群倒是很谦逊,并没有对王轩说华山不好而产生什么不满。

    “你们太过注重于武艺了,无论是剑宗还是气宗,虽然练气一道本就是道家必备,但作为根基确实不行。”

    “这是为何?”对此岳不群确实不明白的。

    “无论儒释道都有自己的核心思想,这也是三教根本,而做到道家分支的你们,却忘记了思想的重要性,搞起了武学,这本身就是本末倒置。”

    “你看看少木寺一脉,他们有罗汉堂、般若堂、菩提院、戒律院、证道院、忏悔堂、药王院、舍利院、藏经阁、达摩院,各个分工不同,有专职修炼高深功法的,有专职教授弟子的,有专门打理俗务的,有监督刑罚的,有研究佛家经典的,有整理各种典籍的。”

    “但你会发现,少木寺的方丈却基本不出自达摩院,也就是说,功夫好不好跟做不做掌门一点关系都没有,那只是保护少木寺传承的一种手段罢了,这样既能让达摩院的人专心于武学不至于分心,又不至于让少木寺走上单独的武林门派的歧路。”

    “就拿你来说,若是单单让你修炼,你现在不至于还是这般身手,就拿令狐冲和风清扬来说,单单做个护道人而不是管理门派又再合适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