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 > 第319章 扫荡群雌,指鹿为马(五千大章)
    (今天写到太晚了,没时间检查错字了,万望海涵。)

    这些青楼的小姐姐,一个个到是内力雄厚,随便拉出来一个都要超过王轩不少,但是,无论在内力的精纯程度上还是自身的精神意志上,亦或者招式的精妙熟练上都差着太多。

    实战经验更是一点都没有,一身功力,连六成都发挥不出来,再加上遇到王轩这种毫不怜香惜玉的家伙,下手如此狠辣,一时间,小姐姐们都有些不知所措。

    上,怕干不过,退,形势又不准许。

    事实上,在王轩心里,只要你身怀武艺,便没有男女之别!

    只要把这些人都当做灭绝师太便可,保证下得去杀手……

    王轩双脚重重一踏,地面上被踏出两个脚印,一圈气浪向四周扩散出去,整个人砸穿空气,在轰然声中射了出去,一双拳头左右一分,一记猛虎硬爬山,分别朝着两女砸了下去。

    拳头上携带着压平一切的霸道之势死死笼罩住两女,两声惊恐至极的尖利叫声响起,拳头接触的一瞬间,两女的稍有些驳杂的内力便被轰散,恐怖的力道之下,两女浑身筋骨酸麻再次被打飞出去。

    一身花团锦簇的绣袍被震碎大半,裂锦声中,碎布四散飘飞,两女衣衫**躺倒在地爬不起来。

    让周围看着的一众老爷们心中不免腹诽王大老爷对这些‘弱女子’下手太过狠辣。

    这还是王轩最后收了一下力,不然,这两女非被他一下活活震碎全身筋骨而死。

    毕竟以后还要这些女人出力,打服即可。

    王轩一招过后,冷然的目光扫过另外五名女子,吓的几女立刻拥挤在一起,一个个花容失色,目光中惊恐畏惧不一而足。

    王轩嘴角抽搐几下,心中不免升起一种别扭感,明明是这‘恶女人’要来抓自己,可看现在这场景,咋就变成自己成了青楼霸凌事件的主导者了!

    好像自己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般,他已经感觉到周围传来的目光中都带有不满的情绪了。

    冷哼一声扫了所有人,立刻,全部低头莫不做声,心中升起的那一点点小情绪也被王轩的冷哼声冲散,一个个这才想起来是来干什么的。

    王轩心中有些郁闷,扫了一眼被田伯光压在下风的两个老鸨子,对比了一下自身实力……嗯,还是不参与了,先放过她们一次!

    两个老鸨子知道肯定敌不过田伯光了,原本还指望弟子能擒住王轩用来威胁田伯光。

    要死了啊!

    田伯光见王轩已经制住了几个小狐狸精,自己这边却还在缠斗,心中升起一种紧迫感。

    自从来到王轩这边,王老爷礼遇有加,各方面待遇是几十年未享受过的好,又准备帮自己成立门派,怎么着也要好好露露脸,证明自身的价值。

    想到此处,顿时全神贯注在两个老鸨子身上,手中长刀力道又重了三分,这是纯正的肉体力量,都是最近两月练习国术的成果,一身筋骨比之前强大不少,相对刀速又加快一点。

    单单就是这一点点提升,对于两个本就有些不支的老鸨子来说无疑于雪上加霜。

    田伯光深吸一口气,刀势一转,飞沙走石十三式猛地使将出来,一瞬间,狂风之中好似有烟尘升起,巨石乱飞之感,那刀光夹杂在飞沙走石之中,以肉眼不可见地速度闪烁十三下,一个老鸨子惨嚎一声,手中软件一下被连磕几下脱手飞了出去,划过空气钉在了一侧墙面之上。

    刀光再次闪了一下,老鸨子胸前暴起一道血线,随后献血迸射而出,人也从刀光中倒飞而出轰地砸上地面之上。

    仅剩一人更加抵挡不住,砰砰几声脆响,剩下的老鸨子再也招架不及,被田伯光瞅见空隙一刀斩在胳膊上,软剑掉落在地。

    田伯光抬起一脚将其踢飞出去,若不是手下留情,这一条臂膀飞被他一下砍断。

    ‘唰’收刀归鞘轻轻出去一口白气,脸色不红不喘,万里独行不是白叫的,比起气劲悠长,田伯光这套内功确实有独到之处。

    “幸不辱命!”田伯光对着王轩抱拳施礼。

    “田大侠厉害!”王轩赞了一句,扭头看着两个老鸨子点穴止血,也不出手阻拦,待两人止血完毕,踉跄着站起来后,王轩才冷冷开口道:“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彭宛梦(傅春蝶)还多谢王老爷不杀之恩了。”两人知道这是王轩手下留情了,不然,现在她俩只能是一具尸体。

    江湖上规矩就是这样,不讲究对错,只讲究胜负,手下留情就等于活命之恩,两人必须道谢。

    “呵呵,不想王大老爷竟然隐藏的如此之深,对外一直以手无缚鸡之力之力示人,不想确是如此高手。”

    “我常威……不,我王某人可不会武功!”王轩环视在场所有人,声音如刀子般刮过所有人的耳朵,“有谁看到我会武功了吗!!”

    “没有,没有,我等什么都没看见,王老爷绝对不会武功!”所谓人微微一愣后,戴捕头立刻带头高呼一声。

    “你看,有这么多正派人士为我证明,我王某人可不会武功!”王轩重新看向彭宛梦,轻描淡写地说道。

    彭宛梦和傅春蝶齐齐翻了一个白眼,风韵犹存的脸因失血不少显得有些白,反倒更添几分魅力,她们俩彻底服了王轩这种指鹿为马的无耻行径了,瞪眼说瞎话形容的就是这种人!

    这些读书人果然不是普通人可比的,即便是江湖上就算是那些让人闻风丧胆的魔头也没有这种不要脸的劲,一时间让两人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

    王轩却全然不在意地看向了那些龟公和小厮,“愣着干什么,还不去准备酒菜,我要与众位美女畅饮一番。”

    他说的是那么自然而然,好似刚刚一番恶战全然没有发生一般,所有人傻愣愣地看着王轩,实在不知道王大老爷脑袋里想的都是什么。

    “把这些东西都送走,不要放在这里煞风景了,青楼这种赏花品酒的地方怎么能有这种东西那。”王轩指着地上的那些有斑驳血迹的刑具,“行了,今天的事情就告一段落,都去账房那边领赏去吧。”

    戴捕头等人朝着王轩躬身行礼后,哗啦啦全部撤的一个人都不剩,至于保护王老爷……还是算了,不定特么谁保护谁那!

    龟公和小厮们有的跑去后厨开始拾到酒菜,有的赶紧在大厅打扫起来,刚刚一番打斗,溅起不知道多少烟尘,打碎了多少桌椅,现在都要收拾出来。

    这位王大老爷忽然要在这里喝酒,那个敢怠慢一分。

    “王老爷。”彭宛梦苦笑着指了指自己身身边副门主身上的伤口,“容奴家等人上去收拾一下,再下来配王老爷吃酒。”

    “你们不会趁机跑了吧?”

    王轩问的直接了当,彭门主嫣然一笑,“都这个样子了,还跑什么,既然王老爷手下留情,我等自然不是不知好歹之辈。”

    “再说,我等一群弱女子,又能跑到哪里去。”傅春蝶也跟着开口说道。

    “是啊,确实有些弱了。”

    ‘呼~’一众小姐姐狠狠吐出一口气,若不是打不过王轩,真恨不得直接撕碎他算了。

    “我的田大侠,看看把人家伤的,一点也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真是……”

    田伯光摇了摇头,长时间解除下来,他发现王轩根本不像一个正经的举人,说话毫不含蓄不说,时常一句话怼的人胃疼。

    “快去吧。”

    王轩挥挥手,一群女人莺莺燕燕地朝着楼上走去,那个最开始被王轩打的浑身酥软的大师姐也被人搀扶着走了上去。

    王轩可不会把她们真的当成弱女子,所以在态度上全不见以前对待那些小姐姐一样有怜悯之心。

    足足半个时辰,酒菜已经齐备,一群女人再次花枝招展地在彭宛梦的带领下走了出来,重新梳妆打扮之后,更添几分艳丽。

    说实话,虽然现在没有‘亚洲四大邪术’的化妆术帮助,但是这些女人无论气质还是媚态都超过当年禾日岛上的小姐姐一筹。

    彭宛梦两人虽然被田伯光所伤,但毕竟手下留情,经过一番包扎之后只要不在动武,还是看不太出来的。

    酒席摆上,王轩坐在主位,田伯光坐在身边,十个姿色艳丽,各有风情的女人在一旁作陪,看起来一片和谐,完全想象不到刚刚还在打生打死。

    三杯酒下肚,王轩开口问道:“跟我说说你们的情况吧。”

    彭宛梦放下酒杯,叹了一口气,“也不知王老爷为何要为难我们,我们不过是一群可怜人罢了。”

    “好了,不要说自己多么可怜,因为根本没人在意你!”王轩的话虽然冷漠无情,但世上本就如此,可怜之人万万万,自己都管不过来自己,谁又有工夫去管别人。

    彭宛梦和傅春燕对视一眼,这就是一个铁石心肠的家伙,看来之前对付那些人的招数都不好用了。

    “我们门派叫姹女门,我二人便是这一代的正副门主。”

    “我到是十分好奇,以你们的功夫虽然称不上多么好,但想讨生活应该不难啊,为什么会沦落到青楼中来,这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吧。”王轩轻声问道。

    “万不得已罢了。”彭宛梦惨然一笑,“都是残花败柳之身,本就无处可去,我学艺之时便是在这青楼之中,女人一旦进了这里,就别想再有个好结果,无论那些客人说的如何甜言蜜语,即便真赎了身子也是做妾的命,哪里又会有什么好下场。”

    “终究都逃不掉以色娱人的命,出身的关系也永远不可能成为正室,即便是受人欺辱了又能如何?杀人吗?有用吗?不可能的,世道如此。”

    王轩点了点头,若是这么说的话还真就是这样,“那为什么不在外面收弟子?”

    “这便是功法原因了。”彭宛梦郑重说道:“我们这一门功法叫做姹女素心功,也叫做姹女艳阳功。”

    “这本是一门宫中女人修习的功法,传说起于两晋时期,作用在于养颜,驻颜,功法越深越能培养自身气质,同时在与男人‘交’合的时候能调理阴阳,但本身没什么威力,完全是为服务男人而设计的一门双修功法。”

    王轩听的一愣,这哪里像是什么内功心法,倒是有些像道家的房中术了。

    “但是,后来传说一位天资惊才绝艳的娘娘受冷落后开始专研武学之术,在这门素心功的基础上稍加修改之后,只要逆运功法便可以达到采阳补阴的效果,并且过程之中会激发男人体内阳气,让平时精力更加旺盛,生龙活虎一般,根本发觉不出来实在消耗潜力寿命。”

    “等一连有三个皇帝短命之后,才被发现功法原委,后来这门功法不知怎么流传了出来。”

    听着彭宛梦的叙述,王轩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既然这功法是一个娘娘修改出来的,那么这一连三个皇帝怎么都短命了?

    王轩摩挲了一下下巴,这么说起来,这门功法还只能在青楼中修炼了。

    “这样吧,你们也都是一群可怜人,以后跟着我混吧,帮你们都安排好归宿。”王轩端起一杯酒,一脸的可怜与惋惜,郑重其事地说道。

    靠,刚刚是谁说没人在意可怜人的?

    现在这一脸的怜惜是做给谁看的!

    真当我们瞎啊!

    还有混这个字怎么听着这么……别扭那!

    彭宛梦这辈子经历的男人多了,不知道多少人在他面前许愿发誓,可没一个成真的,她似笑非笑地看着王轩,“呦,王大老爷准备怎么安顿我们啊!”

    “哼!”王轩斜了她一眼,“不用跟我阴阳怪气的,这种事情对于我来说手到擒来罢了!”

    “只要你们好好给我办事,让我满意,我可以为你们在官府那边消掉所有信息记录。”

    “到时候随便换个地方,稍稍改头换面,我再给你们重新安排家庭关系,以我的渠道,给你们找个好人家明媒正娶还不是手到擒来。”

    “这种事情对你们来说难上加难,对我来说易如反掌,有我在后面支持,即便是个妾室身份,那个又敢欺负你等,还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王轩声音陡然提高,“别忘了,我是举人,大明与士大夫共治天下!”

    这一刻,王轩身上那种曾经主宰千万人生死的那种王霸之气陡然浮现,在场所有人心头都升起一种不可抵抗之感。

    虽然稍稍运功之后,这种感觉便一闪而逝,但是所有人都明白一点,王轩有那种气吞山河的气势。

    这一刻,彭宛梦对于王轩说的那些手段再无什么怀疑。

    之前王轩强迫所有人说他不会武功,被她认为是睁眼说瞎话,是指鹿为马,这一刻彭宛梦却没了这种感觉,赵高之所以能指鹿为马,那是不是因为脸皮厚,那是因为赵高权倾天下,无人敢于反驳。

    说天是黑的,天就是黑的,说地是白的,地就必须是白的!

    指鹿为马从来就不应该是一个贬义词!

    不需要王轩做到赵高那种位置,单单是处理她们的各种户籍关系罢了,能在一省之地有权有势便可以轻松完成。

    这毕竟是男权社会,这种事情她们这些弱女子是万万办不到的,那么投奔王轩这么一坐大靠山便是理所当然了。

    至于换了身份之后如何操作?

    那还难得倒她们吗?

    不就是装清纯装处女吗,小意思!

    想到这些,彭门主与傅春蝶对视一眼,心中都下了决定,两人郑重其事地站起身离开酒桌,整了整身上的衣袍,这才对着王轩缓缓跪下见礼,“我姹女门在此立誓,必对主上效忠,若违此誓,万世沦为娼妓。”

    王轩此刻也郑重其事地说道:“我王轩也保证善待你等,为你们安排全新的身份,必不叫你等老于风尘之中。”

    这一点对于王轩来说太简单!

    三人几句话工夫就定下主从关系,再次坐在酒桌上之后气氛就与之前大不相同,原本那一丝丝对立的情绪再也没有,一切都显得其乐融融。

    只是话语之间,彭宛梦等人恭敬了许多。

    田伯光就在一旁不动声色地看着,随时事情的发展,他渐渐有些傻眼,亏他还在一旁暗暗戒备,靠,刚刚还打生打死,这短短几句话的功夫,王轩就靠着三寸不烂之舌把对方收服了!

    这特么……不是我不明白,是世界变化快!

    问题是,他也不觉得王轩是在骗人,至少他感觉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