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 > 第六十四章:‘大团结’攻势(为七千凡尘加更!)
    (好不容易攒点稿,我容易吗我!)

    (好吧,想起来了,那时候叫大团结,果然读者都特么是万能的!)

    张志越说,肥仔的眼睛就越亮,10万!

    这特么的够他赚多久的?

    现在的他一个月115的工资…一年是1380…十年是13800…后面该咋算了??

    懵逼的肥仔开始不停地用手比划,忙活一脑袋汗也没算明白,反正差不多够自己赚一百年了,毕竟还要吃喝住用,而香港那边啥都包啊!

    没文化的他不懂任何经济常识,反正在他的印象中,每年工资涨个十几块啥用不当。

    就冲这10万就够买他这条命的了,更何况还有五万的安家费,越想越觉得靠谱。

    烂命一条……拼了!

    危险什么的他根本就没放在心上,再危险还能比边境更危险!

    杀人什么的他更不在意了,又不是新手,抱着尸体睡觉的事他都干的出来。

    “志爷,咱什么时候过去?”肥仔有些迫不及待。

    少年老成的张志刚参军的时候才19岁,却是看起来年纪最大的,说三十都一点不夸张,从那之后志爷的外号就跟随了他一生。

    “多找点人,老板的意思是知根知底的熟人,能找多少算多少。”

    “那联系下老排长吧,他过得有点惨。”

    大家都是战友,可也都是穷鬼,老排长出了事,结果大家都帮不上什么忙。

    事情的起因具有普遍性,老班长转业分配的工作看似不错,可国企整体走下坡路,岗位人员拥挤,正事没有,闲下来专门搞些歪门邪道。

    老排长的对象也是本单位的,具体原因肥仔也不知道,反正结果就是打人之后被关了半年,现在刚放出来,工作也丢了再加上有案底新工作也找不到,挺困顿的。

    他们这些人习惯了武力解决问题,回到正常社会之后很难适应下来。

    第二天开始,陆续有战友到这边来见张志,包括老排长齐歉,事情也进展的极其顺利,毕竟大家都是一个战壕里爬出来的兄弟,大家不觉得张志会骗他们。

    再说,现在只是一起去香港,是否带家人过去以后看了再说,大家又不是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怕这怕那的,一帮穷的叮当响的大老爷们没有任何欺骗的价值。

    张志在国内来回跑了十几天,当他返回鹏城的时候带了二十六个人。

    看着张志嘴里老板买的一栋用来安顿他们家属的楼房,二十来人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别的先不说,这财大气粗的感觉扑面而来。

    暴发户!

    腐朽而奢靡的资本家!

    但想到这些都是给自己家人住的……真香!

    ……

    这次过港依旧走的水路,并不是说王轩没能力让大家以正式身份到达香港,他是不想让大家暴露在阳光之下。

    这些都是他手里的秘密武器,隐藏的越深越好,当这些武器绽放光芒的时候带来的必然是一片血腥。

    王轩并没有在星辉见张志的战友,而是选了一个大仓库,包括住的地方,王轩都是分散成六七个地方安排的,而且都是人员比较混杂的区域。

    当几辆面包车开到仓库门口后,一帮人趁着夜色在一个小弟的带领下走进了这个大仓库。

    仓库被整理的很空旷,十几个大灯泡照的里面跟白昼一样,王轩事先安排了几个大桌子并且摆满了酒菜,一是给大家接个风,二来国人第一次见面都喜欢在酒桌上。

    第一次见面喝杯酒大家自然就能熟络起来。

    这些战场上退下来见惯了生死的战士却有些拘谨,打生打死不怕,可给私人老板干活这种事情还是很不习惯。

    这时候的国内还是铁饭碗吃香,即便到了二十一世纪也是如此。

    在90年代个体户都是被人看不起的存在,更何况是给私人老板打工的了。

    身份角色一时间很难转变过来,特别是张志对仓库门口迎接他们的这个20出头的年轻人喊老板的时候,一下子大家都有些懵逼。

    这就是志爷口中的老板?这也太年轻了!?靠谱吗?

    “欢迎各位兄弟到香港来,舟车劳顿,想必大家也都饿了,来,都进屋咱们边吃边说。”

    几个月的大佬做下来,王轩早没了之前的青涩。

    得嘞,来都来了,先进去再说,幸好这个所谓的老板说的是普通话,这让听了好多天的广东话的众人心里大大松了一口气,最起码交流不是问题。

    “大家都别客气,坐下边吃边说。”

    这二十多人动作倒是迅速,几个大桌子一下就都坐满了,可坐姿却让王轩有些憋不住笑。

    还跟在部队里一样,正襟危坐一丝不苟,脸上也面无表情显得十分严肃。

    王轩张了张嘴本想让大家放松下,可随即一想,有纪律性也不是啥坏事,他还巴不得手下的那些混混有纪律性那!

    但气氛总这么严肃也不是个事,王轩干咳一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王轩,祖籍鲁省,跟大家也没啥区别,不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大家可能也听张志说了,香港人歧视咱们国内来的,不过这事在我这里没有,这点请大家放心。”

    “我这人说话比较直接,也不跟大家绕弯子,让张志从国内把各位请来就不会亏待大家,基本年薪十万,安家费五万,奖金之类的另算,而且我这人也不喜欢说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说着,王轩从地上拎起一个皮箱放在了餐桌上,让大家把酒菜端走挪了个地方,王轩一下掀开皮箱往桌子上一倒。

    哗啦啦的一摞摞纸币堆起了一座小山。

    王轩嘴角挂着自信的笑容,扫视着在场的二十七人,不管大家之前见过多少腥风血雨,能做到随手杀人面不改色,可在成堆的纸币面前难免呼吸粗重瞳孔收缩。

    得益于部队里养成的强大的纪律性,让他们此时还能勉强保持坐立形态,只是姿势已经彻底变了型,不由自主伸长扭动着脖子,死死盯着那一堆RMB。

    是的,RMB。

    为了给在座的各位更大的震撼力,王轩特意把港币换成了RMB,而是换的都是‘大团结’,一捆就是一千块。

    每个人五万的安家费就是五十捆,26人就是1300捆,王轩提起一箱一箱的钞票不停地倾泻下来,没一会,大大的餐桌上就堆满了钞票。

    (90年代10块面额就已经是大额钞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