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电影世界幕后黑手 > 第二十一章:警界的耻辱
    人被弄回警署之后,直接关了起来,审讯什么的当然要等人醒来再说。

    打包带回的物证被打开,先确认下几个变态的身份,当从衣服口袋里搜出警员证的时候,全场人都愣住了!

    曹宏,O记的督察,另外两人也是O记的,只有那个络腮胡大汉身份不明。

    “这……”

    满屋子的人面面相觑,之前跟这三人有过接触的同事一阵恶心,忍不住打起了冷颤。

    “平时也看不出来啊……这口味,不是一般的重啊!”

    “这特么谁知道,平时他们三个成天在一起,鬼鬼祟祟的。”

    “现在怎么办?”

    “这谁知道,上报吧,这事不是咱们能决定的!”

    晚上值班又没什么事,一帮人在屋子里八卦起来,说着曹宏三人平时的行径。

    曹宏平日为人有些阴骘又贪婪,在同事中人员也特别一般,结仇什么的倒不至于,不过好友什么的还真没有,几个臭味相投的这时候要么不在,要么就是在落井下石,毕竟这事瞒是瞒不住的,这三个家伙别想在警署混下去了,调走是最好的结局。

    “坏了!”其中一个警员忽然喊了一嗓子,吓了所有人一跳。

    “怎么了,一惊一乍的!”

    “刚才在现场有记者,照片都被拍下来了!”

    众人一阵大眼瞪小眼,这下坏菜了,他们可不相信记者挖不到这三人的底细,到时候一报道出来,一瞬间,标题他们都给记者想好了。

    《香港皇家XX竟然在酒吧干这事》

    《变态,这样的人能保护香港市民吗?》

    《香港皇家XX的性丑闻》。

    想想到时候会挂起的舆论风暴,一众人脑子就开始疼起来,虽然事情不是他们干的,不过黑锅多少也要沾上边,少不了到时候被人指指点点!

    心中大骂的同时,一个个也没了扯八卦的心思,赶紧给署长打电话汇报情况。

    不过这个电话可不好打,报喜是一回事,报忧是一回事,可这事,估计跟报丧没什么区别了。

    作为刚刚出勤的现场领导,这是电话只能他来打,所以说,领导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刚刚把事情说了一半,电话里传来署长爆炸一样的怒吼:“什么?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艹他姥姥的,这几个变态!”

    赶紧把话筒离耳边远一点,咧了下嘴角,继续解释着。

    “什么,有记者?你们是干什么吃的,不知道拦着吗?要你们还有什么用?都是木桩子吗!”

    啪嗒,听着话筒里传来的盲音,这名组长翻了个白眼,怪我咯!

    倒霉!

    署长电话一挂立刻给黄总督察那边打了过去,张口就是一通大骂,弄的黄总督察莫名其妙,等知道事情原委之后也是吓的张口结舌,上头怪罪下来,第一个挨雷劈的就是他,然后才是署长,谁让他才是直属领导。

    至于署长那边,只能是个现场保护不严的责任,事不大,就是丢脸罢了。

    可黄总督察就不一样了,脸是不用想要了,而且还要承担治下不严的责罚,虽然这事并不犯法。

    可这,犯规了啊!

    挂掉电话,立刻穿衣服准备往警署赶,可在跨出门的一瞬间,他忽然觉得这事太蹊跷了,虽然曹宏为人有些阴骘,如果说收黑钱什么的,他信,肯定信,但要说有这种特殊爱好,他还真不觉得。

    曹宏平时为人强势,就要有这爱好,也应该是个攻,绝对不是受!

    这腚都被人弄开花了,不可能!

    不过,具体情况要当面问问才知道。

    到警署看到三人的狼狈模样心里这个气啊,“拿些凉水来,把人弄醒!”

    几盆冰水浇下去,三人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

    曹宏的意识一点点恢复,只感觉全身都疼,最痛的当数后面,火辣辣的,好像被人塞进去一根超级大辣椒,稍微动一动都疼的要命。

    翻了个身想要站起来,这一动,立刻疼的他一声惨叫,又趴在了地上。

    “你还知道疼!”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在曹宏身边响起,声音好似被死死压住的活火山,随时可能爆发出绝大的能量。

    费力的抬头左右看了看,这怎么好像是在审讯室里?

    “把人拉起来!”

    声音在一次想起,两人过来一把从地上把曹宏拉了起来,“啊~疼疼疼!”

    曹宏翘着脚,撅着屁股费力地站在那里,看着面前的顶头上司,在看看周围人厌恶的眼神和身边三个缓缓醒来的同伴,一时间显得很迷茫!

    “说说吧,怎么回事?”

    曹宏迷糊了半天,一点点想起他们在酒吧喝酒,然后……!

    “我想起来了,我去喝酒,酒里被人做了手脚,然后我就晕倒了,后面我就不知道了。”曹宏不知道这一身疼是怎么来的,懊恼地拍了拍脑袋。

    “后面,哼,确实是被人开了后面!”

    一瞬间,曹宏眼睛睁大,死死地瞪着黄总督察,嘴唇颤抖不敢置信地问道:“你说什么?我……我怎么了!”

    “怎么了,你被人捆绑起来,打小皮鞭,滴蜡油,后面还让人开了花。”黄总督察声音里一点感情都没有,朝着地上的三个人努努嘴,“至于到底是他们三个人中谁干的你,我就不知道了!”

    “我,我,我!”曹宏一时间头脑一片混乱,后面被人干了,后面被人干了,几个字在他脑海中无限循环,让他一时间傻愣在这里,只感觉后面还有东西塞在里面,火辣辣地疼。

    不止后面疼,脸上也疼,被人用诡异的目光盯的疼。

    “你喝酒的酒吧是哪个?”

    “XXX”曹宏木然地回答着。

    黄总督察看了看身边的警员,见他点头表示人也是从那边弄回来的,这才继续问道:“你最近得罪什么人了?”

    “得罪人!?”几个身影在他脑海中闪过,他得罪的人多了,忽然,一个身影停在了他的脑海里,冷静,毫无感情的双眸直直地盯着他,尽管被他折磨的生死不能,可走的时候依旧那么潇洒,只是告诉他一句话。

    坏了规矩的人从来没有好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