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玩家凶猛 > 第一百九十六章 伯爵
    狭窄走廊中,四名血族守卫仓促转过身来,就看见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们的额头。

    如此近的距离直面子弹扫射,就算他们身为血族勋贵、生理素质与反应速度远超常人,也完全来不及做出任何规避动作,

    只能眼睁睁看着枪口喷发火焰,各型号大小不一的子弹飞旋着打入他们的额头,

    并在【血肉切割机】的特效之下,凭空剜去一大块血肉骨骼。

    四具头部残缺的尸首,几乎在同一时间瘫倒在地,

    来看柴大小姐的八条苍白手臂,立刻分出两条,

    将四具血族尸体像揉面团一样,强行揉成一大团,再装入背包栏内——这样的话只占一格物品栏,不用担心栏位不够。

    就在八条手臂开枪击毙四名血族守卫的同时,

    刚好站在走廊拐角处的李昂,看着已经快要跑下楼道的凯撒·茨密希,猛地抽出巴雷特M82A1,手托枪身,用枪柄顶住肩膀,

    屏息凝神,位于瞄准镜后方的瞳孔骤然收缩,手指狠狠扣动了扳机。

    “嘭——”

    反器材狙击步枪的枪声响起,12.7毫米的子弹以853m/秒的初速度射出枪膛,横穿大半条走廊,朝着血族子爵飞去。

    这一次,凯撒·茨密希终于没能躲开。

    狭长子弹直接贯穿了他的左腿膝盖,如同液压机一般的巨大冲击力,将他整条大腿轰成肉糜。

    缺了一条腿的他,凄厉惨叫着,

    整个人如同滚地葫芦一般,沿着铺了红色地毯的地面,朝前方翻滚出七八米,

    一路上猩红血液溅落一地,连铺着大理石砖块的天花板上都沾满了猩红。

    凯撒·茨密希感受着血浆从体内飞速流逝,终于明白了那些被自己吮吸鲜血的普通人们,临死前有多么恐慌绝望。

    他压榨出身体内的最后一丝血能,勉强止住疯狂喷涌鲜血的大腿动脉,

    身躯却彻底脱力,脸色苍白地趴在地上,听着后方李昂奔跑而来的脚步。

    到此为止了么?

    凯撒·茨密希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做出什么表情,

    他的大脑里飘过无数杂乱无章的记忆碎片,过往的一幕幕如同走马灯般在眼前飘过。

    如果他还有气力说话的话,他肯定会挣扎着转过头,看向李昂,询问一声:“大妈你到底是谁?!

    我跟你有什么仇什么怨?”

    轰——

    突然间,凯撒·茨密希趴倒位置的远处前方地面爆裂开来,

    烟雾弥漫的半空中,隐隐浮现出一道伟岸身影,

    那是一个穿着得体长袍、魁梧健硕、有着连鬓络腮胡子的中年壮汉,

    刚才,他用燃烧着血能火焰的手掌,生生撕扯开混凝土砖石,从楼下直冲而起,漂浮于走廊之中。

    他是埃利亚斯·茨密希,凯撒的叔叔,血族伯爵,茨密希家族目前苏醒者当中最强者之一。

    趴在地上宛如死狗的凯撒,心中骤然升腾起希望火苗,他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抬起头来,伸着手臂,大声喊道:“救我!叔叔!”

    埃利亚斯·茨密希阴郁着脸,没有回答,只是急速飞来,

    同时双掌朝前方猛地一拍,身后的红色长袍忽然化为液体血滴,化为猩红洪流,朝向冲刺而来的李昂奔涌而去。

    “猎魔人?北境还是教廷派你来的?”

    埃利亚斯·茨密希暴怒地吼道:“你们竟然敢袭击茨密希,难道就不怕引起战争么?”

    “你要战,我便战,火线兄弟千千万!”

    李昂大喊一声,身后的蛛爪手臂继续开枪压制,

    自己的脚掌则朝着墙面一蹬,身形如猿猴般在两侧墙壁与天花板上三角跳跃,险险避开满地血涌。

    “大兄弟你这出血量也太大了,”

    李昂一边挥舞长枪,朝着这位光凭气势就让他一阵头皮发麻的强敌激发骨质枪刃,

    一边大声喊道:“建议你用苏菲超熟睡夜用安心裤少女款,粉粉的很适合你这种冷面西装型男嗷!”

    “不肯说是么,我会让你说的。”

    埃利亚斯面无表情地打了个响指,让满地血涌卷起地上的凯撒·茨密希,将他倒卷过去,

    大手再随意一挥,释放出一团血液,在身前凝结成圆形盾牌,轻轻松松格挡住了直刺他眉心的骨质枪刃,

    骨质枪刃被血液盾牌所阻挡,难以寸进,

    只见李昂一抖长枪,爆发出所有波纹能量,再次推动枪刃,朝着血盾凿击而去!

    “嗯?”

    埃利亚斯感受着血能盾牌被波纹能量飞速消融,脸色不由得为之一变,双手化掌为拳,朝着前方狠狠砸出。

    盾牌瞬间碎裂液化,顷刻间又和遍地血泊融为一体,重新凝结成两只几乎塞满整条走廊的巨型拳头,朝着李昂狠狠挥去。

    一拳锤下,却砸了个空。

    李昂不知何时已经用三棱骨尖枪折返回来的骨刃,卷住了凯撒·茨密希的脖颈,将他朝自己拖拽过去,

    同时身形向后暴退,兔起鹘落间已经逃逸过了走廊拐角。

    打了小的来了老的,那位西装冷面型男身上的压迫力太过强悍,一旦陷入缠斗,迟早会被无限增援的血族部队淹没。

    没办法,跑吧。

    李昂一边沿着走廊逃窜,一边收起长枪,用【猛毒】断刃横在凯撒·茨密希的脖颈上,冰冷地询问道,“艾琳·拉斐尔的尸体,被你放在哪里了?”

    这位血族的贵公子,虽然不知道这位疑似猎魔人的老大妈为什么要追杀自己,

    又为什么询问他前几天弄死的女孩的名字,

    但他深知此刻情况危急,

    不开口还则罢了,

    一旦开口交代实情,让自己失去利用价值,

    很可能就会被悬在脖子上的刀刃轻轻一划,结果性命。

    他下定决心咬牙不说,

    但李昂懒得跟他废话,【猛毒】短刃手起刀落,干净利落地削掉了他剩下的一条大腿,并狠狠砍在他的左臂肩膀上。

    “再不说,你两条手也没了。”

    凯撒的右腿连同半截西裤一起,掉落在地,连鞋子都飞了出去。

    顷刻间,他血流如注,额头布满汗水,声嘶力竭地凄厉惨叫起来,“八十九!八十九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