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大王令我来巡山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杀招
    “林郎君,以礼而言,背后议人是非者,便是犯口舌,我不该如此。只是,魔教那位妖女着实非同小可,我不忍见郎君你被骗,所以……”

    傍晚时分,稷下学宫五经博士吴媛满怀心事的来寻林宁,犹豫再三后,吐露了这番心中之言。

    可没说完,吴媛自己就羞愧的难以为继,因为她不怕当面指摘皇鸿儿之长短,背后非议之,着实不是她的心性涵养。

    但是,她又不能见林宁好好的一个少年郎君,为魔教妖女所毁。

    看了眼天际边似火烧起的晚霞,林宁微笑感谢道:“多谢吴博士的好心,我明白的。那些魔教宝物落在了青云寨中,那么多魔教妖人必不会轻易放过。收下那些东西,等同于替皇鸿儿接下了那些因果。”

    吴媛连连点头,纯净无暇的玉面上稍显激动,道:“正是如此!她是在利用你,不仅利用你为她施针练功,还利用青云寨来替她挡灾。若是能借青云寨的手,除去那些杀上门儿来的魔教对手,她就能整合魔教,成为唯我独尊的教主了。真到那个时候,魔教为祸更巨!”

    她的话,不是没有道理……

    但是……

    “吴博士可知青龙法王之事?”

    林宁微笑问道。

    吴媛闻言一滞,她本就蕙质兰心,听林宁提及此人,便明白过来,一双清澈见底的眼睛映着晚霞,看着林宁轻声道:“林郎君是说,想要如同对付青龙法王那般,引导魔教向善?这……可能吗?不过,青龙法王似乎已经按郎君之言行事了,说不定……”

    她犹豫起来,若果真林宁能收复整个魔教为己用,用他的那套法子,安顿流民,在这乱世中,或许真能活人无数。

    可是,能行吗?

    林宁看着吴媛有些不定的眼神,温声道:“不用担心,事在人为。我知道皇鸿儿对我和青云寨都有所谋,但我也希望能够做些事,让魔教妖人少做些为祸苍生的事。对于穷凶极恶的魔头,我青云寨也愿意替天行道斩之。”

    吴媛闻言,有些钦佩的看着林宁,道:“林郎君心怀苍生,胸襟广大,真乃仁人君子也。只是……若有一天,皇鸿儿整合了魔教,也变的肆无忌惮,为祸天下呢?”

    林宁闻言沉吟了少许,道:“这种可能性虽然极小,但也不是没有。不过我可以保证,真到那一日,我必亲自……请我娘子出手,拿她回山严加管束起来。”

    本来对这个答案不算极满意,可听到那一句“我必亲自”后的转折,吴媛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之后又歉意道:“我不该笑的,郎君如此坦诚,非常人所能及也。”

    林宁洒然一笑道:“我武功不如我娘子,也打不过皇鸿儿是事实,我若说亲自出手,岂非欺骗吴博士?”

    二人对视一眼后,各自移开了眼神,此时已经站在了一座山头上,居高而望,西面天边的云彩,美不胜收,令人沉醉。

    就这样静静的过了许久后,吴媛又看了林宁一眼,轻声道:“下个月,我就要回临淄了,父皇的万寿节要到了,我不能不回去……”

    林宁闻言笑道:“你爹生日啊,那是得回去热闹热闹。”

    “噗嗤!”

    吴媛又忍俊不禁的笑出声来,看着林宁轻声笑道:“还从没人这样说过……”顿了顿,又道:“其实,哪里热闹的起来。天家……自古天家难见亲情。纵然有,也只是表面上的。”

    好读史的林宁自然知道,皇家门儿里到底有多黑,他笑道:“这个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就算是小门小户的百姓,要是兄弟多些,其实难免也有许多是非。人嘛,都有欲念,也都不患寡而患不均。”

    “那该怎么办呢?”

    林宁想了想,摇头笑道:“这种事很难去改变别人的,只有调整自己的心态。其实,这世上很少有绝对的坏人,哪怕他们再争权夺利,对于和他们利益没有瓜葛反而能帮到他们的人,他们只会拼命拉拢。”

    吴媛简直惊叹,清澈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林宁,道:“郎君如何知道?”

    对于她这个稷下学宫的五经博士,宗师级高手,不止她父皇疼爱有佳,连平日里私底下恨不能打出狗脑子,彼此都咒对方早死早干净的兄弟们,也都百般拉拢她。

    可她是心如水晶般的性子,如何能接受那种包含太多杂念的亲情?

    所以,除了极少数不得不回宫的日子外,她大多时候都在稷下学宫中住着。

    林宁微笑道:“自古以来,这种事又不鲜见。我建议博士,放平些心态。估计你父皇心里也渴望亲情,所以就算不能每天都尽孝,却可以在他生儿那天,带着你的兄弟姊妹们,不夹杂任何其他企图的,和他好好过上一天,也算是你的赤诚之心了。”

    吴媛闻言,满满的感动,道:“你说的对,是我心思窄了,林郎君,谢谢你!”

    林宁呵呵笑道:“没什么,若非我身份不合适,是个山贼,按理说应该备一份礼物,让你带去送给你爹。”

    吴媛闻言,心中愈发感动,却也知道,两人的身份如同天堑。

    若非此次西行有姜太虚在前,她根本不可能过来。

    齐国皇室中人都希冀她能嫁给姜太虚,但他们都不知道,且不说姜太虚一心系于学宫,她也不可能嫁给看起来如同神子一般的姜首席。

    生于帝王家,她见过太多因权力而变得心性扭曲的亲人。

    她又怎会喜欢上一个注定会高高在上权势无双的人?

    又看了眼对面微笑的令人心中祥和的郎君,吴媛正想说什么,却听到一道令她十分厌恶的声音传来:“哟,怪道大当家姐姐让我来寻你却到处也寻不到,原来是被人拐到这来看夕阳景儿来了……”

    二人闻声看去,就见着一身碧色绉纱裙的皇鸿儿摇摇而来,星星点点的眸眼似笑非笑的打量着面色清淡的吴媛,忽然问道:“你该不会是哄了小郎君出来,专门说我坏话的吧?”

    林宁闻言心中一跳,这个世道里的女孩子都这样鬼精吗?

    就听吴媛毫不客气的承认道:“我的确是为了告诉林郎君防备你,不要被你利用伤害。”

    皇鸿儿闻言心中大怒,面上也带起冷笑道:“我会伤害小郎君?每天晚上我都给他当牛做马,事事顺着他的心意来,你能行?说起伤害他,左右我爹没让他的手下坚壁清野,想活活困死小郎君。”

    此言一出,吴媛面色登时一白,说不出话来了。

    说到底,西北诸城禁售粮米盐巴,就是为了困死青云寨。

    而这些人,也的确是大齐的臣子,是吴媛她父皇的臣子。

    林宁温声道:“别听她胡说,此事怨不到你父亲头上,是忽查尔东行杀了稷下学宫八大长老,他们背后的家族在使力。”又问皇鸿儿道:“五娘寻我?”

    皇鸿儿见林宁为吴媛说话,很不高兴,不过她执拗不过林宁,许多事虽未说开,但彼此都心知肚明,因此没有耍小性,哼了了声道:“我和大当家姐姐商议事,说起这半月来咱们一直在魏城搬东西,可除了头一天那蒯家设了埋伏外,他们再没动静,也不知在打什么鬼主意。我和大当家姐姐都觉得此事不能大意,所以请你过去商议商议,却没想到……哼!”

    林宁闻言,没理会她后面之言,对吴媛道:“我娘子有事,今日就不多聊了,博士也早些回去休息。这些日子,博士和姜兄教授流民孩童读书识字,辛苦了。”

    吴媛摇头轻声道:“只是出了点微薄之力罢。”

    都不是啰嗦的人,就此分别,一个回了客栈,两个回了山寨……

    ……

    “姐姐啊,我找了好久都没找到,你猜小郎君去了哪里?”

    刚回墨竹院,已经自封一家人的皇鸿儿就寻田五娘告起状来。

    西厢房的墙壁上多了一副舆图,很简单的几条路线图,是林宁闲暇时所绘的他往返临淄途中所经过的城池地理,十分粗陋,但田五娘却爱若珍宝,时时凝视,林宁都不知道她到底在看什么,只猜测他这媳妇,可能很有行军打仗的天赋……

    听闻皇鸿儿之言,田五娘只淡淡看了眼林宁,林宁心头一个激灵,忙道:“娘子,你可别听她瞎说,是吴博士下月就要回临淄了,又见这位魔教妖女将魔教总部搬来青云寨,担心我们被她利用,所以才寻我劝谏一番。”

    皇鸿儿差点没气死,道:“她就会装好人,分明是她家害人不浅,反而倒打一耙!”

    田五娘没有多理会此事,同林宁简单说了遭担忧之事,而后道:“小宁,你说他们在准备什么杀招?”

    林宁笑道:“管他什么杀招,那几家货栈都被咱们搬了个七七八八,他们自己也每天往别处藏,以后不去魏城搬了,换个城去搬,还怕他杀……”

    话音没落地,忽地三人都变了脸色。

    就听一道如炸雷的声音从远处遥遥传进山寨来:“兀那山贼,速速还我项家霸王弓,不然,打破寨门,鸡犬不留!!”

    ……

    PS:感谢塞外沙尘兄的万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