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我为国家修文物 > 第二百六十章 我说了算 (第一更)
    康正勇坐在向南的对面,心里面忽然就有些忐忑不安起来。

    也不知道老师会把什么艰巨的任务交给自己?

    他倒不是怕辛苦,而是担心自己完不成任务,在老师面前丢脸事小,误了老师的大事那才真的是不可饶恕。

    “别紧张,没什么大事。”

    他正有些坐立不安时,向南忽然笑了一下,继续说道,“既然你最近不怎么忙,那就多帮我盯一盯工作室那边的装修情况,别装成了四不像,那就麻烦了。”

    “还有一个事,就是工作室的各种证照手续,到现在都还没个着落呢,需要辛苦你去跑一下。”

    康正勇听了之后,顿时大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原来是这两件事情。

    实际上,他之所以提前结束在魔都博物馆古书画修复中心里的实习生涯,需要完成毕业设计,准备毕业答辩是一方面,最主要的,还是想早点过来给向南帮帮忙。

    大忙帮不了,跑跑腿还是可以的嘛。

    现在向南提到的这两件事,实际上也就是做做监工,跑跑腿,并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

    康正勇连忙点了点头,应道:“好的,老师,我明天上午先去办证中心那边问问怎么走程序,然后下午再到工作室那边看看装修的情况。”

    “不用急,慢慢来。”

    向南摆了摆手,笑道,“工作室这边就算装修完了,也要空置两三个月通风透气,除一除甲醛什么的,这么长的时间,证件怎么样也都办下来了。”

    顿了顿,他又接着说道,“一会儿我转给你一笔钱,有空的时候,你也上网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工作台,古书画工作室那边的大红长案,先买两张,古陶瓷这边的工作台,就买四张好了。”

    “再看看其他还需要什么,你就一并记下来,等装修完了,就可以开始采购了。”

    “好。”

    康正勇一脸郑重的模样,这可是老师第一次安排他做事,必须得做好了。

    要是连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以后哪还有脸留在工作室里,继续跟着老师学习、工作?

    向南倒是没有康正勇想得那么多,这本来就是一些杂事,他是实在分不开身去做,当然,他也不想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这些琐事上面。

    有这么多时间,他还不如多修复几件古董文物呢。

    就算没有康正勇,他也打算着找一家证件代办公司,去将工作室的各种证照给办下来就得了。

    康正勇不过是适逢其会罢了。

    “每个星期,你都要抽两天时间出来,到我家里来修复古书画。”

    想了想,向南又说道,“你的修复技术到底有没有进步,我是要考核的,如果没达到我的要求,你就算进了我的工作室,我还是会继续让你实习。”

    这一番话,顿时让康正勇紧张了起来。

    说实话,他的古书画修复技术,在魔都博物馆古书画修复中心里还算是不错的,比一般的普通修复师还要稍稍强一些。

    没办法,谁让他有一个这么变态的老师?

    要是太弱了,自己丢脸也就罢了,还会连累老师向南也一起丢脸。

    所以,康正勇在很多习惯上,都跟向南保持了一致:

    比如说,他虽然不会经常在办公室里加班到很晚,但每天晚上回了宿舍,也都是在练习修复技术中度过的。

    别的同学都在忙着玩“农药”,玩“吃鸡”,他却是拿着一副现代画作,努力练习着揭裱、修补画芯、托裱等几项重要工艺。

    一幅好好的画作,往往被他“玩残”了,又给修复好了;修复好了,又给“玩残”了,周而复始,循环往复。

    如果画作会说话,一定会哭着喊着大叫:“让我去死吧,我受够这个变态了!”

    然而画作不会说话,它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体被拆开了,又修复了,然后又被拆开了,又修复了……

    “好的,老师。”

    康正勇感觉嗓子里有些干燥,他咽了一口唾沫,有些艰难地说道,“老师,那个,考核有什么标准吗?”

    “标准?”

    向南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说道,“没有标准,我说了算。”

    “……”

    康正勇顿时苦了脸,看来老师太强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身为专家,老师的眼光肯定会比别人高得多,自己那点水平,还不是分分钟就要被骂死的节奏?

    难怪自己之前感觉有些不对劲,原来在这里等着自己呢。

    看来,一会儿回去还是要多练习练习才行。

    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啊!

    这一餐饭,康正勇吃得没滋没味,平日里能吃三大碗米饭的他,今天居然只吃了两碗半。

    由此可见,这心理阴影的面积实在是有点大。

    向南倒是一如既往的好胃口,尤其是将工作室的一些事情安排好以后,更是觉得一身轻松,胃口大开。

    吃过饭之后,康正勇也没多停留,匆匆地离开了。

    他要赶紧回宿舍里去,抓紧时间再磨一磨自己的修复技术。

    他可没有老师向南那么高的天赋,学一学,练一练,修复技术就突飞猛进了。

    既然天赋不如人,那就只好多耗一些时间来弥补差距了。

    向南倒是没那么着急,慢悠悠地踱回了家里,洗了个澡,然后就靠在床头,拿起手机美滋滋地玩起来游戏。

    第十一关真有意思,比第十关变化多多了,连水果都多了好几种呢。

    就是时间太短,“死”得太快。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向南先后给老师江易鸿以及刘其正两位老爷子拜了个晚年。

    在江易鸿的家里,向南第一次见到了江易鸿唯一的女儿江骆冰。

    江骆冰今年四十岁出头,自己在魔都开了一家古玩店,凭借着父亲江易鸿在文博界里的威望,以及自己出色的经营手段,生意做得风生水起。

    向南看到江骆冰时,也是有点尴尬。

    按照辈分,他应该喊江骆冰姐姐,可实际上江骆冰的年纪,都跟他老妈差不多大了。

    江骆冰也看出向南的为难来了,笑了笑道:“咱们各论各的,你喊我阿姨好了。”

    “哎,江阿姨。”

    向南连忙应了一声,心里头也是舒了一大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