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恐怖灵异 > 全职神相 > 第56章 杀人了
    民房后边阴森的小树林中,烈火燃烧着,魔变女的尸体散发着浓烈的腥臭味儿,毛发燃烧的气息在空气中弥漫。大火足足烧了三个小时,魔变女的心脏还没有烧毁,只见紫黑色的心脏在火焰中不断膨胀,一层层鼓大爆裂,再鼓大,又爆裂……

    心脏因为肌肉紧致又是层状的,很难烧成灰烬。

    林志祭出了一道真火符,三昧真火散发着纯青色的火焰,只见紫黑色的心脏不断收缩,最后化为了暗白色的灰烬……

    事后,林志对罗烈说了一声。

    自己的身份,是绝对不能暴露了。

    罗烈多聪明,岂会不明白林志的意思?“各位同志,此次事件,关乎国家机密,消灭魔变女的细节,要绝对保密,不可泄露半句,免得引起市民的恐慌,明白了吗?”

    这件事情,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林志买了地铁票准备回学校,他进入了车厢,发现自己的座位上有一个男子。

    男子的年龄三十岁左右,蛤蟆脸,嘴唇外翻,就像切翻了的血肠似的。他戴着白色耳机,嘴里吧唧吧唧嚼着泡泡糖,两只大臭鞋扔在地上,盘膝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脸的傻叉样。

    “请让一下,这是我的座。”林志客气地说,对方大臭脚的气味儿在鼻子里乱钻,把他熏得够呛,他把车票递给了蛤蟆脸。

    蛤蟆脸看了一眼车票塞给了林志,翻了一个白眼:“那边不是有座吗?”

    林志一听气不打一处来,这家伙也太二了吧,他压住火气说:“这个座是我的。”

    蛤蟆脸嘴角一歪:“你耳聋吗?旁边那个座,你不能座啊,你他妈是不是眼瞎?”

    林志的脸顿时就黑了,还没见过这么横的。

    这时,女乘务员过来了,“怎么回事?”

    林志也不想生事,免得影响其他乘客,更何况美丽的女乘务员一脸笑容,“我买了这个座,他要霸座。”

    “你可以给他让一下嘛?”女乘务员也被蛤蟆脸的臭脚丫熏得直皱眉,“先生,请你穿上鞋。”

    蛤蟆脸连翻了三个白眼:“那边儿不是有座嘛?有病吧!我的脚不好,穿上鞋就疼。”

    女乘务员说:“这个座位是人家的,请你让一下,好吗?”她觉得这个蛤蟆脸也太无耻了,简直真把地铁当自家的卧室了,你的臭脚,谁受得了?

    周围的其他乘客小声议论着。

    一个大娘说:“小伙子,快穿上鞋子,我都快被你熏死了。”她实在是受不了了。

    蛤蟆脸却涎着二皮脸说:“我站不起来,脚上有伤,鞋子不能穿。”他的语气很是强硬。

    “你站不起来,那到车站,怎么办,有人来接你吗?”女乘务员心说真是醉了。

    她做了三年的乘务员,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蛤蟆脸翻着白眼:“到站了,你可以扶我呀,然后买一个轮椅。”

    女乘务员差点儿气笑了,她一脸的无可奈何,心中很不是滋味,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林志一看,这还得了。

    一个座位,他本来也没觉得是什么大事,但这蛤蟆脸简直太无礼了。

    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

    他一把揪住蛤蟆脸的衣领,甩手就是几个耳光,脆生生的响,四周的乘客都瞪大了眼珠子,心里一个个大叫痛快,抽死狗日的。

    蛤蟆脸直接被打懵了。

    他眼冒金星,脸上满是指痕,嘴斜眼歪,满嘴牙齿在口中跳着迪斯科。

    “你……你敢打我,我爸可是刑警……”

    不等蛤蟆脸说完,林志将他一把抓起扔在了地上,就是一阵乱脚,“你不是起不来吗?到站了,我去给你买个轮椅。”他虽然没有了道术,失去了万象神通,三龙之力,但爆发出来也赛过一头公牛强。

    蛤蟆脸顿时萎了。

    他鼻青脸肿爬起来抓着鞋子就逃了,“你等着,到站后给你好看。”临走还放出了狠话。

    其他人对林志一脸佩服,真是大快人心啊,赶走了蛤蟆脸,整节车厢的空气,顿时清新了三分。女乘务员则是有些担心,“你小心点儿,免得被报复。”她说完便离开了。

    地铁到站后,林志下了车。

    蛤蟆脸看过自己的车票,也在南湖站下了车,刚出了车站口,就见路边有三名刑警。“爸,有人打我。”蛤蟆脸朝着一个黑脸的老刑警冲了过去。

    黑脸刑警说:“谁这么大胆,青天白日的就打人,还有没有王法了。”

    蛤蟆脸见林志走出了地铁口,伸手一指:“就是他。”

    黑脸刑警见到林志,浑身打了一个冷颤,“怎么是他?”队长都对这个少年非常尊敬,可见是大有来头,他要是还想在刑警队混,就不能得罪此人。

    黑脸刑警在海城执法,对击杀魔变女还不知晓。

    林志自然也看到了黑脸刑警。

    “老杨,在执法吗?”林志没事人似的问黑脸刑警。

    黑脸刑警挤出一个难看的笑:“是啊。”

    蛤蟆脸一愣,“爸,你看他把我打成什么样了?”他狠狠盯了一眼林志。

    黑脸刑警反手就是一个耳光,打的蛤蟆脸坐在了地上,门牙都掉了,鼻血横流,“爸,你是不是中邪了?打我干嘛啊……”

    黑脸刑警一咬牙:“你个**崽子,我踢死你。”他抬腿就是三个窝心脚,蛤蟆脸嗷嗷直叫。林志将车上的事儿说了一下,黑脸刑警这次是真火了:“格老子的,你是想上天啊,考上了博士就敢为所欲为了,真是枉费了多少年高等教育……”

    蛤蟆脸可惨了。

    林志一脸平静,他并不想阻止,咳,毕竟是人家的家事,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嘛。

    他直接离开了,坐了12路公交车,再过几站,就能到燕大路了。

    公交车快要经过拒龙河大桥时,一个老太婆站了起来,骂骂咧咧的与司机理论着。

    司机说:“这里不能停车。”

    “已经过站了,难道还要我去下一站嘛?”老太婆一脸怒气。

    “等过了大桥车辆少时,再靠边您下车,行吗?”

    “不行,我就要在这里下车,你给我停车,停车……”老太婆就要抢司机的方向盘。

    这时,公交车驶上了拒龙河大桥,车流量非常密集。

    老太婆还在咆哮:“你给我停车……”她抓住司机的手臂乱晃。

    林志一看不好,这要是方向盘一下打偏了,能不出事儿吗?

    他一个飞身上前,一把抓住老太婆的头发,将其扔在了一边。

    老太婆恶狠狠就要撕打林志:“小瘪犊子,你竟敢打老人。”她就要拼命。

    林志甩手就是一个耳光,啪,一声脆响。

    乘客们就像喝了雪碧,透心凉,心飞扬,暗叫打得好。

    老太婆嘴里仅剩的一颗龋齿也飞了出来,杀猪似的怪叫了起来:“天呐,杀人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