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我的师父很多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初遇(1\2)
    扶风郡。

    此时已经入了九月,天气越发冷了起来,两旁大道边儿的粗树落尽了叶子,看上去光秃秃的,更添了两分萧瑟,可也正因为这样,道路两旁的小摊儿却是越发红火起来。

    行走往来,感觉了三两分冷意的百姓对于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食物,实在是没有多少抵抗力。

    即便荷包在给予他们严厉的警告。

    一身着黄衣的身影自人群中穿行,脸上拿着灰布缠绕了几层,只露出一双眼睛来,看起来倒像是异邦来人,即便如此,还将面目低垂,疾步而行。

    脚下步子极快极稳,显然有着不错的武功底子,在人群当中七扭八拐,钻进了一处颇偏僻的巷子里,熟门熟路寻到了一处小推车前面。

    那推车前头有两张木桌子,八条长板凳擦得锃光瓦亮,朝天大锅里面翻滚着纯白的汤汁,这黄衣人坐在位子上,做贼似地左右看了两眼,抬手敲了敲桌面,左手抬起拉下来了缠面灰布,露出来一张俊美的少年脸庞。

    那方才还有两分紧张,不知是不是遇着歹人的店家松了口气,熟稔道:

    “还是如常吗?慕容小哥儿?”

    慕容同点了点头,压低了声音道:

    “今日多加辣,羊杂里面,要多加羊肚,不要香菜。”

    “记得,多加辣。”

    “唉,好嘞……”

    店家应了一声,转身忙活去了,大铜勺儿已经有些发亮,在纯白的汤汁儿里面一搅,香气弥漫,慕容同咽了口口水,突然听得了细微脚步声音,显然在远处已经有人过来,几乎是本能地又将自己的脸掩盖住,右手抬起,撑在一侧,遮掩住了自己的脸庞。

    已经做出来了这种动作,慕容同方才反应过来。

    面容微僵,随即便是一阵丧气。

    何时自己的动作竟然如此老练。

    自从那一日晚上,和藏书守吃过了一次,竟然忘不掉那种粗狂的口感,一发而不可收拾,自己堂堂慕容家十三公子,竟然每日里如同做贼一般溜出来吃这吃食。

    谁能知道,这低贱的吃食,竟然如此可口。

    那香,那浓,那辣……

    慕容同想到那味道,不由得咽了口唾沫,旁边桌子上突然落座了一人,比他预料的要快许多,正略有诧异,那人顺手将一把连鞘长刀放在桌上。

    木桌微微颤动了下。

    慕容同微微皱眉,自这桌子的颤动猜出了这柄长刀的重量,绝非是那些帮派人士能够耍地起来的,偷眼看那男子,只见其筋骨粗大,眉目冷锐,如同两口冷泉,气魄不凡,显然出身不差,察觉慕容同视线,冷哼一声,回瞪一眼,道:

    “看什么?”

    慕容同连连摆手,道:

    “没甚么……”

    他出身世家,惯来受不地气,声音微顿,笑眯眯地道:

    “只是看到这位大侠第一次过来吃,可要记得,千万少放辣椒,这辣子一般人儿可受不住。”

    那武者冷哼一声,颇有不屑,却未曾去管他,慕容同自讨没趣,转头看着自己碗里的羊杂,却在视线余光处看到了后者自瓷碗里挖了一大勺辣椒放进去,方才心满意足,收回目光。

    心中却多少有些疑惑。

    他祖祖辈辈在扶风郡城中过活,对于某些东西变化极为敏感,这数日里来,这种出身门派的武者,已经出现了不少,整个扶风郡城道路上,背刀负剑之人几乎是过去倍许。

    这极为异常。

    回去了,和父亲说一说罢……

    心念至此,听得了旁边武者闷哼声音,偷眼去看,那张粗狂面庞已经涨得通红,嘴巴微张,额上渗出来许多冷汗,显然给辣地不轻,却不肯丢了面子,手掌握着勺子,颤抖着伸向红艳艳的汤碗。

    慕容同心满意足,低头吃自己的羊杂汤,满满喝了一大口,只觉得滋味果然香浓。

    却还是不及当日死里逃生,和那王安风坐在寒风当中,大快朵颐来得舒爽。

    慕容同砸了砸嘴,颇为感慨,突听得了铃铛轻响,此次巷子颇窄,本不应该有行路马兽,不由诧异回眸,自巷道口看到了一头灰驴慢悠悠地走过,上面躺着个白衣道士,眉目潇洒,颇有仙风道骨之姿,只可惜懒散异常,宛如烂泥一般瘫软在驴背上。

    任由那驴子载着自己前行。

    慕容同回归头来,砸了砸嘴,于心中嘀咕。

    “好懒的道士……”

    ………………………………………

    微明宗慕山雪躺在驴背上,任由它晃晃悠悠载着自己朝前走。

    鼻子里闻得到身后那羊杂汤诱人的味道。

    肚里禁不住发出了一声怪响。

    可那道士却混如未曾察觉一般,懒懒散散地躺在驴背上,右腿一晃一晃,浑不着力半分。

    其身下驴子叫了一声,慕山雪睁开眼来,道:

    “知道,知道,你饿,我也饿……”

    道士长呼口气,看着天空,呢喃道:

    “饿的不想动弹。”

    “没有想到,出远门和下山玩儿差这么远……”

    腹中又是一阵雷鸣。

    干粮就在旁边褡裢上面,只是抬手便可以取到,慕山雪看了看那蓝色褡裢,终究抬起头来,看着天空,双眼发直,道:

    “小师弟,为兄好想你。”

    一路行了不知多久,正等他饿的招不住的时候,旁边突然递过来一个烧饼,下意识张开嘴来,直接咬住,剁碎了的白菜混合着猪肉,这温暖的触感几乎令慕山雪有落泪的冲动,几口吞下肚去,抬起头来,叫道:

    “小师……”

    声音微顿,所见却并非是熟悉的眉目,而是个身着蓝衫的少年人。

    眉目颇为清朗,一手提着个沉甸甸的米袋,玉簪束发,身背木剑,冲他温和道:

    “这位兄台,可好些了?”

    慕山雪遗憾咕哝一声,觉得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重新变成了泡沫,却还是勉强抱拳行了一礼,道:

    “多谢小兄弟……”

    舌头舔了舔嘴角猪油,遗憾道:

    “这饼子味道很好,就是咸了些。”

    那蓝衫少年旁边有一个稍微大些的少年,身穿黑红色劲装,肩膀处有个新的肩铠,背后背着把霸气侧漏的陌刀,闻言粗眉倒竖,道:

    “给你吃不错了,还这般多话。”

    “有手有脚,却不去自己做工,真不知羞。”

    慕山雪刚要回话,那蓝衫少年抬起手来,止住旁边少年所说,道:

    “百里,不要说了……”

    兵家少年咕哝两声,颇为不愉,那蓝衫少年复又将手中油纸袋递过去,笑道:

    “如果不嫌弃,还请收下吧……。”

    “这位兄弟,我不知道你遇到什么事情,但是不管什么事情,总都会过去的。”

    片刻之后,慕山雪靠坐在驴背上面,悠哉悠哉往前走,嘴里啃着肉饼,稍微恢复了两分体力,往日他不到最后一刻,绝对懒得去拿吃的,此时腹中有了些东西垫着,越发怀念小师弟的同时,也开始思考这次入城的事情。

    可是丹枫谷之案事情颇多,那意难平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思来想去,于心中叹息道:

    “没办法,只好先去找找在这案子里出力比较大的人……唔,我看。”

    “副总捕,惹不起……兵家王博阳,会被剁了吧。”

    “扶风藏书守?”

    慕山雪嘴里叼着肉饼,眸子微亮,右手抬起,敲击在左掌掌心,含糊不清道:

    “就是他了!”

    若不配合,休怪我不客气。

    慕山雪自心中恶狠狠地想道,同时大嚼着将嘴中最后的肉饼吞咽下去,复又将十根手指上油渍舔了一边,由衷叹道。

    “那少年,真是个大好人啊……”

    …………………………………

    而在另一侧。

    百里封颇为不愉地道:

    “安风,我说你性子是不是太好了些……那种懒汉,就应该饿上两顿。”

    “饿死了活该。”

    王安风挠了挠头,道:

    “是是是,是我想得不好……”

    “只是看到了他,便想起自己先前挨饿的时候,能帮便帮一帮。”

    PS:第一更

    感谢闻思修入三摩地的万赏,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