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万古最强宗 > 第1624章 宗主他终于开窍了!
    极道洞府。

    黑白棋子散落满地。

    “老家伙。”

    棋野真人先是将棋盘摆好,然后取出新棋子,道:“自从经历星灵界入侵一事,我看你每天都挺开心呢。”

    这熟练的动作,这熟练的准备。

    没错。

    两人下棋到半路,看情况不对又掀棋盘了!

    “哈哈!”

    通古真人笑了起来。

    的确,自从经历浩劫以后,他的心境很稳,不会无端升起不祥之兆了。

    究其原因,还是君常笑有了更强大腿,有了更强实力,以后在上界闹腾起来,他这个做师尊的就不用去背锅了。

    还别说。

    狗剩此次去闹界堂,如果没两族群撑腰,通古真人现在应该已经来反应了,绝不会美滋滋的在下棋。

    ……

    镜头转到界山。

    石像族三公九卿修为全开,龙族强者幻化本体,悬于苍穹间,无形之中施加了巨大压力。

    这场景。

    仙宗感动吗?

    君常笑坐在船头上,静等对方回复。

    如果始终坚持不放百里千愁,他肯定会一声令下,将界堂给端掉。

    为了弟子,狗剩可以做出很多难以理喻的事情,更别说付出大量寿元的花玫瑰了。

    “可恶!”

    凌天仙宗长老恼怒不已。

    “快回答。”

    君常笑淡淡道:“本座耐心有限。”

    所以说,终归不能让这家伙牛逼起来,否则简直太欠揍了。

    “好!”

    权衡利弊后,凌天仙宗长老艰难道:“准许保释!”

    这就怂了?

    这就怂了。

    主要还是刚经历星灵界入侵,十大仙宗尚没缓过劲来,如果今天和君常笑硬刚,那就代表要和两大族群开战。

    罢了,罢了。

    忍一时越想越气,退一步越想越亏。

    为了天下苍生的安稳,就将百里千愁交出来吧。

    凌天仙宗毕竟要脸面的,所以没有那么挑明的认怂,而是妥协于刚才说的保释,也算勉强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哎。”

    君常笑摇头道:“何必呢?”

    ……

    罪城。

    一个类似城池,又相对独立的小世界。

    这里面积不是很大,四周布置着各种各样的防御阵法,完全可以用铜墙铁壁来形容。

    “哗!”

    “哗!”

    连接外界的出入口,传来器物碰撞声。

    一名蓬头乱发,看不清容貌的颓废之人拖着脚链走出来。

    “出去吧。”

    监狱长淡淡说道。

    “呵。”

    囚犯抬起头,显露出深邃目光,言语中充满戏谑道:“刑满还有千年,为何要提前放我出去?”

    “有人保释你。”

    “谁?”

    “别废话,赶快出去。”

    囚犯不再言语,然后踏步走向传送阵,离开前,拨开遮脸的乱发,嘴角浮现微笑,道:“临走前给你一个忠告,三天内不要吃肉,否则……”

    “咻——————————”

    话没说完,凭空消失。

    监狱长脸色大变,急忙内视体内,确定没什么问题后,道:“这家伙在吓唬我?”

    “大人。”

    手下低声道:“此人医术邪门,不可不信!”

    ……

    界山外。

    阵法内流光闪烁,蓬头乱发男子凭空出现,轻轻抬头吸了口气新鲜空气,感慨道:“让人怀念的味道。”

    “刷!”

    话刚说完,顿时被一只手抓住衣领,踉跄跟过去。

    谁?

    君常笑!

    他蹲在传送点好一会儿了,如今看到正主,肯定要赶快拉回万古宗为花玫瑰治病。

    “等等……我鞋掉了!”

    ……

    百里千愁。

    三大灭魔师之一。

    此人没有特殊灵种,但有特殊医术。

    当年因为追捕叛逃者失手灭了一座城池,被界堂判几千年,关押在罪城。

    今天。

    不仅出狱了,还被带到万古宗。

    如果来形容他此刻心境,那就是全程一脸懵逼。

    “什么情况?”

    被安置在单独的庭院里,百里千愁看向柳司南和公孙侯,作为曾经的同僚,他们肯定彼此认识。

    “你不就看病这点本事吗?我家宗主请你来自然是为了看病。”

    “你家宗主?”

    百里千愕然道:“你们两个向来喜欢无拘无束的家伙加入宗门了?”

    “不错。”

    柳司南和公孙侯道。

    以前的话,他们肯定不屑加入任何势力,现在……哎妈呀,真香。

    “啧啧。”

    百里千愁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宗门,能让你们两人心动呢。”

    “万古宗。”

    君常笑从外面走了进来,然后跳到座椅上,双腿盘在一起,好似唠嗑道:“只要你能让她恢复容颜,本座不会亏待你的。”

    “你是?”

    “我家宗主。”

    “噗哈哈哈哈!”

    百里千愁突然大笑起来,笑的眼泪都飙出来了,道:“宗门之主竟然是个小屁孩,不行……太好笑了……哈哈哈……”

    “……”

    君常笑皱眉。

    很想把他送入天元镇狱塔,给监狱三人组加镜头。

    “抱歉。”

    百里千愁从Q版爆笑状态瞬间恢复严肃画风,道:“自从被审判后,我就发誓不再为别人医治,你们还是另请……”

    话没说完,人被抬起来。

    “干嘛?”

    “送你回罪城。”

    “别别别!我才刚恢复自由!”

    “把你从监狱保释出来,就是让你治病的,既然金盆洗手,那就乖乖回去把牢底坐穿吧。”

    “我医!我医!”

    百里千愁本来打算拿架子,结果君常笑不吃这一套,所以为了自由,只能配合。

    ……

    “刷!”

    医药堂治疗室,一尘不染的白大褂披在身上,蓬头乱发打理的呈背梳状,显得格外黝黑发亮。

    “专业!”

    孙不空心中惊讶道。

    作为宗门中医术最好的弟子,一眼就看出焕发新生般的百里千愁绝对是岐黄高手!

    花玫瑰走了进来。

    她的容貌虽然衰退了,但毕竟底子好,不是那种人老珠黄、风烛残年。

    “君宗主。”

    百里千愁稍作观察,道:“尊夫人容貌衰退恐怕不是疾病所致。”

    “不错。”

    君常笑将事情经过详细告知。

    百里千愁托着下巴道:“难怪会衰老,原来是在生命渊奉献了大量寿元。”

    “可有救治之法?”君常笑道。

    “抱歉。”

    百里千愁道:“尊夫人的病乃寿元消耗所致,常规医术或丹药根本无法恢复,除非……突破一个大境界,获得更多寿元来弥补。”

    君常笑翻了一个白眼。

    这个办法他又不是不知道,但想从寻真境迈入天机境何其困难!

    “当然。”

    百里千愁道:“我这里有一个偏方,可以医治尊夫人。”

    “什么偏方?”

    “这个偏方是我偶然游历天下意外获得,上面只记载了功效没名字,所以我现在将它命名为淬魂补寿丹。”

    柳司南和公孙侯无语。

    现起名字,讲究!

    君常笑则道:“需要什么药材,本座现在给你找来。”

    “药材倒是很普通,无须大费周章寻找,不过……”百里千愁脸色凝重道:“需要有人奉献自身部分灵魂来做药引,且必须异常强大才能符合炼制标准。”

    “我来!”

    “我来!”

    李青阳和萧罪己等人争先恐后。

    师娘为了让大家强大,奉献出了大量寿元,自己今天以灵魂做药引也是理所当然。

    就在这时候,君常笑握着小拳头,语出惊人的咆哮道:“她是我媳妇,当然要用我的灵魂来做药引,你们哪凉快去哪呆着去!”

    “对呀!”

    “有道理!”

    “走,我们去修炼!”

    众弟子一溜烟儿的消失在医药堂。

    不过,路上则在心里纳闷呢,宗主竟然破天荒承认花玫瑰是自己媳妇了!

    “苍天在上。”

    站在庭院外面的魏老抬头,悲壮道:“宗主他终于开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