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万古最强宗 > 第560章 再乱说话,脑袋不保
    门派晋升宗门是大喜事。

    前几天君常笑就有大摆筵席的打算,如今马云腾等人来道喜,那就定在今天吧。

    万古宗弟子难得不去修炼,痛快大吃大喝起来。

    酒过三巡。

    苏小沫和李飞红着脸玩起猜拳。

    因为是初学者不懂规矩,你整我吵半天,愣是一碗酒没喝下去。

    李上天最直接,不玩什么划拳猜拳,端着一坛酒,看谁不顺眼找谁喝,最后和崔不健拼了起来。

    “来来!”

    “怕你不成!”

    两人双腿登在椅子上,捋起袖子,抱住满满一坛酒仰首灌起来。

    旁边弟子们跟着瞎起哄,玩的不亦乐乎。

    李青阳和萧罪己比较含蓄。

    不过,每每有师弟端酒而来,那也是来者不拒。

    这段时间,万古宗弟子一直都在专注修炼,难得有放松机会,所以默契的没去用灵能化解酒精。

    因为庆祝而喝酒,如果始终保持清醒,那也就失去了意义。

    “君宗主。”

    看着那群万古宗弟子玩乐,马云腾举起酒,笑道:“你的这些弟子很开心呢。”

    君常笑端起酒,笑道:“本座也很开心。”

    他始终在致力于打造一个温馨大家庭,就目前来看,弟子间没尔虞我诈,没勾心斗角,无疑还算成功。

    “小师妹。”

    柳婉诗将酒拿过来,道:“你可不能喝酒呀。”

    “师姐。”

    姚梦莹乞求道:“我就喝一口,行不行呀!”

    小丫头觉醒了先天魔体,师兄师姐一如既往对她非常照顾,俨然是万古宗的掌上明珠。

    大家都玩的很很心,她也很想融入其中,所以就有了喝酒的念头。

    “不行。”

    柳婉诗道:“你现在还小。”

    说着,端起碗酒,结果还没挪到嘴边,就被坐在旁边的黎洛秋拿回去,道:“你也不大。”

    于是乎,柳婉诗和姚梦莹纷纷用下巴抵着桌面,两双大眼睛泛起羡慕,盯着正在喝酒的师兄师姐们。

    ……

    “君宗主。”

    山门外,喝的满脸通红的马云腾和谢广昆等人拱手道:“告辞了。”

    “一路走好!”君常笑道。

    众人沿着阶梯走了下去,自始至终也没人提及牌面上所写‘万古最强宗’的事情。

    不是不提,而是在喝酒的时候,仔细一想,君宗主表现的嚣张和强势,以‘最强宗’自居,好像也最正常不过。

    “万古宗做的饭菜可是真好吃啊!”

    “那可不,君宗主的一名弟子可是在厨艺大比上夺得了冠军呢。”

    “对了,你们有没有觉着,那个甄长老有点眼熟?”

    “我也有这种感觉,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想起来了!二十年前,西南阳州举办过一届阵法大赛,被王城城主奉为座上宾的好像就是他!”

    “甄德俊!他是甄德俊!”

    “天啊,那可是一名阵王啊,怎么成万古宗的长老了呢!”

    下山的城主和家主们争相议论着。

    ……

    酒席散了以后,万古宗弟子没去修炼,因为君常笑特准他们好好休息一天。

    突然不修炼,大家伙儿还有点不习惯,于是纷纷帮着一黑二黑他们收拾餐具和桌椅板凳。

    苏小沫趁着酒劲将师弟们喊来,站在演武场上开始绘声绘色吹起牛逼。

    君常笑一人立在大殿房顶,清风吹来,顿时浑身舒畅。

    弟子万名,宗门五流。

    距离成为星陨大陆最强宗门,无疑更进一步了。

    “呼!”

    君常笑深呼吸一口气,道:“这才刚刚开始,宗门以后要走的路还很长呢。”

    ……

    嘎吱!

    呼——————

    一家客栈,外门被推开,冷风如刀般钻进来,并携带着鹅毛大雪。

    正在里面喝酒作乐的武修戛然而止,纷纷转头看向门外,就见一名白衣如仙的女子走进来。

    “大哥,这女人好漂亮啊!”一名武者目光泛起光泽。

    叫大哥的武者朝他脑袋打一下,低声道:“出门在外,把眼睛放亮点。”

    “是,是。”

    被打的武者急忙收回目光。

    其他人纷纷转过头去,继续喝酒聊天打屁,只是偶尔看过去,心中不免惊叹,这天底下竟有如此绝美女人。

    在星陨大陆,除了大家族偶尔会出现一些纨绔弟子,正常底层武修,大多都活的很谨慎,而不是见到美女就敢过去调戏。

    更何况。

    此乃冰原之地,方圆数百里只有这一家客栈,一个女流之辈敢独自而来,肯定不是普通人啊。

    “这位姑娘。”

    店小二笑脸迎上,道:“是打尖还是住店?”

    “打尖。”

    白衣女子找了一个靠窗口的位置坐下,言语间透发的冰冷,比外面呼啸的北风还要冷冽。

    “姑娘要吃点什么?”

    “随便。”

    店小二毕竟见过很多客人,急忙笑道:“请稍等。”

    白衣女子自从坐下来,明眸便始终看向窗外,那是一片冰天雪地,整个世界只有银白色。

    “你们听说过没,西南阳州有一个铁骨铮铮派!”有人喝了碗酒咧嘴说道。

    “何止听说,我还知道,这个门派现在已经晋升宗门了。”

    白衣女子闻言,眉宇间有着很微妙起伏。

    “不是吧,这铁骨铮铮派好像成名也没多久,那么快就晋升为宗门了?”

    “我听说好像改名了,叫什么万……对,对,叫万古宗!”有人道。

    万古宗?

    白衣女子柳眉微皱,暗道:“他是认真的吗?”

    “一个刚刚晋升五流的宗门,敢以‘万古’为名,还真狂妄啊。”

    “这是在西南阳州那种偏僻的地方,才让一个小小的门派如此风光无限,如果在我们东北泸州,肯定早就被虐的灭门灭派了。”

    那人说着举起碗。

    咻!

    倏然,剑光一闪而过。

    那名武者神色呆滞,因为端着碗的手从眼前脱离出去,然后摔落在桌子上。

    啊—————————

    惨叫声响起。

    身在客栈的诸多武者,,无不惊骇的看向靠窗位置。

    只见白衣女子将出鞘的剑轻轻放在桌子上,道:“再乱说话,脑袋不保。”

    简单八个字,蕴含无尽寒意,使得在场众人无比后背发凉!

    这女人。

    果然不简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