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黑暗的苏醒 > 第369章 小七回来了
    “好啦好啦,诸事解决,各位都再没任何后顾之忧了吧?那么咱们是不是该考虑出发啦?”

    盾山回答钟馗的话,就相当于做出让步,同意留下了。黑母生怕再节外生枝,急吼吼就舔着脸催促几人,心想只要走出长安城,踏上前往起源之地的路途,大概就不会再出变故了。

    钟馗端在手里的茶杯却不放下,摇头道:“此事容后再议,咱们还走不得。”

    “啊?”众人的目光齐刷刷扫向钟馗,就不知他还有啥事比救孙悟空,夺取攻城槌更重要,到现在也还放不下。

    黑母失望极了,鼓起来的圆脸瘪下去,看钟馗的小豆眼里简直要喷火。

    苏烈与老夫子也很吃惊,但那二人相互望望,瞬间就想明白了钟馗在等什么。

    老夫子招呼黑母:“我说学生啊,人家梦奇已经带话回来了,神秘力量就守在起源之地等咱们,又不会预先跑掉,你再等个一时三刻的,又能怎样?”

    梦奇也为老夫子帮腔:“是啊黑哥,我与起源之地的联系,你是知道的。说实话,我一点儿也不想再回伤心故地,特别是走进沙漠地区……”

    梦奇的话最能打动黑母,他一摆手,带一身煞气地吼道:“行啦行啦,都别说啦,咱们就再等两天行动吧!不过我先把话说在前头,如果金胜堂那事一时半会完不了,咱们就得转头回来再收拾他们。”

    钟馗大嘴一撇道:“寻天书大队里,你是队长,在长安城里,还是本官说了算。这话我也得说在前头。”

    “嘿~”黑母又和钟馗呕了气,险些一蹦蹦到他的腿上……

    也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奇怪的嘻嘻笑声,并有一个清脆幼稚的声音说:“来呀~来抓我呀~你们抓不到我的~”

    “这是……”怪声一响,议事厅里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但各人的表情有喜有悲,还有茫茫然的,看来迎接态度各不相同。

    在场人里唯有苏烈从没见过鲁班七号,不知那小木偶人有多精灵古怪,但看钟馗时,上司对他打了个眼色,目光中还满含惊喜,他便意识到来者何人了,忙打算起身出去相迎。

    可惜来客不给他迎接的机会,话音一落就如一道黄光打日光强盛的外面冲进来,一直冲上了房梁。

    “真的是鲁班七号耶!给猛哥还有毛鱼儿等人抢走的木偶小人!”梦奇给那黄光刺激得眨一眨眼,再睁开时便乐得手舞足蹈,像是见到了亲人。

    “好生眼熟啊!”苏烈不认识他也心头一震,想起来盾山为薛谨雕刻的木人。

    素来不苟言笑,牵动嘴角更像要杀人的钟馗,紫盘大脸难得地露出慈爱之色,如同父亲见到了孩子。

    “鲁班七号,你就不能换个出场方式嘛?你又不是飞鸟,为何总爱蹿到房梁上去?”钟馗笑眯眯问,不仅表情如此,语调里也无任何责备之意。

    一旁黑母见了,深深地感到羡慕妒忌恨……

    听见钟大人召唤,鲁班七号便干净利索地从高高的木梁上又窜下来,站到了梦奇身边。他张嘴就问:“有人需要技术支持吗?”

    “哈哈哈~”梦奇用一只长满白毛的手臂圈住鲁班七号的脖子,乐得笑了起来。敏感的木偶人竟不躲闪,脑袋还朝梦奇偏了一偏。

    黑母正好侧头望见,再次深深地感到羡慕嫉妒恨……

    不过等黑母看见盾山,羡慕嫉妒恨的心情立马就烟消云散,此时所感受到的,竟是满心同情。

    盾山缩去了更远的角落,庞大的身躯团在一起如同个铁架子,黑母现在可以想象,他在人家酒楼厨房里躲那么多年,是怎样可怜的形象了。

    “瞿兆航,黑母我确实对不起你,今后只能偷偷的照顾你了。你的确应该恨我,那你就接着恨我吧。”黑母悄悄对盾山说,但他的声音只有自己能听见。

    鲁班七号脑袋上顶着两团好看的小髻子,戴着金色的抹额,身穿金黄色短衣,腰里扎着皮带,看起来是那样的活波与干练,任人见了都得喜欢上他。

    大概是为了卧底方便,他左手的鲨嘴炮和右手的河豚手雷全收起来了,两只木头手空空如也,只顽皮地甩来甩去,还不时在梦奇的毛脑袋上挠挠,两个小伙伴玩得倒是挺开心。

    众人皆迫不及待地想知道金胜堂的情况,钟馗便催促鲁班七号快点将卧底所见讲来。

    几十年过去,鲁班七号果真长大了,不单不似刚来到世上时那般任性,那般爱胡闹,还懂得周全礼数了。

    他向钟大人见礼,又一一拜见苏将军与在座的各位客人,其中自然有盾山。只是他问候盾山时生疏的表情,与客套的语调,无不令见者伤感。既然众人皆答应了帮盾山保守秘密,就没人敢多嘴拆穿他二人之间的关系。

    还有一个小小插曲,就是鲁班七号拜见黑母时说了一句:“你长得又黑又丑,我不爱和你玩。”

    这一句,彻底暴露了他隐藏在骨子里的孩童天性,也险些气炸了黑母。

    该说正事了,鲁班七号便讲述了自己被猛哥“掳”回金胜堂后,所见所闻的一切。

    ======

    “哈哈哈~”

    “哈哈哈~”

    回总舵这一路上,毛鱼儿与毛虾儿不停逗弄耷拉着脑袋与胳膊的小木偶人,嘻嘻哈哈乐不可支。

    猛哥生怕木偶人叫别人拿着弄坏了,竟然破天荒不辞辛劳地亲自扛着,好像就只有他能轻手轻脚,不弄坏任何东西。

    两个徒弟乐得清闲,跟在后面还能看见木偶人的脸,又何乐而不为?师徒三人就这样呼呼喝喝,打打闹闹地回到了总舵。

    金胜堂总舵位于东市后的升平坊,是一片占地足有一顷的围合式庭院。

    别看外面街道上商业气氛浓重,庭院内部的设计却山水楼台兼顾,不仅各处房屋规划合理,格调高雅,就连花园草圃的搭配也相当得到。这一切看起来都不似只知道舞刀弄枪,带着恶狗般的家丁奴仆欺行霸市的恶霸应有的修养。

    也难怪,金胜堂的前身虽为魂都会,重建魂都会,将其更名为金胜堂的却是肚子里装了不少墨水的阿宝。撇开恶劣的品行不说,这文化底蕴他还是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