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要上头条 > 第一千五百八十八章 坦坦荡荡的承认
    徐静初的照片,就是苏昱安排的。

    或者说,他是安排了一件事,让徐静初代劳,才有了这些照片。

    “整体还不错,不过这些木屋最好是可以更加密集一点,而且在布置的时候要注意安全,以及对群众演员的安全也要考虑。”

    苏昱看了照片后,如此说道。

    没错,这些照片,或者说照片里的场景,就是他拍电影需要用到的。

    苏昱接下来要拍的电影,就是需要一座山,以及密集的木屋或铁皮屋,来拍其中一场戏。

    在这个年头,想要找到这种场景,其实是不容易的。

    半山别墅多的是,但想要这么多密集的木屋或铁皮屋,在山中的话,那的确是不好找。

    而且,就算是可以找到,苏昱也不敢拿来用。

    因为,他要拍的这场戏,可是会毁掉这些木屋的,如果直接采用现成的话,那肯定会很麻烦的,这样的木屋,肯定是有人住的,要让那么多人同意是不容易的。

    除此之外,如果都是真实的木屋,毁掉的话,肯定会不容易,并且危险性也大大提高。

    因此,苏昱只能让徐静初去找一座合适的山,然后临时搭建起木屋和铁皮屋,质量并不需要多好,只需要看起来像模像样就行了。

    而专门为了拍电影而搭建,则是更容易拍出好效果来。

    比如,这些木屋怎么更好的倒塌,才看起来可以更加惊险壮观,以及对演员的保护,都是可以考虑进去的,完全是可以设计倒塌的方向,好保证拍戏时的安全性。

    “好,没有问题,我会跟道具组那边交代的。”徐静初回道。

    随后,徐静初又拿出一些照片,都是一些布景,让苏昱一一过目,这都是电影所需要的布景,现在则是提前准备好。

    徐静初问道:“你这次的电影又是很危险吗?”

    对于这次苏昱要拍的电影,徐静初还不清楚详细内容,可看到需要用到的布景和道具,她就猜到这次拍的电影,危险性又是不低的。

    “还好,只要注意一点,不会有生命危险,可能小伤小痛就少不了。”苏昱随口回道。

    这个回答,看似轻松,但徐静初觉得没有那么简单。

    以苏昱的性格,他这样回答,就让徐静初觉得电影的危险性还是很高的,至少是对普通人来说,是非常高的,只是他不在乎这种危险,或者是他自信于自己可以做到这种程度。

    当然,他只是对自己不是那么在乎,对其他人的话,还是非常谨慎的,轻易不会让其他演员涉险。

    一般都是,危险的事情,苏昱是直接做,而没有危险的时候,才会给其他演员尝试。

    徐静初建议道:“我觉得有时候降低一些难度,可能也不会太影响电影的质量。”

    对于徐静初来说,她当然是很希望苏昱的电影越来越好,越精彩那是最好的,可她也不希望苏昱为了拍好电影,而多次涉险,每次为了电影,都做那么危险的动作,这也是她所不愿意看到的。

    因此,在有危险的情况下,徐静初还是希望苏昱可以优先考虑自身的安危,而不是为了拍好电影,而不顾自己的安全。

    “没事,我是有分寸的,我也是很怕死的人,可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苏昱笑道。

    对于这话,徐静初可不相信。

    苏昱说自己怕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常常挂在嘴上。

    可每次他这样说,都是要做十分危险的事情,越是说自己很怕死,做的事情就是一件比一件危险,这让徐静初都很无语了。

    因此,当苏昱说自己怕死的时候,徐静初根本不会相信,也不可能会放心。

    而事实上,苏昱的确是挺拍死的,死过一次的人,往往都会非常珍惜自己的小命,他也是不会例外的。

    只不过,他的怕死,跟其他人有些不一样而已。

    或者说,其他人认为认为很危险的事情,在苏昱这里,其实并没有什么危险,而是可以轻易做到的事情。

    如此一来,他才可以不停的做这些事情,而被众人视为不停的作死。

    因此,苏昱在徐静初等人,就营造出了一种他不怕死的性格,跟他嘴上所说的很怕死,完全是相反的。

    但没有办法,他又不能在徐静初等人面前,表现出自己有异于常人的体质,根本不会有危险,也就没有办法解释清楚,从而也就被视为喜欢作死又不怕死的人,这也是没有办法的。

    接下来,苏昱对电影布景,又进行了一些特别的交代。

    而后,他又交代道:“这段时间,道具组那边经常加班,给他们多发一些奖金,还有速度要跟上,但更要注意安全,我们这边虽然很急,但还是不能忽视了安全。”

    “放心吧,安全保障肯定会到位,每天都会有专人监督,不可能会为了赶工就忽视了员工的安全,奖金方面也不用担心,我们现在的加班费最少都是三倍。”徐静初回道。

    随后,徐静初又说道:“我已经和几个负责人对接过了,一切顺利的话,在你演唱会都结束后,电影就可以马上开工了。”

    “很好,就多劳你费心了。”

    徐静初摇了摇头,说:“我这边倒是不辛苦,只是你撑得住吗?一个人要做那么多事情,其实你是可以放慢下来,公司已经是度过了最困难的时期,没有必要让自己那么辛苦了。”

    “不,我这么做是为了自己,一些个人原因,让我不得不抓紧时间,而且我也不觉得这样做很辛苦。”苏昱解释道。

    关于这种事情,他从来都不会不承认。

    明明是为了自己,才拼命坐这些事情,苏昱可不会说成是为了公司才做那么多事情。

    没有必要,他并不希望通过这种手段,来往自己的脸上贴金,哪怕他知道自己就算这样说,也没有人会怀疑,可他还是不想这么做。

    苏昱做那么多事情,都是为了获得更多的爆点值,而发展新潮流传媒公司,只是顺带而已。

    就算没有新潮流传媒公司,他也一样会这样做。

    所以,苏昱是不会为了自己,偏偏还把自己说成那么伟大,说是为了公司,他并不会做出这么厚颜无耻的事情。

    更何况,他也从不觉得这种事情,有什么不好承认的。

    为了自己,就是为了自己,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又有什么不好承认的。

    反而是自己明明没有这样想过,还硬说自己是为了公司,苏昱觉得这样才是最丢脸的,这才是真正的难以启齿。

    因此,他现在可以堂堂正正,说出自己是为了个人原因,才会做那么多事情,而不会说自己是为了公司。

    这或许,也是一种原则,或者是一种生活态度。

    坦坦荡荡,一点都不虚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