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重生家中宝 > 第一千八百一十三章 搬家了
    田嘉志在后面噗嗤就笑了:“可不是吗,也不知道随了谁了,你说这毛病。”

    李红旗茫然的看着几个人,好像自己说错话了,可错哪了,真的没明白。

    朱小四回头看看田嘉志,聪明人,不用多想就悟了,他二哥肯定不是看脸的。

    话说她二嫂看脸行事也不是一次了,原来不光自己知道。

    李红旗再次看看这三人,你说这不是说错话了吗。李红旗还是很自信的,自家媳妇要是看脸的,他肯定比现在地位高。

    他二舅哥要是看脸,当初他也不会被揍成猪头。

    那就一个了,对着田野一张脸,不太好看:“我说不是说你呢,二嫂你信吗。”

    田野:“你说我也没事,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错了吗。”

    哥两都看着田野,反正没觉得你对了,就是了。不过要说错,那倒也不至于,那不是还看上了他二哥了吗。至少大方向绝对是没错的。

    李红旗被这哥两的眼神弄得云里雾里一脑袋水呢,他怎么感觉,自己跟人家隔着一层窗户呢。不明白呀。

    进门就又是这么一个场景,李红旗三人挨个看了一边:“不是在说我吧。说的什么呀”

    朱小四:“没有,没有,我们再说别的呢。对了,爸妈刚才说家里盐没了,让我买家去点。我要先走了,你陪着二哥二嫂这边说话吧。”

    李红旗哪愿意呀,他肯定是陪着夫人的呀,对着大舅哥好心情那还能存在吗:“我陪你一块去。”

    说着人两口子就走人了。跑的倒是挺快的。

    田嘉志看着两人背影:“出息。”这两字绝对是说妹夫没出息的,就知道追着妹子后面跑。

    说真的,看着朱小四,朱小三,田嘉志找到点血脉亲情。再想到朱家老两口子,人都有老的时候,朱铁柱,朱大娘那样的人,哎,就一个感触,做人留后路呀,不能把事情做绝了。

    最后谁能落到什么地步,真不是自己能预料的。朱铁柱两口子要是想到朱老大会成今天这样,估计肯定不这么养孩子。

    田野没那么多感怀,朱家的事,她也没那么多的想法:“走吧,都走了。”

    田嘉志:“一晃他们都大了,我都要忘记当年咱们怎么过来的了,好像也没怎么苦,能想起来额都是高兴的。”

    田野心说差点忘记,那就是还没有忘记呢。至于想起来的都是高兴的,田野估摸着田嘉志这是有心事放下朱家老两口子那点纠结的过去。

    可能是释然了吧,话说回来,朱家也就那样了,过得去过不去,作为儿女你不能不管?

    该做的事情做了,心里那点纠结,其实都是田嘉志自己心里的。

    田野:“不然你回家看看你爸妈去。”

    田嘉志斜眼看了田野一眼,那眼神都是再说你疯了。

    然后人就进屋了,田野眨眨眼,同样看着田嘉志的背影,所以自己想多了呀,这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小心眼,记仇。还不如自己呢。她多记仇的人呀,这不是都不怎么介意了吗。

    话说真的不介意吗,不过是从来都没在乎过朱家老两口子而已。

    从正月初五那天开始,好像都是绕着朱家转悠的,把人送回去了,这哥两心情还没缓开呢,朱铁柱又病了,折腾来折腾去的,回家盖房子,一件一件的就没闲下来过。

    田野估摸着朱家这边能消停点了。只要不搀和朱家两口子的时候,其实大家都是快乐的,心情没有那么沉闷。两孩子也没有那么多的小心翼翼。庆幸孩子没在朱家那样的环境长大。

    村里盖房子那是很速度的,又有朱铁柱那样一个人盯着,朱大娘恨不得人工人,一会不闲着,最好连喝水的时间都没有,赶紧的把房子给盖起来。

    说真的没见过这样的东家。人干活的都愿意,赶紧给这两口子把房子盖起来,走人,再也不想同这样的人打交到了。逼疯了呀。

    你跟他讲不通道理,胡搅蛮缠的闹腾的头疼。

    所以朱家的消息来的比田野想象中的快多了,一个月人都搬进去新房子了。

    田嘉志都有点傻眼,晚上同朱小三通电话的时候:“你说爸给你打电话,都搬家了呀。”

    朱小三:“嗯,昨天给我打的电话,说是都搬进去了,屋子敞亮着呢。让我别操心了,是不是真的呀,二哥呀,你找人问问,是不是爸妈怕花钱,房子盖一半,就不盖了呀。”

    不然哪有这么迅速呀。那可是盖房子,不是搭鸡窝随随便便找几个瓦片挡上就成。

    田嘉志一脑门的官司,比朱小三还蒙圈呢:“你放心吧,爸妈不是那样的人。回头我找人问问,顶多也就是没按照你说的盖。房子盖得简单点。”

    那速度也太快了。不得收拾收拾,晒晒屋子什么的呀,哥两眉头皱的老紧了。

    说两句闲话,田嘉志就把电话撂了。他得去打听打听。

    牛大娘他们最近都在省城,盯着田花的肚子呢,电话打到田大队长家里也没人接呀。

    田野回来的时候,看着田嘉志眉头皱的那样,苦大仇深的。

    田野倒杯水过去:“干嘛呢。工作不顺利呀。”

    田嘉志接过水杯,里面飘着不知道的什么玩意,反正在家里喝水的时候都有。也不知道都是什么功用,让田嘉志说,他媳妇肯定被老大夫忽悠了,反正都家里有,喝吧:“没有的事情,你做什么去了。”

    田野看着田嘉志喝着自己泡的东西,心里也高兴,这人也不问问什么东西,给什么吃什么。不过倒是省了自己解释。挺好的。这玩意她在空间里面倒腾出来的,看着不错,喝着也挺好。

    田野叹口气,满脸的无奈呀:“田花这不是要生了吗,我跟着田大队长家婶子那边陪着去了,你是不知道,孙二老板又疯了,恨不得把认识的人都给请家里去陪着他媳妇。”

    田嘉志点点头,给个肯定的回答:“那是疯了。”自从他们家田花怀孕开始,这位孙二老板好像就没正常过呢。

    用一句话可以形容,自从得了精神病,一直很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