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美利坚财富人生 > 第一千五百四十八章 赞美这一天
    “哦,你可看见,透过一线曙光,我们对着什么,发出欢呼的声浪?

    谁的阔条明星,冒着一夜炮火,依然迎风招展,在我军碉堡上?

    。。。。。。”

    碧昂丝的歌声充满了穿透力,简直能刺透耳鼓一般,一首美国国歌被她演唱的无比动听。

    啊。。。噢。。。。

    演唱结束,24万人的欢呼声响彻国会大厦上空,安迪鼓着掌,看着前面观海和小飞鞋拥抱的画面,不自觉的转头看向平台下,欢腾的人群中高举的几个广告牌。

    其中一个尤为显眼,上面画着两只鞋向小飞鞋扔去,写着:“错误的最后终结”!

    想到之前他出场是,全场民众几乎对他用尽了全部贬义象声词,说他是今天最惨的政客也不为过。

    与之相比的,则是观海享受到的巨星般的待遇。不到现场,你根本无法想象他在美国有多么火爆,其人气足以令今天到场的所有美国政客嫉妒。

    就职典礼结束,观海一家人和小飞鞋夫妇转身走会国会大厦中。

    “亲爱的,我们也走吧,外面太冷了。”安迪伸手揽住已经被他逼着穿上羽绒服,带上带有毛线球的针织毛线帽子的的伊凡娜柔声说道。

    “嗯。”伊凡娜笑道很幸福,虽然羽绒服和毛线帽打破了她的时尚,但是却无比温暖,周围的名流政要都向两人投来善意的微笑,紧紧的挽着安迪的左臂,跟着人群移动,向国会大厦内走去。

    接下来,将是国会大厦的雕塑厅举行的官方午餐,除了最高法院法官,观海的内阁成员,来访的各国领导人,最主要的还是新总统答谢他的盟友和支持者们,更有200名受邀贵宾。

    “小飞鞋,略显落寞啊。。。”

    伊凡娜紧紧挽着安迪的胳膊,依偎着,压低声音,柔声感叹道。

    “凭心而论,他的这8年跌跌撞撞也算有惊无险地走了下来。只是公众对他的评价越来越低。百年不遇的经济危机在最后成就了我们的新总统,也让美国人彻底的抛弃了他。

    无论傻子也好,刽子手也罢,亦或是伟大可爱,都已经结束了,对我来说,他是个幽默,不错的长者。”安迪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和伊凡娜对视着,说出了自己的观感。

    “咯咯,媒体报道,说他为了一会儿登上直升飞机离开国会大厦的回头挥手动作考虑练习了很久,确实挺可爱的。”

    “呵呵,他天生是个心大的人。”安迪也是失笑摇头。“一会儿午餐的时候,多吃点,我们的新总统可是抠门到家了,官方午餐都要我们自掏腰包,还真是。。。”

    “呵呵,掌权了,花纳税人的钱悠着点,这是美德,也是约束。”伊凡娜自然听出了自家男人话里的嘲讽意味,笑靥如花的娇嗔道。

    “好吧,好吧,是美德,这1.5亿花的。。。”安迪挑挑眉,一副不跟抠门总统计较的阴阳怪气,让伊凡娜妩媚的白了他一眼,不过嘴角上扬的弧度,怎么看都像是认同自己男人的吐槽。

    安迪和伊凡娜步入地处僻静的餐厅,看到餐厅中已经坐定了不少的宾客,餐厅布置也深具“林肯色彩”,无论是林肯主题的油画,还是复制了林肯餐具,观海算是跟林肯飙上了。

    安迪和伊凡娜两人脸上带着从容优雅的微笑,在侍者的带领下向自己的位置走去,一路上不时对冲他们两人报以微笑的宾客回以微笑示意。

    等走到预定餐桌前,安迪和伊凡娜都是微微一愣,竟然是和老史密斯夫妇和爱德华肯尼迪夫妇同桌,安迪和伊凡娜自然不敢怠慢,老史密斯和安迪奶奶欣慰的看着两人和肯尼迪夫妇贴面问候。

    欢声笑语的寒暄后,安迪帮伊凡娜脱掉身上的羽绒服,拉开餐椅,伺候着她坐下后,这才坐到了旁边,面带微笑的听着老史密斯和爱德华肯尼迪说笑闲聊。

    下午一点整,脸部笑僵,意气风发的观海带着神情中带着自豪神情的夫人步入餐厅,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谢谢。”

    “谢谢。。。”

    观海和每个就近的宾客握手,笑的合不拢嘴的说着谢谢,这个词应该是他这几天说的最多的一个了。

    “。。。在今天的耀眼闪光中,在这个冬天的空气中,一切皆可造就,一切从此开始。

    在悬崖的边缘,在酒杯的边缘,在极点——赞美那光明中的前行。”

    奥观海笑的无比灿烂,话音落下,高举香槟,在所有宾客的笑容掌声中,意气风发的提高声音说道:“赞美这一天!”

    “啪啪——”

    掌声过后,便是共举香槟,为各自的胜利和收获庆祝。

    等到餐前菜上桌后,安迪不由再次失笑,又一次拷贝林肯风格,食物以海鲜和块根类蔬菜为主。

    先上了一个海鲜锅,其中包括扇贝、虾和龙虾。主菜是‘烧美国野鸡和鸭’。布丁将是林肯最喜爱的苹果肉桂海绵蛋糕。。。

    嗯,有鸡鸭,有海鲜,有佐餐葡萄酒,菜肴够档次,确实是比吃汉堡强!

    “啧啧,从就职第一天起,抠门算计就开始了。”安迪撇了撇嘴,用微不可察的声音吐槽道。

    接着侍者送上了一种就职典礼特制曲线的加州香槟作为宾客向总统庆贺的用酒,今天的奥观海确实是风头无两,他几乎和在场的每一个宾客握手碰杯,倒也有天朝喜宴的感觉。

    “亲爱的,你怎么了——”

    欢声笑语中,一声突兀的惶恐惊呼声,让餐厅为之一静,纷纷把目光投向了声音的出处,而此时安迪的那一桌上的众人都已经站了起来,面露惊疑紧张,肯尼迪夫人更是面露惊恐,方寸大乱看着已经被安迪搂在怀里,伸手托着下巴,浑身不断抽搐的爱德华肯尼迪。

    呼啦一下,众人都围了上来,奥观海面露震惊,面色凝重的快步上前。

    “叫医生,别靠近,保持足够的空间,是癫痫。。。”

    安迪没有犹豫,一边把还在痉挛中,现年76岁,已故总统肯尼迪的弟弟,肯尼迪家族第二代男丁独苗,也是民主党资深参议员的爱德华肯尼迪放在地毯上平躺。

    “夫人,看看他嘴里有没有食物,有的话清理一下,没有,请托住他下巴,以防咬到舌头。。。”

    安迪冲慌神的肯尼迪夫人说道,接着毫不迟疑的把爱德华肯尼迪的领带一下拉开,把他的衬衣扣子解开,让他保持呼吸顺畅。

    “没有食物。。。”

    听到答案,安迪急忙把爱德华转至侧卧,把头偏向一侧,看向依然慌乱无措的肯尼迪夫人,安迪露出一个安抚的微笑说道:“放心吧,夫人,肯尼迪先生会没事的,医生马上就到。”

    “谢谢,谢谢你,孩子。”肯尼迪夫人看到安迪那自信的笑容,本来慌乱的心绪被安迪镇定的表情所感染,十分感激的说道。

    “爱德华,怎么样了?”

    安迪还没来得急开口回应,奥观海就面露焦急的上前蹲下边询问,边看向依然还在痉挛的爱德华肯尼迪。

    “癫痫发作,他此时毫无感觉。。。”

    “医生来了,让让,医生来了。。。”

    面色凝重,带着担忧神情的所有宾客都让开道路,医生和抬着担架的护士快步跑来进来。

    安迪把位置让给了赶来的医生,让医生给肯尼迪检查,并把一些症状和自己的处理方式跟医生说了一遍。

    “先生,您的应急治疗措施很科学,也很及时。”医生边快速检查着病人的情况和测试神智,边开口肯定了安迪的癫痫急救措施。

    “那就好。。。”

    “谢谢你,孩子。”肯尼迪夫人看到医生来了,也是稍微松了口气,听到医生的话,她神情感激的握着安迪的手,再次感谢道。

    “夫人,您太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安迪面带和煦微笑,反握住有些因为担忧惊慌而稍显颤抖的肯尼迪夫人冰凉的手掌,给与她一丝安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