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

    这是一个由五个最为人多势众的村子,因为土地和利益的分配不均,导致村子农民没有土地耕种,而引发的大规模村级械斗。

    每一次大型械斗,都有可能引起两个,三个,甚至四个村落的全体斗殴,所有人赤膊上阵,相爱相杀。

    据说上一次的第三次村落械斗,是参与人数最为庞大的,除了四大村子一齐上阵以外,还牵连上了一些小村落,比如雨忍村啊,雨忍村啊,雨忍村啊!

    据说在第三次村庄械斗中,大小村庄一共参与了有十多个,参战村民近乎有二十余万!

    啧啧啧,二十余万!好可怕啊!

    还他喵没有我大天朝一个县城人口多……

    ………………

    此时此刻,新的一天开始了,太阳冉冉升起,照耀着和往日里没有多少不同的温暖阳光。

    又夹杂着些许炽热。

    夏天,快到了。

    又到了可以光明正大的,观看大长腿和乃子的时节了。

    传说中的木叶三忍,狂鬼自来也如此想到。

    此时,他正坐在火影办公室的会客沙发上,脸上精神奕奕,但是却多少看的出来额头还有几分青肿。

    那是被打的。

    现任火影夫人,自来也最为自豪的弟子他媳妇打的。

    “我说水门啊,把鸣人交给我教导不好吗?你现在公务这么繁忙,怎么可能抽出时间教导鸣人?要我说,直接把鸣人交给我,不出三年,下一个你就又出现了!”

    自来也丝毫不顾自己脸上的青肿,信誓旦旦的说道。

    正在努力处理公务的现任火影,一头金发的波风水门从一大叠文件中抽身出来,看向自己这位老师的眼神中充满敬意,但这位实在有些不着调的老师,令他不由得很是苦恼。

    他将政务暂时放在一边,挠着头站了起来:“老师,鸣人交给你教导也不是不行……只不过,玖辛奈的打算是让鸣人就这样按照正常的忍者道路,从学校毕业之后,就直接编进忍者小队,一点一点历练。

    如果直接交给老师你,虽然肯定力量会成长的很快,但是老师,玖辛奈担心这样会拔苗助长。”

    波风水门简单的解释了一句,这就让原本一脸信心的自来也万分沮丧起来,但是却没有完全死心:

    “水门啊,你就不能硬气一次吗?事关鸣人的大事,怎么可以让玖辛奈这样决定了?你的意见呢?”

    看着有些怒气升腾的自来也,波风水门摊开了双手:“老师,玖辛奈的打算,我是认同的。鸣人的成绩一直吊车尾,虽然原因是什么,老师你是知道的,但是其他人不知道

    ——我不想让其他人,觉得我在用火影的权利,给鸣人开小灶。所以老师,先让鸣人就这样踏上属于他的忍者之路吧。”

    波风水门的话语,令自来也脸色沉重起来。

    木叶村里,现在看起来四季如春般温暖,但是其中的暗流从来不是一两句话说的清楚的。

    建村不过几十年,时间上也不过刚刚过去两三代人,一些从战国混乱时期带来的恩怨,可不会这么容易消除。

    这是以前便有的。

    木叶村发展到现在,情况只会变得更为复杂起来。

    各个古老相传的忍者家族还在喋喋不休的争吵着,但是他们不知道,在木叶忍者学校建立之后,数量日益增多的平民忍者,也同样在不满着权力被各个忍者家族被垄断。

    最初的代表者,便是出自平民之家,被三代收为徒弟的自来也。

    那是平民忍者一方已经开始崛起的苗子。

    而之后,便是波风水门。

    这位平民出生的火影大人,将平民忍者一方的权力,彻底推上了目前木叶的顶峰。

    为了维系村子内部的和平稳定,消除各方各面的争执和矛盾,波风水门为此努力了多少,自来也都是看得到的。

    也因此,他有些忧心的看着波风水门,拍了拍后者的肩膀:“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这些事情终究是小事,只要所有人还团结在火的意志下,就不会出大的纰漏。”

    “老师,我明白,我现在也在想办法,也有一些眉目了……”

    波风水门这般说着,又想起来了什么,脸上多出不少笑容:“不说这个了,还是说鸣人吧。

    老师,其实你也不需要这么担心的,鸣人现在的带队老师,他的实力我是认可的。”

    “哼。”

    自来也有些气哼哼,最后会是问了一句:“鸣人毕业之后,谁会做他的老师?如果是一些弱鸡,我可不会认同!”

    他沉声问道。

    波风水门毫不怀疑自来也这句话的真实性。

    因为种种原因,自来也没有结婚,而波风水门是从少年时期成为了后者的弟子,两人的关系说是师徒,更像是父子。

    而鸣人,更是自来也从一出生就一直看着长大的,其中的感情,可想而知。

    此时,自来也已经在心里打定主意,如果波风水门说出的人选不能让他满意的话,那么他一定要让后者知道什么叫做尊师重道!

    不过,波风水门说出的答案,令他无可反驳:

    “是卡卡西。”

    自来也重重点点头:“他啊……的确是除了我以外,最合适的人选了。”

    看着自家老师毫不犹豫的往自己脸上贴金,波风水门只能无奈的笑了笑。

    作为自来也弟子的弟子,徒孙一般存在的天才卡卡西,当然有这个资格,并且一脉相传之下——说不定比自来也更适合教导鸣人。

    当然,这个太打击老师积极性的猜测,也只能一直埋在波风水门心里了。

    他转过身走了两步,又坐回了火影位上,随手翻着一些文件,一边看,一边脸色微微凝重起来。

    “其实,老师,对于村子里面的事情,我并不是太担心,我有足够的能力和力量将村子里面的隐患抹除,现在的些许波澜,只是我不想要掀起太多的杀戮而已……

    说起来,我最担心的……还是关于异人的事情……那些来去无踪的异人,老师你有探查到什么消息吗?”

    听到波风水门的问题,自来也面色也阴沉起来,带着几分前所未有的沉重。

    “你让我一直在追查关于异人的事情,我也努力的找了,但是结局并不理想……”

    自来也沉声回道:“三天前我刚刚回到木叶,就碰上了鸣人的事情,因为事情不算紧急,就没有和你第一时间交代。

    不过你老师我可没有偷懒,我之前大半年的时间都耗费在了忍界各个地方的探询上!

    最后,在雾隐村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三个月前,异人可能出现在雾隐村边部,但是最后还是下落不明,至于其他的事情,雾隐村捂的太紧,没法探查!”

    “那个女人的独裁之地……这样的地方,也害怕泄露什么秘密吗?”

    波风水门脸上有些讶然,顿了顿,继续问道:“那么老师,三个月前出现的异人,有没有做出什么事情?

    比如说——像一年前,偷盗我们村里的封印之书这样的事情?”

    说这句话的时候,波风水门声音很是细微,因为这件事情,哪怕在木叶村知道的都不超过两位数,是当之无愧的s级机密!

    自来也微微眯眼,嘴角露出一抹傲然。

    他左右看看,凑到了波风水门耳朵边,带着几分好笑的说道:“照美冥以为她捂的很严实,但是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藏的干净?

    根据我得到的情报,在那些异人消失之后,一并消失的……还有那七把刀中的一把,具体是哪一把,这个就不清楚了。”

    波风水门瞳孔微微放大,最后重重吐出一口气,缓缓说道:“雾隐村这一次,面子是丢大了。”

    雾隐七把刀,刀主没有刀重要,更没有后者象征意义大,那七把刀,代表着的是雾隐村的脸面。

    而现在,连代表着雾隐村脸面的七把刀都没了一把,岂止是丢面子,连实力,也减少了三分!

    毕竟,到底是那七把刀成就了七人众,还是七人众成就了那七把刀的威名,其他村子心里都有一杆秤。

    顿了顿,波风水门又说道:“那些异人,这些年来,似乎是出现的越来越频繁,也越来越猖狂了一些……”

    自来也微微收敛,面色沉重的点了点头。

    他左右看了一眼,探过头,声音极为细微的说道:“还有一件事情,可能比雾隐村的事情还重要。”

    “什么事情?”

    波风水门眉头一皱,自来也这般姿态,可不多见。

    这说明——恐怕真的有极其重大且令人担忧的事情。

    不由得,波风水门一颗心提了起来。

    自来也轻声说道:“是雨忍村……我路过了雨忍村一次,没有深入,但是我得到了一个消息,半藏,可能已经死了。”

    波风水门眼睛骤然收缩。

    雨忍村的雨影半藏

    木叶村的三代火影猿飞日斩

    岩隐村的三代土影两天秤大野木

    这是代表了一个时代的三位强者,也是第二次忍界大战以及三战的主要人物——甚至可以说是幕后推手。

    波风水门作为从三战中成长起来的火影,对这一点更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而现在,三位老一辈的最强者之一,被称为半神的半藏,死了?

    波风水门深呼一口气,语气异常凝重的问道:“是异人干的?”

    他语气有些沉甸甸:“如果真是那些异人干的……那么以前的一些推断都可以推翻了!”

    自来也很快的摇了摇头:“从我目前收到的一些消息,应该不是异人,但是也不能确定。”

    “不确定?为什么,老师,如果半藏真的死了,没有了半藏的雨忍村,怎么可能阻止你的探查?”

    波风水门有些讶然。

    闻言,自来也苦笑不已:“你太高看我了。”

    他略略正色,回道:“半藏,可能已经死了。而我没有更进一步的原因是,雨忍村现在还有其他的强大忍者,而且警惕心极重。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没有深入调查,毕竟我的任务是调查异人,不是调查雨忍村。”

    波风水门微微点头:“老师,您做的很对,如果雨忍村的半藏真的死了,哪怕他已经衰老,能够杀死他的强者也不可小觑,老师你没有贸然探查,是最佳的选择!”

    自来也苦笑以对,最后还是摇摇头:“但是我还是没有找到更多的,关于异人的讯息,水门,我让你失望了。”

    “老师,不必这样。”

    波风水门摇了摇头,语气深长道:“还是那些异人,太过神秘和隐蔽了……”

    自来也重重点头,没有反对。

    这一对师徒,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凝重气氛之中。

    无限空间能够进入本源世界偷鸡,时常性的以“任务”为渠道,盗窃本源之力。

    懵懂的世界意识显然不可能迅速反应过来,然后解决这个麻烦。

    但是本源世界的生灵,毫无疑问会因此产生一种因果性的联系。

    因为世界意志的好恶——本源世界的生灵,会对无限空间的契约者,抱有敌意。

    也就是所谓的:初始好感度是负数。

    但是广大契约者也不用担心自己的老底会被一眼看穿——不要太小看,无限空间对空间契约者的防护。

    至少,在没有动手之前,给你一个普通人的身份还是没有问题的。

    而经历了不止一个冥木空间洗劫的火影世界,连剧情发展都受到了如此重大的偏差,自然不可能会对契约者陌生。

    就像波风水门所说的那样,后者称前者为:异人。

    异人:怪异之人,也可以直接理解为敌人。

    就像字面意义上所说的,如果发现了异人的踪迹,哪怕是波风水门这样的大好人,也会痛下杀手。

    因为在方方面面的影响下,后者会对出现在面前的契约者,先天性的认定为坏人——甚至是危害村子的人。

    如果是前者,那么说不定还有活路。

    如果是后者,那肯定是死路一条。

    这是波风水门,身为火影的自觉。

    “村子里上一次出现异人,还是一年前封印之书险些被盗的时候,可见这些异人的猖獗,但是我绝对不相信,村子里除此之外就没有异人了。”

    波风水门幽幽说道:“那些异人,在没有特殊行为之前,和普通村民几乎一般无二,实在是防不胜防。”

    自来也微微点头:“这还只是我们木叶,其他村子不可能没有。可惜他们一个个都捂着,根本不说,如果能够共享一下情报,就好了。”

    自来也有些叹息额说道。

    他当然知道自己这个想法也终究只是一个想法。

    如果五大村能够好好的坐在一起商量事情,不是在做梦,就是世界要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