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从巨人城废墟开始的探险 > 280洗……白?(下)
    “逃避?”

    威廉三世先是一愣,然后就有些失笑起来:“逃避?这两天,有人跟我说过杜克卡奥现在这个时间段离开诺克萨斯,有无数种不可告人的阴谋,但是将这说成是为了逃避的,你还是第一个!

    锐雯,你怎么有的这样的想法?”

    锐雯没有笑,而是固执的摇了摇头:“陛下,大将军阁下到底抱有怎样的目的,没有人能够清楚,恐怕连大将军自己也认不清自己。

    但是末将认为,在那无数种目的中,或许是潜意识,或许是不自觉的自以为然,是有着这样的客观打算的。”

    锐雯说到这,看了眼威廉三世,见后者沉着张脸,却没有反对的意思,便继续说道:

    “陛下,在所有人包括以前的我眼中,大将军阁下都是一位冷酷无情的人,他残忍而又暴戾,嗜杀并且藐视一切,但是却又有着一种偏执狂一般的理智,将一切又都处理的井井有条,以至于所有人都为之惊慌不已。

    陛下,末将以前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在前些年,末将厌倦了战场上剥夺其他人的生命,想要离开战场的时候,大将军阁下找到了末将,虽然没有丝毫的安慰,却让末将感想到了很多很多。

    大将军那次对末将说,生命,值得尊敬,但是战场上的生命,却是消耗品。想要改变这一切,可以选择不对外开战,也可以选择……统一一切,建立一个没有敌人,自然也就没有战场厮杀的世界……

    陛下,不瞒您说,当时末将觉得大将军阁下挺傻的……”

    “是啊……挺傻的……”威廉三世微微沉默,最后也感叹着说道,有些以为不明。

    他没有,也不准备告诉锐雯——这句话,是他年轻时候曾经和杜克卡奥一起讨论过的。

    只是随着他的年老,身为普通人的他,已经将这个想法抛弃,并且将其认定为不可能的狂想……

    而杜克卡奥,这个用战士的方式成就英雄之基,然后又超越英雄之力,迈向伟大的战士,居然还有着这样可笑的想法?

    老朋友,我现在应该是自己惭愧不已呢,还是在心里,说你一声幼稚无知?

    锐雯没有太清楚威廉三世话语中的意思,于是继续说道:

    “在之后,就是末将被无数流言蜚语和诋毁中,回到诺克萨斯了,在陛下您令末将任职于守卫军团的时候,在交接职务的那一天,大将军阁下对末将说,我在这个职务上会做的比他更出色。还说,有什么不了解的事情,可以让末将去找他。

    陛下……我觉得,大将军阁下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末将可以更好的保护陛下您的安全,毕竟大将军阁下,一年到头,十之八九的时间都是在边境和战场里度过的……”

    “是吗……”威廉三世眸子里显出几许回忆,最后又摇摇头,想要忘却了去,然后尽量平静着声音,说道:“继续说下去吧。”

    锐雯虽然有些粗枝大条,但是却不是全然不知。

    她察觉到了威廉三世情绪上有些不对劲,抿了抿嘴唇,又继续说道:

    “在那之后,大将军阁下在我的印象里,就已经不再是过往的冷漠。末将觉得,大将军阁下可能只是看起来比较冷漠,真实起来,其实是一位很好相处的人,只是所有的温暖,都隐藏在他心里,没有直说而已。

    在那之后,末将曾经去过几次大将军的府邸,也见过那位同样被流言蜚语所裹挟的,被诅咒的少女……”

    “卡西奥佩娅吗?”

    “是的,陛下,就是卡西奥佩娅。虽然仅仅只是几次,但是大将军阁下那不善于表示自己关心孩子的行为举动,末将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很是好笑。

    大将军阁下,只是看起来很冷漠,又不善于言辞,浑身又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才导致了现在这样的境况……”

    威廉三世听到这里,眸子里莫名的回忆稍稍散去,失笑起来:“你这样的想法,那些死在杜克卡奥手里的生灵,可不会接受。”

    他轻轻摇了摇头:“还是头一次听到这么新奇的说法,锐雯,继续说下去吧。关于,你是怎么得出,杜克卡奥是在逃避,这个谁都不相信的说法的缘由。”

    他摇着头,一副莫名,但是锐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感觉陛下……似乎那淡定的表情下,有些期翼?

    她没有多想,继续说着:“末将年岁略少,在末将加入军队的时候,陛下和大将军阁下在战场上一起驰骋的时代已经过去。但是大将军和陛下在战场上的传说,那立下的功勋,从未减弱过分毫。

    所以,联想到陛下和大将军阁下当年一起奋战的情谊,末将认为,大将军阁下,是在逃避……”

    “诺克萨斯到底隐藏着怎样的隐患,末将才疏学浅,粗人一个,看不出来,只知道似乎是这些年来的声势浩大,引来了无数敌视的目光。

    似乎所有人都在诉说着陛下您已经年迈的事实,所以他们萌生了一些微妙的想法。”

    “你也觉得,诺克萨斯要毁于一旦?或者说?它在我手中崛起,又在我的手中,毁于一旦?”威廉三世,轻声问道。

    锐雯摇了摇头:“陛下。这些末将不知道,但是末将在如何看不清形势,也知道一个事实,诺克萨斯这颗参天巨树想要倒下去,很难很难,但是陛下您倒下去,很容易很容易……”

    这般大逆不道的话语,老约翰都不敢说出来,但是锐雯却很是耿直的说了个通透。

    威廉三世笑了笑,知道锐雯说话直白的他,从没有动怒,而且微微低下了头,掩饰着眼中的复杂。

    “继续说。”他轻轻说道。

    锐雯点头应是:“所以,陛下,或许是大势所趋,也有可能是被家族的一切所裹挟着,大将军阁下在您年老之后,已经不能在如同您年轻的时候一样,在和您站在一起。但是他同样不愿意落井下石。

    在冰冷的外壳包裹下的,是大将军阁下的为难。

    因此,在随便找到一个借口之后,大将军阁下便离开了诺克萨斯,为了不用亲眼见证陛下您的……未来。”

    锐雯语气沉重的,说完了最后一句话,然后便深深的低下了头。

    屋子里陷入了久久的静默,锐雯并没有抬头,也就没有看见威廉三世最后重重的闭上了眼睛,在闭上之前,眼中有点点晶莹闪烁着。

    最后,威廉三世睁开眸子,尽是漠然。

    “这是你自己个人所想像的,没有丝毫说服力的臆想罢了,锐雯,个人臆想,就留着自己去幻想,不要说出来,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了。”

    他冷酷无情的说道,带着些许告诫。

    “是,陛下。”锐雯低着头。

    威廉三世点点头。面无表情的站起身子,朝着门外走去:“说了一通,差点忘了正事。锐雯,陪我去见几个客人,我这把老骨头,可没打算安安稳稳的躺进棺材里!”

    “是,陛下。”

    锐雯恭敬称是,这才抬起头来,看着威廉三世的背影,微微一愣。

    威廉三世因为天赋所限,虽然一生征战无数,但是却没有突破属于英雄领域,也因此迎来了他的暮年——这也是一切的灾厄起始。

    这些事情锐雯是知道的,以前不觉得,就没有多想,现在这一抬头,锐雯突的有些发现,这位老人是这般的萧索,尽显老态……

    她心里叹了口气,跟了上去。

    …………

    PS:为杜克卡奥洗了一波,我知道,你们有不少人尊称这位大将军为岳父大人,嘿嘿……

    PS2:符文之地的世界观其实很庞大,随随便便都能写出无数故事。原本应该是能够成长到魔兽那种层次的,可惜s7的再一次失望,令一切都又凉了三分。这本书写英雄联盟世界观,是我对英雄联盟的热爱,虽然订阅喜人,但是我会坚持下去的,至少……下本书换个类型,顶多在借鉴一下几位英雄人物。

    真的,订阅极其喜人。

    PS3:洗了一波……为毛感觉从锐雯嘴里说出来,一股基情满满的味道?肯定是我的错觉(认真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