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从巨人城废墟开始的探险 > 126穿梭、偷渡、荒村
    牵引门内的空间景象,是一种怪异死寂的扭曲模样,伴随着无数漩涡和气泡一般的东西,向内里落去,反正瞅了一眼,洛叶就感觉头晕目眩,无法直视,也一样东西都认不出来。

    当进入那牵引门的时候,一种失重感扑面而来,当然,更重要的是那无处不在的排斥感。

    若非是死死的抓住了有熊乃大的后腰,抱着死了也不能撒手的信念,洛叶感觉自己当时就得被那无处不在的冲击流给击飞出去。

    有熊乃大却不是这般,他进入牵引门以后,居然脑袋一歪,直接睡过头去。

    那血色兽牙浮现在他的额头,照射出一抹灵光,笼罩在了有熊乃大身上,然后向那怪异而又扭曲黑暗的牵引门深处飞去。

    但是好巧不巧的,那灵光只照射了有熊乃大一个人身上,半分没有落在洛叶身上。

    洛叶勉强伸出手,接触到了那灵光分毫,发现接触到的地方,居然一片清爽的样子,没有了半分负担。

    “居然这么差别待遇……”

    洛叶唯有苦笑以对,却没有丝毫应对的办法。

    从后面看了眼熟睡过去的有熊乃大,洛叶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有熊乃大似乎个头小了一圈?

    他不是很确定。

    因为他脑子现在晕的厉害。

    不知道是不是迟来的,还是因为他灵魂方面和有熊乃大不同,总之,在有熊乃大进了牵引门,倒头就睡了之后,他现在也感觉浑身上下充满了困顿感。

    只是,他还是努力坚持着清醒,不愿意睡去——或者说,不敢睡去。

    那仿佛来自灵魂冲击一般的眩晕,让他的坚持变得愈加脆弱。

    “不要松手!死也不能松手!”

    他眼皮愈加打鼓,仿佛闭上了再也睁不开。

    他喃喃两句,最后,眼睛彻底闭上。

    他和有熊乃大,仿佛大海之中的一叶扁舟,在那扭曲怪诞的空间中变得是那么脆弱。

    不,没有有熊乃大,后者在那血色兽牙灵光照耀下,虽然身单力薄,却又稳如泰山。

    而洛叶,却真的称得上是无根浮萍一般。

    虽然他沉睡之前死死记着,要抓紧有熊乃大,但是,随着他的睡去,这一切都渐渐缓去……

    这个怪异之所的排斥感,似乎随着时间的延长,变得愈加强烈,甚至,渐渐带来了几分危险,周围的压迫和一些若隐若无的恐怖气息,渐渐浮现。

    就在洛叶如同狂风暴雨中的一片落叶,马上就要被这无尽天灾吞噬,他也无法自救的时候,他体内,一抹光亮渐渐展现。

    上一次,是面对那马上要吞噬洛叶全身的幽灵病毒时候……

    …………

    昏昏欲睡之间,洛叶突然感觉周围环境一变,状态化作了半梦半醒。

    他不想睡,但是身体的自然转变,并不以他的意志作为转移。

    偶然间的一个激灵,并不能让他醒转过来,但是却能让他迷迷糊糊的睁下眼睛。

    而眼神中闪烁的一切景象,他也不知道到底是幻想,又或是真实。

    或许也仅仅只是单纯的在做梦?

    他眼睛睁开过数次,也或许没有睁开。

    他好像看见了一位无头巨人,举着巨斧仰天长啸。

    又似乎瞅见了一头全身冒着熊熊火焰的巨大狐狸,在夜幕中惊鸿狂奔。

    恍惚之间,一颗长着老人笑脸一般的老柳树,在他眼前一闪而过。

    最后的最后,他似乎看见了一位,扛着一根无比巨大的擎天柱的老人,在烈日炎炎下艰难前进。

    那老人似乎发现了什么,转过头,那沧桑的脸庞,对着不知道在何处的他,笑了一下。

    之后他再一次彻底闭上了眼,全身仿佛被海水浸泡,但是却又不需要呼吸,就这么慢慢度过。

    他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现实,什么又是真实,什么,又只是他凭空幻想出的景象。

    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感觉着,自己手中的触感,似乎也有了几分不同。

    最后,他似乎思考了太多太多,疲惫下来,然后沉睡下去。

    这一睡,就彻底没了思绪能力。

    睡昏过头了。

    …………

    大荒世界,贫困而又生机勃勃。

    它沟通许多世界,时常有异世界生物降临,哪怕位面大战,千多年前,还刚刚打完一场。

    据说,那场大战,最后的结果是对方那位,被称作“星虫女皇”的至高领袖,被人皇直接闯进基地,手中三板斧刚施展完两斧子,就已经将女皇劈成了无数碎末。

    这些,离有熊乃大生活的小部落还太远。

    有熊部落生活拮据,在其他大部落已经渐渐开启了贸易时代的时候,他们还保存着以往的生活态度。

    这是族里智者坚持的。

    这一任的族长大人曾经想过学习一下其他部落的“先进生活方式”,然后当时就被三位智者大人给三拐杖往头上打了三个大包。

    三位智者大人,是有熊部落最德高望重的存在,也似乎有些异常的古板。

    他们曾说:

    人皇是一步步从艰险中走出来的!

    部落民众们信了,族长大人挠挠头,也信了。

    部落的人们,还穿着原始的兽皮衣,有些则是穿着名为‘麻’的衣服,据说是从南边一个大部落传来的东西,有着异样的魅力……虽然有熊氏的成员没感觉出来就是了。

    不过男人们不需要这个。

    他们觉得,这麻衣单薄的历害,根本不能带来兽皮的防御力。

    男耕女织?

    不存在的!

    部落的男人们白天出去围杀凶兽,磨练武艺,强健身躯,女人们则采摘灵果,构建灵泉,圈养灵兽,无一不知,无一不精!

    只是最近族长大人有些惆怅。

    因为他家那瓜娃子,又是好久没回来了。

    “别的世界有这么好玩吗?一个两个抢着去?等你们锻炼好身体,我带你去打猎去不是更好?”族长大人很是郁闷。

    忘了说,有熊乃大他爸,就是这位族长大人。

    村子中央那颗大柳树下,稀稀落落做着几位老人,其中那瞎了一只眼的,是那三位智者之一。

    其他几位老人都是部落里常年累月战斗下,幸存至今的真正战士!

    一个半大不大的丫头片子,趴在瞎子智者膝上,嘟囔许久,突然问道:“智者爷爷,我大哥什么时候回来啊?”

    那瞎了一只眼的瞎子智者摸着她的羊角辫,剩下的独眼露出几抹沧桑,看着那丫头,手一抬,指着远处一个不起眼的祭坛:

    “看,那不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