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五十三章铁剑依然在
    (宇宙锋是一出戏,也是一把剑,很出名的,哪里中二了,委屈……大家自己搜索吧,我这里就不拿资料占字数了。另外这个章节名以前应该用过,不是大道就是别的书,但确实用在这章很合适,所以就继续用了。)

    ……

    ……

    上下四方曰宇,往古来今曰宙。

    一剑能斩断时间与空间,方可称为宇宙锋。

    这个名字实在是霸道至极。

    静园里的人们很吃惊,卓如岁更是震惊无语。

    所有青山弟子都知道井九这把铁剑的故事。

    当年适越峰莫仙师走到了修行生涯的尽头,决意剑归青山。

    他在峰间抄录了百余年的典籍,境界并不如何高,名声亦不显,按道理来说,只会在青山里留下一抹淡淡的哀思,便会渐渐被人遗忘。但当他来到云行峰外的时候,恰好遇着了一群刚刚加入内门的新弟子,井九就在其间。

    当时井九不知为何忽然问了一句:你的剑怎么样?

    莫仙师说道自己也很久没用过了,言语里隐有憾意。

    井九说要不然我试试?

    ……

    ……

    井九决定继承那把剑。

    在青山里的很多人看来,这是很异想天开的事情,因为莫仙师把那把黑铁剑放在了剑峰很高的地方。

    而且那把铁剑很普通,没有什么特殊。

    井九做出这个决定,是因为那把铁剑很宽大,可以很舒服地坐在上面,而且他觉得这把剑既然像莫师侄一样为青山默默奉献了一辈子,也应该有绽放光采的一天。

    为了这把铁剑,井九走上剑峰,在那里遇到了很多事情,比如赵腊月与这把铁剑,然后便到了今天。

    这把铁剑真的很普通,不要说与青山九峰的主剑相比,便是两忘峰弟子们的飞剑也要远胜于它。

    没有人知道后来在铁剑上发生的事情。

    梅会道战,被困雪原深处,寒意侵骨,井九燃烧剑元,把铁剑当成了火把,照亮洞里,也温暖了天蚕茧里的白早,等于是淬炼了六年。镇魔狱里,铁剑沉进碧潭,被剧毒无比的潭水浸泡了整整三年,要知道那可是苍龙的胃。

    最关键的是,铁剑很多时候都被井九系在背上,时刻被他的剑意蕴养,早已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只是烧融的剑身表面与被毒液腐蚀而成的痕迹,就像泥土般裹住了铁剑的真身,它还需要一个合适的时机,才能真正的展露锋芒。

    就在今天,麒麟的重击落在了铁剑的剑身上。

    那道来自远古、最为纯正的神威击碎了剑垢,如点睛之笔一般,让它醒了过来。

    清冷空寂的宇宙锋,就此现于世间。

    ……

    ……

    卓如岁看着地面,心情始终无法平静。宇宙锋能够破开麒麟的神体,能够正面承受麒麟的威压,表现的极为不凡,必然是仙剑品阶,日后随着井九在修道界里不断向上,说不定会成为一把绝世名剑!

    自己当初是怎么说的?……这剑不行……丑剑……有什么用……

    小师叔说的对,哪里是这剑不行,还是自己的眼光不行。

    这个时候,他再次听到了麒麟的声音。

    “这剑……确实不错。”

    麒麟看着井九手里的宇宙锋,神情漠然说道:“但如果人死了,留着一把剑有什么用?”

    卓如岁忽然想起了适越峰的那位莫师叔。他现在连那位师叔的名字都忘记了,但他相信,随着宇宙锋现于世间,那位师叔的名字一定会被很多人再次记起,直到很多年后。

    他看着麒麟在地面的影子,认真说道:“不,哪怕人死了,只要剑还留着,那就都在。”

    青山剑修死去之前,往往会选择剑归青山。

    其后自有后辈弟子承剑,让那把剑再次大放光彩。

    代代传承的是剑,也是道统,更是青山的精神。

    剑就是青山的精神。

    只要剑在,青山就在。

    ……

    ……

    白猫蹲在远处的殿檐上,盯着静园里的画面,幽冷的眼眸里满是羡慕,心想顾清的运气真好。

    离开青山的时候,井九决定让顾清当以后的掌门,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想给顾清换把好剑,现在剑就来了。

    麒麟与井九弄出如此大的动静,自然惊动了果成寺里很多僧人,殿宇里禅音不断,大阵即将启动,只是所有人都关注着静园那边,没有人发现蹲在檐角上的它。

    “如果你真想弄死麒麟,为何不在静园里,却来这里蹲着?”

    一道声音在白猫身后响起。

    不知何时,一位容颜清秀的年轻僧人来到了成华殿的檐上,就在它的身边坐了下来。

    白猫瞥了这名年轻僧人一眼,眼里满是嘲弄的神情,心想如果我在那里,今天这场架还怎么打起来?

    年轻僧人认真说道:“但麒麟现在知道你在这里。”

    “喵?你觉得那头畸鹿会罢手吗?当然不会,云梦山里的那些丑东西脾气都大,就算不敢当着这么多人面杀了井九,也得弄他一下。依我判断,傻鹿想的是重伤井九,然后让他被仙箓反噬,这样就不用背锅。”

    “如此说来,倒是个好想法。”

    “喵?”白猫很是轻蔑,觉得你太不了解井九这个人了:“那家伙最是阴险狡诈,有谁能阴得了他?除了本大人,肯定还藏着别的后手,说不定便要整死这头长鹿。”

    年轻僧人的脸上现出一抹笑意,问道:“那你为什么不去帮忙?”

    “我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青山镇守怎么能与那些晚辈一道去合击,如果稍后麒麟真被井九阴成重伤,我倒不妨偷袭一下,如果再像镇魔狱的时候那样,我可真受不了了。”

    白猫想着死在自己眼前的那条苍龙,满含遗憾地喵了一声。

    它忽然觉得有些不对,为何自己要想这么多,要与你说这些?

    它再次转身望向那名年轻僧人,这一次转的很慢,就像是被寒风冻僵了似的。

    “你还是不要出手了,我们青山可丢不起那人。”

    年轻僧人走到它的身边坐下,右手很自然地落在它的头顶,然后从头到尾摸了一把。

    他的动作很是熟练,仿佛摸过数百年一般。

    被摸过的猫毛一般都会平顺些,但这时候相反,白猫浑身上下的毛都炸开了,在寒风里不停飘舞,看着就像是一朵快要被风吹散的蒲公英。

    炸毛意味着愤怒,是战斗的前兆,更多的时候则是因为恐惧。

    白猫的眼里满是惊恐的神情,眼瞳缩小成极小的黑米粒,如果不仔细看根本无法看清楚。

    它明明可以一爪就挠死身边这个年轻僧人,但……怎么敢?

    就像当年在碧湖峰,它明明可以轻松地拍死井九,也没有出手。

    只是瞬间,白猫的脑海里出现了无数句世间最污秽的脏话,根本都无法以文字写出来。

    因为它的精神快要崩溃了。

    但即便如此,它还是非常注意地把那些脏话都落在了自己与命运的身上,不敢有半点沾惹那位年轻僧人。

    青山镇守白鬼,向来以凶残著称,连掌门真人都不在意,但在世间总还是会有畏惧的对象。

    在那种时候,它比谁的胆子都小。

    它真正怕的,就是那对师兄弟。

    更准确来说,它最害怕的是师兄。因为师兄比师弟更能杀,更敢杀,更阴险,更狼狈,更冷酷,更残忍,更聪慧,更算无遗策,更妙到毫巅,更千秋不败,更遇挫愈强,更风度翩翩,更气宇轩昂,更……

    “风度翩翩这个词不错,虽然我没有他好看,但总要比他那张死人脸灵动些。”

    年轻僧人自然便是阴三。

    他微笑说道:“不过你也不用想这么多来讨好我,我现在境界真的很差,你可以试着杀了我。”

    如果猫会哭的话,刘阿大这时候绝对已经泪流成河。

    这对师兄弟重生以后,第一次见它时,说的话都是一样的。

    它这时候终于完全确定,几年前在那几张纸上闻到的……原来就是真人的味道。

    真香。

    它轻轻地喵了两声,蹭了蹭阴三的脚,满脸讨好。

    “这里真是个看戏的好地方。”

    阴三看着山那边远处的静园,脸上露出一抹微笑。

    寒风吹拂着僧衣,飘舞不停,然后送来乡村里爆竹与腊肉的味道。

    故事还没有结束。

    今天才刚刚开始。

    ……

    ……

    静园里一片死寂。

    所有人都在等着麒麟的第三击。

    那把名为宇宙锋的剑,被井九握在手里,但是依然没人看好他。

    生命层次之间的差距,只能靠境界弥补,游野中境的人类修行者,永远不可能是一只元婴期麒麟的对手。

    无比浓郁的威压从麒麟的身上散发而出,笼罩着整座静园。

    石板缝里那棵野草紧贴着地面,再也无法站起,慢慢被压碎成粉。

    渡海僧神情凝重,再次挥袖散出禅意,把麒麟的威压隔绝在外,避免奚一云几名年轻弟子直接受到重伤。

    境界深厚如他,想要隔绝麒麟的威压,都有些困难,很难想象井九如何自处。

    井九没有等着麒麟的第三击。

    他再次选择主动出击。

    清冷空寂的宇宙锋,破开威压,穿过已经变得粘稠无数倍的空气,来到麒麟的身前。

    高速的磨擦带起明亮的光线,竟似乎燃烧一般,清冷空寂的意味顿时变得暴烈起来,其间还隐藏着一抹诡异的凶险。

    宇宙锋带起的光焰,把麒麟的脸照耀的无比清楚。

    那些皮肤下面如盘根错节老藤般的筋脉,看着异常丑陋,那两道角看着异常恐怖。

    麒麟觉得这把剑确实有些意思,却并不如何在意。

    受到威压的影响,井九的这一剑明显比先前那剑要慢了很多。

    然而就在他准备抓住井九的剑,然后直接轰杀对方的时候,那把剑却在他的眼前消失了。

    擦的一声轻响,然后是无数声轻响。

    麒麟的衣服上出现无数细微的裂口。

    他的耳垂上出现一道很小的血口。

    他的鼻翼与唇角上也分别出现一道极小的血口。

    每道口子里都有一滴血珠正在渗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