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大道朝天 > 第一百二十七章问死
    何公公的陛下只有一位。

    少年皇帝很清楚这点,带着无尽的幽怨说道:“我是养不熟的狼崽子,那你呢?”

    何霑伸手替他把被角掖好,没有说话。

    少年皇帝喘息着说道:“我敬你多年,就如真的叔父,但……还是软不了你的心肠,你根本就没想过让我活到成年……是啊……就像宫外那些人说的一样,你会杀了我,再换个新的小皇帝,等他再大些,又会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死去,到时候你再挑一个小皇帝,反正……反正……皇族小孩子多。”

    何霑说道:“挑小孩子来当皇帝是很麻烦的事情,并非我愿意。”

    少年皇帝不知道从哪里生出一道力气,愤怒地喊道:“但那样你就可以永远当皇帝!”

    何霑沉默了会儿,说道:“你错了,我之所以要杀你不是因为我想当皇帝,而是因为你不认你的父亲。”

    少年皇帝声音渐低,喃喃说道:“但我本来就不是先帝的儿子……我甚至都没有见过他几面。”

    “你没有错,但他是我的朋友,你不肯当他的儿子,他就会绝后。”

    何霑说道:“我只好再给他挑一个愿意当他儿子的皇帝。”

    少年皇帝忽然吃吃地笑出声来,显得有些癫狂,说道:“是不是你生不了,才会如此在意这件事?”

    何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头,说道:“好好休息。”

    ……

    ……

    少年皇帝死了,在睡梦里平静地离去,没有承受任何痛苦。

    朝廷也没有发生任何动荡,民间甚至没有生出多少议论,河间府稍微有些不稳的迹象,便很快被镇压。

    直到这时候,朝廷里的官员与宫里的某些人才真正明白,何公公对这个国家的掌控力度究竟有多么强大。

    很多人接着想起了与何公公有关的那些传闻。

    何公公不喝酒,不求美食,不在意奢华享受,不下棋,不痴山色,不贪湖光,没有任何爱好。

    他每天凌晨起床,很晚才入寝,据说最多只睡两个时辰,那么他的时间都用在了哪里?

    只有缉事厂的亲信知道,何公公练功是多么的勤奋,处理朝政又是多么的勤勉,而且每天读书学习不倦。

    看书学习的目的是为了能够尽快提升境界实力,加强处理国政的能力。

    至于那些阴谋诡计或者说深谋远虑,都属于琢磨人、对付人的范畴,对经验丰富的何公公来说用不了什么精神。

    辞旧便要迎新,皇位不可能空悬,另立新君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有资格商议此事的只有两个人。

    安静的元宫里。

    太后看着何霑,脸色苍白说道:“你究竟想做什么?当皇帝吗?你真想夺了先皇留下的江山?”

    她嫁给先帝后,一直没有儿女,这几年带着少年皇帝在宫里学习,在朝上听政,难免有些感情。

    何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说道:“挑个小点的,最好还没有记事。”

    太后厉声说道:“不管挑谁都与你无关!这件事情你休想再动一根手指!”

    何霑平静说道:“何必如此警惕我?”

    太后盯着他的眼睛,带着强烈的恨意,咬牙说道:“你已经害死了两个皇帝,难道还想害死第三个?”

    听到了这句话,何霑沉默了很久,说道:“原来在你心里,他一直是我害死的。”

    太后说道:“难道不是?”

    何霑说道:“当年黑衣人杀我,我重伤不醒,只能躺在你的寝宫里,那时候你为何没有动手?”

    太后转头望向窗外,没有说话。

    何霑忽然上前,伸手转过她的脸,盯着她的眼睛说道:“你害怕我?”

    太后惊怒喝道:“你要做什么?”

    何霑面无表情说道:“回答我的问题。”

    太后冷笑说道:“你一个阉人,弑君弄权,乱宫干政,哀家在这宫里,朝不保夕,如何能不怕你?”

    何霑摇头说道:“不,你之所以怕我,是因为你想要杀我。”

    太后身体微僵。

    何霑松开手指,望向窗外的夜宫,说道:“你知道你已经暗中收服了几位将军,我知道你与咸阳城那边一直有来往,我知道你在齐国那边安排后路,我还知道当年在你宫里治伤的时候,你亲自熬的药里下了慢毒。”

    太后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

    “滴水可以穿石,滴毒可以杀人,但那样太慢,而且太累。”

    何霑看着夜空里被星光照亮的云,叹息说道:“这样活着,真的很累。”

    太后眼里出现绝望的神情,说道:“所以你准备让我去死。”

    “你想多了,我答应过陛下护你一世,只不过现在看来已经没有必要。”

    何霑说道:“但我还是想告诉你,当年我给陛下亲手熬的那些药里……没有毒。”

    说完这句话,他向着殿外走去。

    看着他的背影,太后忽然生出一种极其复杂的情绪,喊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何霑停下脚步,没有转身,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有些累,好像已经很多年没有好好睡一觉了。”

    在星光的照耀下,云朵镶着一道清楚的银边,黑色大氅的表面也是如此。

    在数十名太监高手的拱卫下,何霑向皇城外走去,靴子踏在冰冷的石板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就如他此时的心情。

    在虚假的幻境里看到真实,那是每个问道者的修行目标。

    何霑却看到了不一样的画面。

    他看到的是,哪怕在真实的世界里依然没有真实。

    一切都无意义。

    他终于明白了井九为何没有把楚国交给自己,为何姨要自己去果成寺。

    因为他总有一天会看到这些。

    ……

    ……

    “原来我是一个天生的僧人。”

    在某个清静的酒楼上,何霑临栏听风,提壶饮酒,喃喃自语。

    桌下堆着十余个酒壶。

    酒楼内外,包括不远处的街巷里,到处都是太监高手与缇骑。

    所有人都感觉到公公今天的情绪有些问题,不然自我管理如此严格的他,怎么会如此滥饮?

    何公公的情绪不好,赵国便可能有事,天下便会有麻烦。

    这让众人很紧张,禁军与城门司甚至军部方面都已经做好了准备。

    夺宫,或者向秦国发兵。

    “去把那个人带过来。”何霑忽然说道。

    几名下属对视一眼,脸色有些奇怪,心想就是这样?

    公公终于要见那个人了?

    那个人究竟有何重要?

    在缉事厂里有很多秘密,也有很多奇怪的事。

    最让官员们想不明白的是一名修行者,叫做姜瑞。

    缉事厂有个专门的部门负责监视、控制此人,已经持续多年,甚至听说从缉事厂初建那个部门便存在,但缉事厂官员们怎么看,那个人也极其普通,没有任何值得警惕的地方,花这么多的钱与精神在上面,还不如直接杀了。

    那名叫做姜瑞的修行者,现在是鹿山郡某个宗派的客卿长老,离都城的距离不远,以缉事厂的能力、再加上数十年时间的监视准备,很轻松地便把此人制服,然后连夜带回了都城。

    当姜瑞被押上酒楼,跪在地上的时候,何霑还在喝酒,只不过桌下的酒壶已经变成了三十几个,如山般堆着。

    “来了?”何霑看着姜瑞说道。

    他的语气很淡然,就像时常见面的朋友。

    姜瑞这些年还算顺利,靠着修行天赋与钻营的本事,成功做了一家宗派的客卿,正想着能通过什么途径去都城里寻找机会,结果今夜宗主忽然翻脸,宗派里的弟子们一涌而上,然后把他交给一群黑衣人,押来了都城。

    在路上的时候,他震惊不安,猜想了无数种可能,却想不到任何线索,是什么厉害人物要对付自己。

    听着那声招呼,他鼓起勇气抬起头来,看到了一张完全陌生的脸,怔了怔后,赶紧谦卑问道:“敢请教大人名讳?不知寻我这个山野之人有何事?”

    在他想来,这位身着锦衣的中年阴柔男子,能够让宗派如此听话,必然是都城里的大人物,但没有立刻杀死自己,应该是有用得着自己的地方,比如用自己去暗杀朝中的对头之类。

    “原来你什么都忘了。”

    何霑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那这样吧,我给你讲个故事。”

    那个故事从真实世界里的很多年前开始,两个颇有天赋的散修在某个山谷外相遇,吃了一条烤鱼……

    很多年后,他们一起进了青天鉴,开始问道。

    ……

    ……

    姜瑞早已忘记那些前尘往事,听的震惊无语,喃喃说道:“您是说,我们并非这个世界的人?”

    何霑说道:“是的,对这个世界里的人来说,我们就是谪入凡尘的仙人。”

    “我是仙人?”

    姜瑞觉得好生不可思议,想着自己在这个世界里的艰难与辛苦,更是生出无限感慨,当然还有更多的狂喜。

    他深深呼吸数次,才稍微平静了些,问道:“那你现在是?”

    何霑说道:“我在皇宫里办事,姓何,你可能听说过我。”

    姜瑞再次震惊,甚至比前面更加震惊,因为何公公的名声实在是太大了!

    “你居然是何公公!这怎么可能?”

    “对对对,你说我们是仙人,那我们当然应该这般厉害。”

    “不对啊,既然我们是同伴,你为何以前没来找我?”

    姜瑞越想越乱,于是也越说越乱。

    “不着急,你会慢慢想起来所有事。”

    何霑扔掉手里的酒壶,拿起雪白的毛巾擦了擦手,说道:“只是我不确定你愿不愿意想起来那些事。”

    ……

    ……

    养母被杀死。

    被人贩子到处卖,无数次的毒打。

    被阉入宫,在宫里艰难求存,不知遇着多少痛苦。

    那些事,何霑从来都没有忘记,所以姜瑞也必须记起。

    没有过多长时间,姜瑞想起了那些事,脸色瞬间苍白。

    迷失在红尘里的人,最痛苦的时候,不是糊涂地死去,而是醒来面对真实的那一刻。

    “原来……你还活着……你居然进了宫……原来,你就是何公公。”

    姜瑞想要解释当年的事情,嘴唇动了动,却终究说不出任何话来。

    何霑用毛巾把自己踩脏的凳子擦干净然后坐下,看着跪在地上的姜瑞,问道:“你喜欢怎么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