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穿梭时空的侠客 > 第824章拓拔月儿
    拓拔族的族人,见陈浩手段如此狠辣,哪里敢再说什么不中听的话,连忙说道:“我们不敢,不敢......”

    “哼,暂且相信你们!”陈浩对他们说道:“既然你们成为了我大隋的子民,那朕便不会亏待你们,朕这便为你们解除掉你们亲人所遭受的厄难。”

    “谢隋皇隆恩。”拓拔一族无不大喜。

    他们投降陈浩也不全是贪生怕死,大部分都是为了帮自己的亲人解决掉身上的厄难,毕竟父母、丈夫、妻子、儿女,总要比部落更亲近。

    为了国家、族群,而牺牲掉至亲的,古今也没有几个,不能拿圣人的标准来要求他们。

    陈浩对他们说道:“你们先将手中的族人放到地下。”

    拓拔族人对陈浩言听计从,陈浩刚说完,他们便把怀中的兔子放到了地上。

    陈浩自储物空间取出了一掌黄色符箓,口中念动了几句咒语,那黄色符箓便燃烧了起来,随着符箓的燃烧,点点星光自符箓上浮现而出,并朝着地上的兔子身上飘去。

    待这张符箓被燃尽之事,符箓内飘荡而出的星光已落在了每一只兔子的身上。

    拓拔一族的族人们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脚下兔子,每个人的眼睛里都透着一股子渴望。

    片刻之后,地上的兔子身上金光大放,此过程约莫持续了三五分钟,而后所有的兔子都化成了人形,有老者、有年轻人、亦有妇女儿童,拓跋部落一下子多出了数百人......

    “爹啊!”

    “儿子!”

    “康儿......”

    一时间,整个拓拔部落,都沸腾了起来。

    唯一不高兴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死了最大支持者的张烈,还有一个自然是死了族叔的拓跋玉儿。

    张烈强忍着不让泪水留下来,他心里恨透了陈浩,心中发誓,迟早有一天要取下陈浩的项上人头,来为那老者报仇雪恨。可惜的是他想的太多了,陈浩又岂会给他这种机会!

    拓跋玉儿则一直在哭泣,她心中也恨陈浩,但她却明白这种恨无济于事,没什么用,对陈浩又不会造成什么伤害。

    而且,陈浩完全有能力诛杀他们全族,可是他却只杀了一个,留下了其他的人,还帮他们解决了族内的厄难,这可是很大的恩惠了!

    陈浩对他们拓拔一族,有仇也有恩,而且恩惠要比仇恨大的多,毕竟这是杀一人而救一族,因此拓跋玉儿心里很矛盾,她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面对陈浩。

    独孤宁珂他们只是看着,并没有多说什么,一向性格乐观的陈靖仇,倒是一脸的悲伤,对拓拔族那位老者的遭遇感同身受,他总觉得,他师父陈辅,是不是也会遭遇老者这种下场。

    陈浩缓步走到了拓跋玉儿身旁,低声喊道:“玉儿姑娘......”

    陈浩还未说完,拓跋玉儿便抢先说道:“多谢隋皇帮我们解决厄难,我们拓拔一族感激不尽,你若是想要神农鼎的话,我现在便带你去拿。”

    陈浩却是摇了摇头,道:“玉儿姑娘说错了,朕是想要神农鼎,但不是现在,朕只是想对玉儿姑娘说,朕帮你们解决的只是小部分的厄难,厄难的源头并没有解决掉。”

    “厄难的源头?“拓跋玉儿请求道:“还请隋皇帮我们解决掉厄难的源头。”

    陈浩笑了笑,道:“厄难的源头,其实就在你们拓拔一族的后山之中,红红姑娘对此事一清二楚。”

    “红红?”拓跋玉儿先是一愣,随后目光朝着红红方才所在的位置看去,可是红红此时却不在那里了。

    拓跋玉儿旋即目光看向旁边,想要找寻红红,可是搜寻了一圈并未发现红红。

    陈浩笑道:“别看了,她已经跑了。”

    “难道厄难的源头真的与红红有关?”拓跋玉儿有些不相信,红红可是和她一起长大闺蜜,二人情同姐妹。

    陈浩道:“咱们先去后山,你去了便知道了。”

    “好......好,我去!”拓拔玉儿声音有些颤抖。

    “走吧!”陈浩随手一挥,脚下白云再次浮现而出,将小雪等人唤上来之后,载着他们前往了后山。

    虽然陈浩并未来过这里,但是他神识扫视间,很轻易的便发现了兔妖的藏身之地。

    待飞到一处山洞前时,陈浩驱使着白云落了下来,对拓跋玉儿说道:“红红,就在里面,你进去了便能知道一切。”

    拓跋玉儿点了点头,直接走进了山洞,可是走了数丈之后,她便停下了,因为前方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屏障,挡住了她前行的路。

    见到这种情况,走在拓跋玉儿后面的陈浩并指如剑,指向了那黑色屏障,紧接着一道青色光线自他指尖射出,他往下挥动了一下,那屏障便被划成了两半,随后消失不见。

    屏幕消失后,众人便看到了洞内的一切,这个山洞很大,足有数百丈,里面最多的就是冰块,就像是一个大型的冰窖。

    除了冰块之外,还有一个数米大小的水池,在那池子旁边还有几个被蚕茧包裹住的人。

    “拓跋锋。”

    “拓跋邻。”

    “......”

    拓拔玉儿一眼便认出了蚕茧中的人,这几个人都是拓拔一族的族人。

    “你们怎么了,你们快醒醒啊!”拓跋玉儿走上前去,呼唤他们几个,但无论怎么呼唤都叫不醒他们,她只得看向陈浩,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浩指着旁边的池子说道:“你且看这水池。”

    他这么一说,不只是拓跋玉儿,其他人也都看向了这池子。

    这山洞内温度非常低,按理说池子里面的水应该结冰了才对,可是水池里的水,并没有半点结冰的迹象。

    陈浩随手一挥,一道青光被其打入了池内,片刻后,便见到池中竟浮出一名女子,她半身浸在赤水之中,身上尸斑点点,显然死了很久了。

    见到这女子后,拓跋玉儿整个人都懵住了,这池子里的女人竟是她的姐姐!

    张烈也同样懵逼,他和妻子分别并不是太久,他走的时候妻子还好好的,这才半个月不到,妻子竟然去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