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穿梭时空的侠客 > 第497章杨康
    穆易交代之后,等了一会,只听人丛中一些混混贫嘴取笑,又对那少女评头品足,却无人敢下场动手,抬头望望天,眼见铅云低压,北风更劲,自言自语:“看来转眼有一场大雪。唉,那日也是这样的天色......”

    穆易转身拔起旗杆,正要把“比武招亲”的锦旗卷起,忽然人丛中东西两边同时有人喝道:“且慢!”两个人一齐窜入圈子。

    众人一看,不禁轰然大笑起来。原来东边进来的是个肥胖的老者,满脸浓髯,胡子大半斑白,年纪少说也有五十来岁。

    西边来的更是好笑,竟是个光头和尚,郭靖本能的皱了下眉头,在陈浩的教育下,他本就对和尚无好感,此时这和尚居然贪图美色破戒参加比武招亲,让郭靖更瞧不起佛教的僧人了。

    那胖子对众人喝道:“笑甚么?他比武招亲,我尚未娶妻,难道我比不得?”那和尚嬉皮笑脸的道:“老公公,你就算胜了,这样花一般的闺女,叫她一过门就做寡妇么?”

    那胖子怒道:“那么你来干甚么?”

    和尚道:“得了这样美貌的妻子,我和尚马上还俗。”

    众人更是大笑起来,那少女脸呈怒色,柳眉双竖,脱下刚刚穿上的披风,就要上前动手。

    穆易拉了女儿一把,叫她稍安毋躁,随手又把旗杆插入地下。这边和尚和胖子争着要先和少女比武,你一言,我一语,已自闹得不可开交,旁观的闲汉笑着起哄:“你哥儿俩先比一比吧,谁赢了谁上!”

    和尚道:“好,老公公,咱俩玩玩!”说着呼的就是一拳。那胖子侧头避开,回打一拳。

    郭靖见那和尚使的是少林罗汉拳,胖子使的是五行拳,都是外门功夫,不屑的笑了笑,心说这二人的功夫比那穆易都差远了。

    果然,片刻后印证了他的看法,见两人动起手来,穆易走到两人身旁,朗声说道:“两位住手,这里是京师之地,不可抡刀动枪。”

    那两人杀得性起,哪来理他?穆易忽地欺身而进,飞脚把和尚手中戒刀踢得脱手,顺手抓住了铁鞭鞭头,一扯一夺,那胖子把捏不住,只得松手。穆易将铁鞭重重掷在地下。和尚与胖子不敢多话,各自拾起兵刃,钻入人丛而去。

    众人轰笑声中,忽听得鸾铃响动,数十名健仆拥着一个少年公子驰马而来。那公子见了“比武招亲”的锦旗,向那少女打量了几眼,微微一笑,下马走进人丛,向少女道:“比武招亲的可是这位姑娘吗?”

    “咦,全真教的心法。”郭靖猛地朝那公子看去,心下暗自思量,莫非此人就是杨康?不过随即他又摇了下头,全真教乃是中原赫赫有名的门派,俗家弟子很多,中都有那么几位俗家弟子也很正常,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就是杨康呢!

    听见那少年公子发问,那少女红了脸转过头去,并不答话。

    穆易上前抱拳道:“在下姓穆,公子爷有何见教?”

    那公子道:“比武招亲的规矩怎么样?”穆易说了一遍。那公子道:“那我就来试试。”

    “他们两个倒挺合适的,实力也差不多。”郭靖见那少年公子年纪约在十七八岁左右,一身锦袍,服饰极是华贵,不输于他,心中暗暗想到。

    穆易抱拳陪笑道:“公子爷取笑了。”

    那公子道:“怎见得?”

    穆易道:“小人父女是江湖草莽,怎敢与公子爷放对?再说这不是寻常的赌胜较艺,事关小女终身大事,请公子爷见谅。”

    那公子望了红衣少女一眼,道:“你们比武招亲已有几日了?”

    穆易道:“经历七路,已有大半年了。”那公子奇道:“难道竟然无人胜得了她?这个我却不信了。”

    穆易微微一笑,说道:“想来武艺高强之人,不是已婚,就是不屑和小女动手。”

    那公子叫道:“来来来!我来试试。”缓步走到中场。

    穆易见他人品秀雅,丰神隽朗,心想:“这人若是个寻常人家的少年,倒也和我孩儿相配。但他是富贵公子,此处是金人的京师,他父兄就算不在朝中做官,也必是有财有势之人。我孩儿若是胜过了他,难免另有后患;要是被他得胜,我又怎能跟这等人家结亲?”便道:“小人父女是山野草莽之人,不敢与公子爷过招。咱们就此别过。”

    那公子笑道:“切磋武艺,点到为止,你放心,我决不打伤打痛你的姑娘便是。”

    穆易仍是有些犹豫,不知如何是好,且在这时,忽听有人说道:“穆大叔若是不放心的话,在下来做个见证人如何?”

    穆易一愣,便见一个身材挺拔,服饰光鲜的少年走进了圈中。

    这少年自然是郭靖,他闯荡江湖数年,人情世故看的通透,知道穆易心中的想法,觉得这一幕挺好玩,便站了出来,做个见证。

    “公子是?”穆易问道。

    “我啊,玄清教李修缘。”郭靖说着,自怀中取出了一柄折扇,倒是将平时李修缘的作风学得很相似。

    这是他的习惯,遇上那种喝花酒、去赌场偷偷赌博的事情就冒用李修缘的名字,反正那家伙放荡不羁,没有他不干的事,这次也习惯性的将李修缘的‘大名’报了出来。

    当然,李修缘也没少坑过他,就说上次用他的名字在青楼喝花酒忘给钱的事情,就气的郭靖差点没吐血!

    “玄清教?”

    玄清教这几年可谓是名扬四海,南方武林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在北方的名气亦是不小,在场的大多数人都听说过。

    当然玄清教在临安府之外的普通百姓眼中,也就和全真教一样,是天下间顶尖的武学门派而已,这都是陈浩隐藏了玄清教大部分实力的原因。

    “原来是玄清教的李公子,老汉失礼。”穆易冲郭靖抱拳道。

    那少年公子也冲郭靖点了下头,显然那玄清教的名声,这少年公子也是知道的。

    见少年公子反应平常,郭靖便觉得此人不是那杨康了,若是杨康的话,听到是玄清教来人,肯定不会如此反应。

    郭靖哪知道丘处机有多不靠谱,他不光没告诉杨康比武的事,甚至连人家的身世都没告诉过,你提前告诉杨康,让他提前有个思想准备也行啊!可人丘处机就是不告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