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穿梭时空的侠客 > 第14章我来自四百年后
    “既然不好看,那为何还看呢?”朱由检又道。

    陈浩两手一摊,道:“屋内没有可看的东西啊!”

    朱由检听后抚掌笑道:“有意思,有意思,倒是个有趣的人。”

    “我反倒觉得殿下更有趣,竟敢跟在下独自待在一间屋里见面,就不怕在下心生歹意?”陈浩轻抚着手中的绣春刀,他想试试朱由检的胆色。

    朱由检很是风轻云淡的说道:“本王胆子不大,本王的胆子来自于八杆指着你的火枪。”

    朱由检这话说的很有水平,一方面展示了自己的坦诚,另一方面又提醒了陈浩,你丫的最好不要动手,因为此刻有八杆火枪在你看不到的地方指着你的脑袋。

    咔咔咔咔......

    他话音方落,墙壁上霎时出现八个手掌大小的方框,每个框内都有一根火枪。

    陈浩下意识的倒退了两步,火枪这玩意可是能给他带来危险的物品。

    陈浩心中一凛,知道自己有些大意了,其实这也不能怪他,进屋的时候他仔细观察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实在是房屋内被建造的机关重重。

    见陈浩稍有慌乱,朱由检脸上浮起一丝微笑,几句话之间他就占了上风,他准备乘胜追击,一举攻克陈浩的心理。

    他道:“我很好奇,就通过郭真身上的一条小线索你就能猜到幕后之人是本王,这到底是你的推理水平高呢?还是你背后有着一个庞大的势力?”朱由检前面的话还很平静,后面的话极为严厉,宛若狂风暴雨。

    厉害!窥测人心的本事很强,短短几句话就占据先机!就是太过心急,三两句话之间就想解决问题,这是陈浩给朱由检的标签!若是在太平盛世肯定是个不错的明君!可惜生在了乱世!帝王除了有霸道,也要有宽阔的胸怀!

    “没有什么势力,因为我从一开始就知道是你!”

    陈浩回复了最初的镇定,方才看见火枪时他的确心慌了一下,但随即就反应了过来,有侠客系统的帮助,他完全可以在火枪还未发射时离开这方世界,既如此那还有什么可怕的!

    “哦,这到奇怪了,难道你是术士不成,能掐会算?那你还知道什么?”朱由检的语气很不爽,脸上却还是很平静,作为王爷这点涵养他还是有的。

    陈浩没有说话,而是看了看四处的火枪口,然后对朱由检笑了笑。

    朱由检自幼聪慧,自然看得懂陈浩的意思,他道:“你可以放心大胆的说,外面都是本王的死士。”

    “法不传六耳!”陈浩道。

    “好,本王就赌你不会伤害本王!”朱由检直直的盯了陈浩足有一分钟,随后便对外面吩咐道:“都退下,没有本王的命令谁都不许靠近。”

    “是!”

    朱由检一声令下,那八名卫士立刻撤走了。

    “你可以说了!”朱由检见卫士离开,便开口催促陈浩。

    “好,那在下就知无不言了。”陈浩道。

    “在下不光知道谋害皇上的是殿下,还知道皇上会在八月十一日驾崩,而你信王殿下将登基称帝,年号为崇祯,更是在三个月后诛灭了魏忠贤,以十六岁之龄,统管整个大明江山!”说到这里陈浩话音一顿,眼睛看向朱由检。

    “你是在编话本吗?竟敢如此戏弄本王!”朱由检脸色发黑,明显是快要忍不住脾气了。

    “是不是戏弄殿下,还请听完。”陈浩叹息了一声道:“殿下十六岁便身具帝王之风,可惜大明自万历后期开始便贪官污吏遍地,老百姓民不聊生,到了天启年间更是雪上加霜,流寇在中原纵横,建奴于关外肆虐,殿下接手这个烂摊子后兢兢业业,一刻也不敢怠慢,可惜最后李自成还是攻进了京城,而殿下吊死在了宫内的一棵老歪脖子树之上......”

    “你闭嘴,简直是一派胡言,你莫非以为朕是三岁的小孩子不成?”朱由检恼怒之极,看向陈浩的目光中满是杀气,毕竟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孩子,有这份忍耐力还算是不错了。

    陈浩这话搁谁身上都得生气,就好像大街上碰到个人,你上去就跟人说,你这人以后肯定会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的巅峰,可惜的是你以后还会阳痿......反正意思差不多!

    “是不是胡言乱语,还请殿下回答在下几个问题!”陈浩道。

    “你问!”朱由检极力忍住愤怒,若不是好奇心作祟他真想命令卫士将其乱枪打死。

    陈浩问道:“殿下谋杀皇上的目的是不是为了诛杀魏忠贤?”

    朱由检沉默了片刻,叹气道:“皇兄待魏忠贤甚厚,绝不会诛杀魏阉,唯有本王当上皇帝,才能诛杀魏阉、扫清寰宇、还天下百姓一个朗朗乾坤!”

    陈浩继续问道:“那扫平魏阉后,殿下是不是要重用东林党呢?”

    “东林党都是人中豪杰,是大明朝堂上的一股清流,本王自当重用。”说起东林党,朱由检言语中很是亲切。

    “那在下问最后一句,殿下谋害皇上是不是在东林党的支持之下做出的?”陈浩又道。

    朱由检脸色一冷,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呵呵!”陈浩轻笑了两声,道:“我猜殿下肯定和东林党合作了,只是不知殿下明不明白东林党为何非要诛杀魏忠贤?”

    “自然是为了还天下一片朗朗乾坤!”朱由检道。

    陈浩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道:“我看不尽然。”

    “那你有何高见?”朱由检突然觉得面前这人很可恨,先是胡说八道,之后又想挑拨他和东林党之间的关系,简直罪不容恕,但是他有些地方说的还挺有新意,且听他说完吧!少年往往都是比较有好奇心的。

    “殿下有没有查过江南的赋税,可知天启初年和现在的赋税有何不同。”陈浩有些答非所问。

    朱由检长袖一甩,道:“我当然看过,天启七年的江南赋税要比天启元年时多出数倍,可这些赋税本王宁可朝廷不要,这些赋税全都是魏忠贤欺压江南商户和善良士绅所得。”

    “这些都是东林党告诉殿下的吗?殿下岂不知偏听则暗吗?”陈浩阴恻恻的道,他恨不得杀光这些蛀虫,若不是不要脸的东林党,满清也没机会荼毒华夏。

    “何必用东林党告诉,本王也懂得体察民生。”朱由检有些底气不足。

    “既然殿下不想说东林党,那咱们换一个话题,殿下当上皇帝之后该如何治理大明呢?”陈浩无奈摇了下头,这崇祯是被东林党给洗脑了,于是乎他准备采取迂回策略,用后事各种新奇的说法来打动他。

    “本王不知,你教本王好了?”朱由检讥讽的说道,脸上的表情很是不屑,你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锦衣校尉,张口闭口国家大事,治理国家,你有那个资本吗?

    陈浩没在意朱由检的讥讽,而是摆出了一副诸葛孔明的架势,可惜缺了一把扇子,他道:“在下有三策助殿下中兴大明,再造永乐盛世。”

    朱由检差点没摔倒,心说这货还真是恬不知耻,你还想来个隆中对不成?

    “第一、练新军平乱世、第二、重商路开太平、第三、通海外强科技......”

    陈浩洋洋洒洒说了足有一个时辰,说的口沫横飞,唇干舌燥,他从明初一直说到明末,从士绅说到小民,从海内说道海外,将前世的看法和观点一股脑的说给了朱由检,他可是看过明朝那些事的人!!!

    “没有了?”

    待陈浩说完后,朱由检尚有些意犹未尽,初时朱由检只是当笑话听,但越听他越觉得有道理,每一条建议都有理有据,让他茅塞顿开,仿佛被重新树立了人生观,这人简直就是姜子牙在世,诸葛亮重生啊!

    “还请先生助我!”

    朱由检向陈浩深鞠了一躬,头都快触碰到了地面。

    “抱歉殿下,在下即将要离开了,殿下还是好好总结在下方才所说的建议吧!”陈浩直接拒绝了朱由检。

    “先生难道是怪罪小王适才的无理吗?”朱由检心急道,实在不愿放走他的‘诸葛孔明’!

    陈浩道:“在下没那么小气,而是在下来自未来,今日就要回去!”

    “未来?”朱由检无法理解陈浩的意思。

    陈浩淡淡一笑,道:“通俗点讲,就是我来自四百年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