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穿梭时空的侠客 > 第6章嚣张的凌云恺
    “召集人手!”

    沈炼表面不动声色,似不把此事放在心里,但其内心是激动的,前段时间千户陆文昭推荐他当副千户,如果将这件案子拿下,那副千户的职位就十拿九稳了。

    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作为心腹的殷澄自然会水涨船高,说不定也能升上一级呢,所以他显得比沈炼还高兴。

    “兄弟们,出去办差了。”

    随着殷澄一声喊,霎时间便从屋内走出二十余名锦衣卫。

    此时已是傍晚,大多数锦衣卫都下工回家了,剩下的锦衣卫都是值班的。

    见诸人以至,沈炼先是从他们身上扫过一遍,然后说道:“老齐和小刘看管卫所,其余人跟我去金陵楼。”

    说罢沈炼一马当先往外走去,殷澄和陈浩紧随其后,其他人也连忙迈步跟上。

    金陵楼是一座开在京城城南的酒楼,地属明时坊境内,规模算是中等酒楼,凭借着一手好吃的金陵菜在城南算是小有名气。

    当沈炼一行人到达金陵楼时,外面围了不少人在看热闹,但是当他们看到锦衣卫来了,登时便一哄而散。

    “小人五城兵马司捕快梁焕见过大人!”

    沈炼一行人刚要进入金陵楼,却见他们旁边走出了三名捕快。

    沈炼点了点头,道:“听殷澄说是你们通知锦衣卫的?”

    “是小人通知的,小人正在街上巡街听说发生了命案,小人立刻便赶到了此地。”说话的是那位叫做梁焕的捕快,其他二人则老老实实的站在其身后,梁焕脸色紧张,有些忐忑的说道:“当小人来到此地发现死者身份是一名公公后,便想马上通知锦衣卫,恰好遇到了殷小旗,现场的物品除了那位公公的腰牌,其它的我们没触碰过。”

    “好了,没你们的事了,你们离开吧!”沈炼挥了挥手道。

    “谢大人!”三人如释重负,对沈炼鞠躬示意后,便匆匆忙忙离开。

    五城兵马司平时也就负责治安、火禁及疏理泃渠街道等事,像这种牵连到东厂公公的大案他们自然不敢自作主张,只能由锦衣卫或东厂的番子来接手。

    “王军去镇抚司请仵作验尸,其他人跟我一起进去,记住不要破坏现场。”

    待五城兵马司的人走后,沈炼吩咐大家道。

    “是,大人!”

    众人齐声应答,然后便一起进入了金陵楼,沈炼和几名锦衣卫去检查死尸,其他人三五成群的搜寻金陵楼的各个房间角落。

    陈浩也装模作样的看了看现场,郭真被谁杀的他可是一清二楚。

    要说这郭真和沈炼还真是有些渊源,当年萨尔浒之战西路军几乎全军覆没,只活下来三个人,其中就有郭真、沈炼、还有一个是锦衣卫千户陆文昭。

    后来郭真成了司礼监的秉笔太监,负责营造司,陆文昭则成了锦衣卫千户,最差的沈炼也成了锦衣卫百户。

    这三人沈炼是最没有门路的,他最大的靠山也就是陆文昭了。

    而陆文昭和郭真则是信王朱由检的人,朱由检为了争夺皇位,安排郭真在督造天启皇帝的宝船时做下手脚,害的天启皇帝落水重病,事后怕走露风声,信王又安排北斋将郭真引至金陵楼让陆文昭、丁白缨师兄妹杀其灭口,随后又利用魏忠贤的势力杀了陆文昭和丁白缨!

    直白的说,绣春刀修罗战场就是由信王朱由检争夺皇位开始,到当上皇帝结束,沈炼在其中扮演的只不过是一只小虾米而已!

    “大人钱箱是空的,银子都没了!”

    这时殷澄从账房来到了沈炼旁边,陈浩也凑了过去。

    “原来是东厂的郭公公,难怪看着眼熟!”

    通过腰牌和长相对比沈炼认出了此人正是郭真,沈炼和郭真八年未见,沈炼能认出他更多的还是因为腰牌上的身份。

    “大人!”被沈炼安排去镇抚司衙门的王军,急急忙忙跑进来金陵楼。

    沈炼眉头微皱,他道:“不是让你去镇抚司衙门请仵作来验尸吗?”

    王军还未回答,殷澄不耐的打了他一拳,嚷道:“人呢?你倒是说话呀!”

    王军满腹委屈的道:“回大人的话,恕小的没用,叫衙门里值夜的总旗撞见了,他带了很多人说话就到!”

    “你!”殷澄攥住了王军的衣领,气急道:“让他们看到了,这事还能到咱们大人手上吗?这都半年了才赶上这么一个大案子!”说着殷澄打了一个嗝,嘴里传出了很大的酒气。

    “喝多了?”沈炼冷冷的道。

    “我......”殷澄很憋屈的摇了摇头。

    “总旗大人你不能进去!”

    就在这时沈炼和陈浩等人听到有人强闯金陵楼。

    “下官总旗凌云恺见过百户大人。”

    守在门口的锦衣卫没能挡住来人,片刻的功夫闯门的人就走了进来,当先一人穿着锦衣总旗的服饰,在他身后跟着二三十名锦衣卫,领头之人倒也懂得尊卑,见到沈炼就连忙打招呼。

    这人就是凌云恺吧?陈浩暗自打量,绿豆眼,鹰隼鼻还别说长得就是一副反派模样!

    “大人可是明时坊的该管上官?”

    凌云恺很客气,明时坊毕竟是沈炼的辖区,况且沈炼还比他官高两级,就算他凌云恺是魏忠贤的外甥,明面上也要做到礼让上官。

    “你来的到快!”沈炼冷冷的注视着他,道:“掌柜的、三个堂倌、两个火头全都死了,全部是一刀毙命,账房里的银子也没了!”

    “劫财!”凌云恺赶忙将沈炼说的话记在了无常簿上。

    无常簿是锦衣卫专门配备的,每个锦衣卫都随身携带一本无常簿,将侦缉到的案情细节记录在簿上。

    “还死了位东厂的公公!”沈炼继续说道。

    “郭真公公!”凌云恺连忙上前检查,他倒也认识这位司礼监的太监!

    检查完郭真的尸体,凌云恺向沈炼抱拳说道:“今天是中元节,街面上的事够大人忙了,这里有下官就够了。”凌云恺这句话可是肆无忌惮的抢功了!

    “都愣着干嘛,还不干活?”

    凌云恺不只是光说不练,他不管沈炼同不同意直接对手下下达了命令。

    凌云恺态度强横,沈炼也不是好惹的,他怒斥道:“我看谁敢动?”

    沈炼的话还是有效果的,凌云恺的手下立刻停止了行动。

    “大人!”凌云恺颇有些无辜的道。

    “凌总旗是要呛行啊?”沈炼不理会凌云恺这一套,他淡淡的道:“凌总旗在锦衣卫当差多久了?懂不懂规矩?上官在此有你招呼的份吗?”

    “大人,这案子已经在衙门里备案了,该当是下官......”凌云恺的样子要多委屈有多委屈,陈浩在心里默默给他点了一个赞,这货真是被锦衣卫耽误了的戏曲演员啊!

    “这里是我的地盘,这案子也是我的,听清了吗?”沈炼毫不示弱,两人针锋相对。

    “听清了!”官大一级压死人,更别说高出两级,凌云恺无奈的笑了笑,他选择了低头。

    “大人还有一个没死!”一个锦衣卫从金陵楼后院跑来向沈炼汇报。

    沈炼看了眼殷澄和陈浩,吩咐道:“殷澄、长青你们二人把此地看好,少一根筷子让你们好看。”

    “是!”陈浩和殷澄应声道。

    沈炼吩咐完,便迅速赶往了后院,凌云恺看着沈炼的背影,心说整不了你,我还整不了你的手下吗?于是他将仇怨放在了殷澄和陈浩身上。

    “去年城南王恭厂天变死了上万人,上个月皇上又掉水里了......”

    明时坊的锦衣卫们见沈炼稳稳压住了凌云恺,他们看向凌云恺一伙的人都有些不屑,一个个都不把他们放在眼里,说起了街市上流传的政治话题。

    “好了,都不要说了,你们不知道隔墙有耳吗?”陈浩打断了他们的话,电影里殷澄就因为多说了几句话被凌云恺抓到把柄逼得自杀了,这几天陈浩和殷澄相处的不错打算救一下殷澄。

    “关你屁.....”最先说起这个话题的锦衣卫正要开骂,可见说话的是沈炼的堂弟连忙闭上了嘴巴。

    其实殷澄也是个聪明人,只是被沈炼的强势和酒意蒙蔽了双眼才胡说八道,听到陈浩的提醒他立时清醒了过来,凌云恺对付不了沈炼,可是能随意揉捏他们,他马上说道:“都闭嘴,别乱说话。”

    他在明时坊这些校尉里还是有些威望的,他们果然都不言语了。

    “呲啦!”

    凌云恺恼怒的撕掉了无常簿上的一页纸,他本想记录殷澄他们说过的话,打击报复来着,结果被陈浩给终结了。

    “说啊,继续说啊!”凌云恺来到陈浩殷澄他们身边,说话的语气阴测测的。

    殷澄他们没敢跟凌云恺硬怼都沉默不语,陈浩却不惯着他,陈浩道:“总旗大人想让我们说什么?”

    “嘿嘿!”凌云恺冷笑道:“说王恭厂啊,说皇上落水啊......”

    殷澄几人脸色顿时一凛,一股冷意从心头升起,若不是陈浩阻止,继续谈论下去肯定会被凌云恺安一个妄论朝政的罪名,此刻明白过来心里都对陈浩十分感激。

    “哦,我们刚才是说皇上落水了,我们准备去寺庙为皇上祈福,祝愿皇上万寿无疆!”陈浩一脸虔诚的说着,双手抱拳冲皇宫方向深深鞠了一躬。

    “是啊,是啊,我们刚刚在商量明天去寺庙给皇上祈福!”殷澄几人显然听懂了陈浩的意思,连忙应和道。

    凌云恺还是不准备轻易放过他们,他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们刚才可不是那么说的!”

    “哦,凌总旗您想听我们怎么说?您不想听我们说皇上的好话,难道想听我们说皇上的坏话不成?”陈浩轻描淡写的反将了凌云恺一军。

    “放肆!”凌云恺惊出一身冷汗,心道差点上了这小子的当,他虽然不怕,但传扬出去会影响舅舅魏忠贤对他的看法,他忙朝皇宫方向深鞠一躬,向陈浩怒喝道:“凌云恺对皇上忠心耿耿,对大明忠心耿耿,你不要血口喷人!”

    殷澄几人见凌云恺又一次吃瘪,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沈长青真是不简单啊,原本他们都是因为沈炼的关系才对陈浩讨好和尊重的,现在却是发自内心的尊敬。

    “怎么回事?”沈炼从后院回到了前厅,见凌云恺和陈浩发生了争执,他道:“凌总旗为何还不走?这案子我明时坊百户所接了。”

    凌云恺脸色难看,被沈炼兄弟二人连番挤兑丢尽了面子,但是沈炼毕竟是上官不好直接对着干,最终他咬了咬牙道:“下官告辞。”

    说罢头也不回快步而出,他的手下们也紧随其后,走至门口时凌云恺转身阴冷的看了看沈炼和陈浩他们,好像再说你们等着,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看着凌云恺离去的背影,陈浩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他要杀掉凌云恺,这人又坏,又有武功,完全符合侠客系统的恶人要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