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最强神医混都市 > 第4350章 收回拳头,积蓄力量
 虽然幼稚,不过,不得不说,他们确实很了解小黎。

小黎是一个善良的丫头,从小在玉阳宫长大,对于玉阳宫有深厚的感情,宗主邶禹对她更是有教导之恩。

这个时候,邶禹的请求,自然会让小黎感觉到为难。

“小黎,我们回去吧。”

轻轻一笑之后,杨云帆收起了杀意,走到小黎旁边,牵起了她的小手,准备离开。

“不,二哥!”

小黎却不肯走,一脸冷意的看着陀书易道:“二哥,动手杀了他!不杀他,我心中实在是不安。

他们肯定在暗中筹划什么阴谋,要对付你。”

听到这话,杨云帆不由笑了起来,反问道:“丫头,你不要封地了,也不要封号了?

我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可说,那是你的梦想。”

杨云帆淡淡笑着,摸了摸小黎的秀发,眼中有一些宠溺。

除了不想让小黎为难,杨云帆对于燕山府也充满了好奇。

他想要知道,为什么区区一个不起眼的府城,让陀氏家族,以及江陵郡第一强者邶禹,都垂涎不已?

这燕山府城,一定有什么秘密。

“我想要那些。”

小黎说了一句,只是很快她又摇头,看向杨云帆,真挚道:“可比起那些,我更希望二哥你能平平安安的。

不受人胁迫!”

“二哥果然没有白疼你。”

杨云帆诧异的看了小黎一眼,这个暴力小丫头竟然说出了这么一番暖心的话。

让他很是感动。

微微顿了顿,杨云帆决定不毁掉自己在小丫头心目中的高大形象,暗中神识传音道:“听二哥的话,我们暂且先退出去,再做打算!”

“陀书易,我不会那么容易放过他的!”

“小黎,你要记住,有时候,收回拳头并不是结束,而是为了积蓄力量,可以打出更凶猛的下一拳。”

说着,杨云帆的眼眸,深深的凝视了一眼那一扇石门。

他有一些细微的感应,在这石门的背后,有一些恐怖的能量波动,可以对他造成致命威胁。

他没有把握能扛下来!陀书易的大哥,陀书崖已经是虚天境大圆满的存在,开辟出了360个道穴,肉身修炼到了极致。

说不定,这家伙还有一些隐秘的手段。

杨云帆不敢大意!不过没关系,陀书易的这些丹药,送的太及时了。

有了这些丹药,杨云帆有把握在接下来的时间,将玄武印和番天符印,彻底融合!只要他可以赶在陀书崖踏入永恒境之前,演化出这门血脉神通,陀氏家族……根本不值一提。

让他真正心悸的,乃是太古血魔,冥山魔尊。

不,现在这时候,该称呼他为冥山魔主了!这家伙,竟然这么快就踏入了永恒境?

而且,他是在这一方世界,以肉身踏入永恒境,恐怕也学会了吞天魔主,那滴血重生的保命手段。

如果他再回到银河星域,恐怕连太虚真人都镇不住这家伙了。

如此一来,银河星域可就要多事了。

“副宗主,打扰了。”

杨云帆对着陀书易轻轻笑了一下,然后转过头去,牵着小黎的手,缓缓退了出去,离开了陀氏家族。

就这么放过了陀书易?

“咔咔咔!!”

青玉妖狐愤怒无比,牙齿咬的咯嘣乱响,脸上的狐狸毛发更是一根根都倒竖起来,眼神之中,一百个不甘心。

可是,杨云帆已经退走了,他不是陀书易的对手,更何况,陀书易的后面,还有一位更加强大的陀书崖。

“吼——”对着陀书易怒吼了一声,青玉妖狐捏了捏拳头,最终没有做什么,退后几步,刷的一下,化成一道青绿色火焰光芒,跟着杨云帆离去。

“呵……”看到杨云帆一行人就这么无奈的退走,陀书易的脸上顿时放松下来,甚至露出了一丝轻蔑的笑意。

……祠堂之外。

“吼!”

一直蹲伏在地上,等着分战利品的玄武石兽,看到杨云帆就这么空手走出来了,它一脸不解,对着杨云帆低吼了一声。

说好的大干一场呢?

什么动静也没有,害自己白等了半天!“主人,我们就这样走了?

未免太便宜他们了!”

青玉妖狐追出来,心中非常的不痛快。

如果就这样走了,时间一到,酆洛尊者催动血契,他可就死定了。

他实在不愿意就这么离开。

“涂山,难不成你对我的决定,有什么意见?”

杨云帆冷冷的看了青玉妖狐一眼,这家伙今天有一点不对劲。

一路上,他似乎都在怂恿自己对陀氏家族下手。

“没,小妖不敢。”

被杨云帆瞪了一眼,青玉妖狐只感觉浑身一颤,灵魂都颤抖了,那一刹那,他感觉到了巨大的压迫力,连忙恭敬的低下头,不敢再说话。

主人太可怕了!尤其是他体内,似乎还隐藏了一股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恐怖力量。

“涂山,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杨云帆掌握了青玉妖狐的一缕本源灵魂,此时,他一眼就看出来青玉妖狐有一些言不由衷,这家伙对于杀死陀书易,太过执着,必定有什么原因。

“主人,我……”青玉妖狐本不想说,可他一缕灵魂本源被杨云帆控制着,根本不敢隐瞒。

因为他一旦说谎,杨云帆肯定可以感应到。

一咬牙,青玉妖狐便将一切托盘而出,道:“主人,我接受酆洛尊者任务的时候,还立下了一个血契,三天时间,若我不能完成任务,酆洛尊者可以通过血契杀我。”

“现在,已经过去一半时间了。”

说完之后,青玉妖狐神色一黯,充满了无奈。

接下来,如果杨云帆不帮他,他就死定了。

“原来如此!”

杨云帆明白了前因后果,微微皱了皱眉。

“这血契,确实有一些麻烦。”

杨云帆对于血契有一些了解,正常情况下,青玉妖狐立下这个血契,一旦任务完不成,生死都将掌控在酆洛尊者的手里。

不过,也有破解之道。

那就是杀了颁布任务的人,血契自然就解除了。

这颁布任务的人,眼下看来,不是陀书易就是陀书崖,只要杀了这两人,青玉妖狐当然不必再遵守什么血契。

可惜,刚才杨云帆没有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