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历史军事 > 我在明朝当国公 > 第七百二十三章 皇太极的决心
    商议好出兵事宜后,整个锦州以及周围的几个城市便开始忙碌起来,无数的物资、战马、装备以及子药、食物等等辎重开始潮水般朝锦州汇聚。

    数万大军的集结是瞒不住人的,尤其是在锦州这样的地方,满清不知布下了多少探子,几乎是第一时间他们便将消息发送回了盛京。

    当消息送到盛京皇宫时已经是深夜,可皇太极却丝毫不敢怠慢,立即派人将各位贝勒以及重臣都召集了过来。

    皇太极一声令下,许多原本睡着的太监宫女也被叫了起来,太监们将一盆盆炭火点燃,放到了御书房里,宫女则是烧水泡茶,等候各个王公贝勒的到来。

    一个时辰后,被深夜叫醒的王公贝勒也全都来到了御书房。

    只是他们还来不及抖落身上的雪花,就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给惊到了。

    “什么……明军已经开始集结要对咱们盛京发起攻击?明军没有发疯吧?”说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如今正白旗的旗主多尔衮。

    今年已经十八的多尔衮已经成年,身材修长,一张马脸的他随着年纪的增长,愈发的酷似他的老子努尔哈赤。

    “是啊陛下,会不会咱们的探子搞错了,这冰天雪地的,明军怎么可能发起进攻,难不成他们都活腻味了不成?”

    镶白旗的旗主多铎也是一脸的不信,在这个生产力低下的年代里,冬天本来就不是打仗的季节,尤其是在辽东这个地方,一场大雪下来就能让气温骤降十几度,搞不好就能让一支大军减员近半,所以若非是逼不得已谁也不会在这个季节挑起战争。

    皇太极缩在宽大的椅子里,一年多过去了,皇太极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也似乎更胖也更苍老了,今年还不到四十的他头发已经白了大半,加上丧子之痛的影响,他整个人变得更加阴冷起来,整个人看起来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由于是晚上,他也没有穿什么龙袍或是常服,只是裹了一件厚厚的熊皮大义,面前摆放着一个火盆,熊熊的炭火将他的面容映得一闪一闪的。

    他没有说话,只是扫了眼坐在他右下首的代善。

    近一年多来,皇太极的变化很大,变得更加喜怒无常,光是这段时间以来,皇宫里被他拖出去打死的太监宫女已经不下十多人。

    是以被皇太极这么一看,代善却整个人打了个激灵,他赶紧说道:“十四贝勒、十五贝勒此言差矣,这些情报可是咱们潜伏在锦州的探子连夜送来的。而且数万大军的调动,动静何等之大,岂是能作假的?

    若说是明军在虚张声势,那他们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把?”

    周围的人也暗暗点头,老话说得好大炮一响黄金万两,数万大军的调动可不是开玩笑,所需要的银子物资那可是海了去了,明军再傻也不会干这种蠢事。

    其实这个道理多尔衮也不是不明白,刚才的话不过是他下意识说出来而已,他迟疑了一下后又道:“即便是明军的调动是真的,可凭借辽东军那数万兵力想要拿下盛京又怎么可能?

    要知道咱们盛京光就有五万八旗大军常驻,更别提一旦打起来咱们还可以调动数万满八旗和汉八旗来助阵,一个不好他们这数万人马恐怕就得全部留在这里。

    是以臣弟实在想不出,那孙承宗到底是凭什么敢来招惹我大清国?”

    “凭什么?”

    皇太极轻哼了一声,原本微微眯着的眼睛睁开,露出一丝犀利的精芒。

    “当然是凭着杨峰和江宁军的声势了。”

    “江宁军……杨峰?”

    听到这里,众人齐齐色变,尽管御书房内是多盆炭火正在熊熊燃烧着,但众人却没有感受到丝毫的暖意,只觉得一阵寒意从脊梁上升起。

    江宁军和杨峰……这两个名词几乎已经成了满清朝野的一个忌讳。

    尤其是对皇太极而言更是如此,这一年多来,根本没有人敢在他的面前提这一茬。

    朝中的重臣也就罢了,若是宫中的太监宫女或是嫔妃,有谁敢提起这两个名字,等待他们的将是被活活打死或是打入冷宫的下场。

    “杨……杨峰又要来了吗?”

    多尔衮虽然同样脸色一变,但随后又强打起精神笑道:“正好,咱们这一年多来也不是白过的。江宁军先前不过是凭着手里的火器才能在我大清国的勇士们耀武扬威,如今咱们也有了火器营了。

    此次杨峰不来也就罢了,若是来了那就正好将他也一起留在这里好了。若是能将江宁军和辽东军一起歼灭,用不了一年,整个辽东就会尽数落入咱们大清的手中,届时咱们岂不是可以饮马中原了么?”

    听了多尔衮的豪言壮语,众人齐齐翻了个白眼,真要对上江宁军,能顶得住江宁军的进攻就已经很了不起了,还想着把他和江宁军一举歼灭,你这自我感觉也太良好了把?

    不过虽然心里这么想,但话却不能这么说。

    于是乎众人也只能默默点头,以示赞同。

    皇太极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了一丝似是讥讽又像是赞许的神情。

    只见他缓缓道:“此番明军的来意已经很清楚了,他们是想要将咱们从盛京里赶出去,甚至将咱们赶到赫图阿拉,诸位爱卿,你们谁愿意回赫图阿拉啊?”

    众人不禁面面相窥起来。

    虽然满人从赫图阿拉搬出来只有短短的九年,但在享受过了盛京的繁荣后,没有任何人愿意再回到赫图阿拉这个又小贫穷的地方。

    一想到要回到赫图阿拉这个又冷又破的地方,重新开始打猎沐鱼的生活,不少人立刻就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阿巴泰冷声道:“皇上,这盛京城是先汗带着咱们打下来,如今已然成为咱们的都城,若是就这么退走,将来咱们死后有何面目去见九泉之下的先汗,既然明军想要拿下盛京,那就让他们用鲜血来将那护城河填满再说。”

    “对……咱们人在城在,绝不能放弃先汗留下的基业。”

    “好!”

    皇太极欣慰的点点头,“看到诸位臣工有此决心,朕心甚慰,那么从明儿开始,诸位就要开始积极做好准备。囤积粮草、动员士卒,修缮城墙,这一些都要在半个月之内做好,能做到吗?”

    众人齐齐站了起来大声道:“誓与盛京共存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