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没了
    琅华跟着顾四太太一起去了堂屋。『Ω Ω  文学』迷Ww『W. WenXUEMi.COM

    顾老太太正和那位陈大人说话,看到琅华眼睛立即弯起来,“琅华,这是丹徒县新上任的县丞陈大人,特意来看我这老婆子。”

    陈大人看向门口。

    他来之前就听说镇江顾家的大小姐,受了药师琉璃光如来的点化,是个聪明早慧的孩子,但是他也见过几个所谓的神童,其实都是家中长辈有意的宣扬,饶是聪明也没有到让人惊讶的地步,但是这个顾大小姐好像真的有些不同。

    光是那长相就如此的出挑,一双眼睛清澈明亮,顾盼神飞,整个人优雅、娴静,让人见之忘俗。

    一路走过来,步子始终而稳健,向宾客盈盈一拜顿时展现出几分掌家人的味道来。

    陈大人不禁惊异,这和外面传言的竟然一样,顾老太太将这个长孙女当做顾家长房的掌家人来培养。

    这可不是小事,要知道顾家长房可是有子嗣在的,顾老太太能下这样的决定,要么是顾家子嗣太过不堪,要么是顾大小姐太过出挑。

    现在看来后者的几率更大些,因为再怎么样,一个人的气韵不是简单地能教出来的。

    难道顾大小姐真的是所谓的佛子?

    琅华的目光与陈大人对视一番,在恰当的时刻挪开,然后落在陈大人身后的护卫身上,那护卫负着手,一双眼睛冷冷地注视着屋子里的一切。

    怪不得祖母会觉得奇怪。

    奇怪的不是这个陈大人,而是陈大人身后的护卫,这个护卫身上的威势要远远压过陈大人,有他站在陈大人身后,陈大人腰背都挺的笔直不敢有半点的松懈。

    这个人的官职应该远远在陈大人之上,这人会是什么来历呢?不像是文官,却也不像是武将,身上的那份阴鸷和谨慎确实像是护卫,但绝不会是普通的护卫。

    顾老太太先道:“不知顾家有什么能为陈大人效劳的。”

    陈大人忙笑道:“效劳不敢当,只是王仁智下了大牢,虽然说他的案子不会在丹徒县审问,但是他到底是镇江的官员,我也不能对其一无所知。”

    顾老太太颌,这话说得没有毛病。

    陈大人接着道:“听说,他是先打着追查庆王余党的幌子,搜查了顾家的庄子,根本就是要以为做要挟霸占顾家财产?”

    顾老太太脸沉下来,“大人说到这个,我老太婆也就不再遮遮掩掩,我那儿子从来就是个胆小怕事的,家中就是我这个老太婆在苦苦支撑,王仁智眼见镇江将起战事,凭着他一手遮天的手段,三番两次地对付我们老少,他收买了尼姑,来害我家孩子的眼睛,这些都是经过了证词,在官府按了手印的,”说到这里顿了顿,“难不成……他还会翻案?”

    这话将让陈大人忙摇起手来,“不会,不会,这一点请老太太安心。”

    顾老太太点了点头。

    陈大人端起茶来喝。

    顾世宁进门来请陈大人去花厅里吃宴,陈大人推脱了一番才答应下来。

    琅华吩咐阿莫,“去带陈大人的护卫去花厅旁休息。”

    护卫随着阿莫走出去,离开的时候身后的手心里出“叮当”的铃铛声响。

    琅华的脸色立即变了,她想起了一个人,皇城司指挥使沈昌吉,前世时沈昌吉在6家做客,6瑛特别嘱咐厨房要用冷泉水为沈昌吉泡茶,此人心狠手辣,却酷爱附庸风雅,练得一手的快刀,他与人比刀的方法很特别,那就是在审重刑犯时,看谁能割二百刀让犯人不死,他将杀人比成练字,要从小做起,花功夫用耐心,每一刀都要精准,才能将人杀的漂亮。

    皇上格外宠信沈昌吉,朝廷使臣几次出使西夏、辽国,都是由沈昌吉跟随。

    这次沈昌吉却出现在了镇江。

    虽说皇城司也会出面调查官员贪污情事,但是大可以光明正大地前来,为什么要装扮成陈大人的护卫。

    琅华叫来萧邑,“让家中的护院都走远点,陈大人带来的那个护卫想去哪里都就哪里,不要使人跟着。”只有让沈昌吉看到他想看的,他才会将眼睛从顾家挪开。

    交代好了,琅华才去内室里跟顾老太太说话。

    “祖母,”琅华低声道,“那个护卫不简单。”

    顾老太太摩挲着手中的玉石把件,仿佛心事重重,想要说什么终究没有开口,只是叹了口气,“让人去跟闵大人说一声,恐怕是跟韩御史通敌的案情有关。”

    琅华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没有注意到顾老太太的神情。

    赵翎说过有一群黑衣人在追查他,那些黑衣人会不会也是皇城司的察子,这些人遍布各地刺探各种消息。

    她应该找到赵翎问个清楚。

    “小姐,吴桐过来了。”阿琼在琅华耳边道。

    说曹操曹操就到。

    琅华带着人一路回到院子里,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廊下的吴桐,不过这次吴桐没有像个猴子般跳老跳去而是像被霜打的茄子般,整个人都蔫下来。

    吴桐眼睛通红,脸上都是泪痕,“大小姐。”说着竟然哽咽起来。

    琅华的心豁然一颤,难道是赵翎出了事?

    这一年多的时间,赵翎仿佛将她这里当成了药铺,只要受了伤必然就会前来讨药,她已经习惯了他隔三差五的到访。

    可是这一个月来,赵翎却来的少了许多,她想应该是江浙战事结束了,这人会另有去处,却没想到……

    琅华问过去,“赵翎呢?”

    “我家公子,”吴桐眼泪顿时掉得更欢了,“我家公子没了。”

    赵翎死了?这怎么可能,谁能杀了赵翎。

    一个从死人堆里都能爬出来的人,不可能随随便便就被人杀了,琅华脑海里突然一片空白,声音忽然严厉起来,“吴桐,你跟我说清楚,什么叫没了?人是在哪里没的?”

    吴桐失魂落魄地坐在地上,“就在杭州,我家公子说……让我别跟着他了,就到大小姐这来,以后都不要跟着他了,我们吴家……三代都跟着……我怎么能不跟着,我不肯答应,可是公子转眼就不见了。”

    琅华耐着性子,“然后呢?”

    吴桐顾不得抹脸上的泪水,“然后我去了公子去过的所有地方,都没有……公子没了……”

    **********************

    加更章节。

    大家努力投月票吧,拜托大家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