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四百四十八章 罪责难逃
    太后杀了赵卿,调动了禁军,还将当时在东阁侍奉的两个小黄门都杀了。

    提起这个常安康立即去擦额头上的冷汗,多亏了他被皇上派去看击鞠,否则也是死路一条。

    皇帝皱眉思量,那么现在外面是什么情形。

    想到这里,皇帝抬起眼睛:“现在是谁在统领禁卫?”如果是太后身边的人,他基本上就可以确定,已经被太后软禁了。

    常安康道:“因为此次事发突然,所以太后让裴杞堂裴大人暂时统领行宫的禁卫军。”

    裴杞堂?

    皇帝的脸色舒缓了些。

    太后用了他的人,那就证明他还没有被夺权。

    皇帝舔了舔嘴唇:“将裴杞堂传进来。”

    常安康应了一声。

    不多一会儿,裴杞堂被带进了内室。

    皇帝穿了一件宽大的袍子,疲惫地坐在软榻上,脸色显得有些苍白,眼睛混沌,与神采奕奕的裴杞堂相比,整个人显得更加的颓败而萧瑟。

    裴杞堂上前行礼。

    皇帝立即道:“外面怎么样了?有没有乱起来。”他服药的事是不是已经人尽皆知。

    裴杞堂道:“多亏太后娘娘让禁卫及时封锁了东阁,又将皇后关在了后院。所以,前面虽然听到了些动静,却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太后娘娘已经让人向外透露消息,说是有人试图在皇上饭食里下毒,并以此为借口将所有人关在了屋子里。”

    一瞬间的功夫,除了禁卫和侍奉的宫人,没有人再在外面走动。

    皇帝听着这话有些意外。

    “刘相呢?”皇帝问过去。

    裴杞堂道:“刘相在值房。”

    值房挤满了文武大臣,刘景臣正在安抚所有人。

    这件事势必要给出一个结果,不可能随随便便就遮掩过去。

    皇帝只觉得头疼的厉害,整个身体仿佛被掏空了一般。

    “裴卿,”皇帝喊了一声,“你觉得下面要怎么办才好?”

    裴杞堂抬起头来:“微臣还有两件事向皇上禀告。”

    皇帝点点头。

    裴杞堂上前两步,静立在那里,等到皇上看过来,才清楚地道:“侍卫司的杜其仲已经招认,这些年与庄王勾结贪墨军饷、贩卖私货。微臣据杜其仲的证词,已经让人到各地去查庄王在江西、福建、山东贩卖私货的几处铺子,太后娘娘私下里也追查到庄王的一批私货,一同上交了朝廷做为实证。”

    皇帝抬起眼睛,一脸诧异:“太后没有为庄王说情?”

    裴杞堂道:“太后听说微臣在查案,吩咐下来要如实办案,不用顾忌庄王的身份。”

    皇帝轻轻地摩挲着手里的玉把件。庄王一直为太后办事,他还以为事情闹出来之后,太后会想方设法地维护庄王,却没想到太后这样做。

    裴杞堂接着道:“还有一件……”他说着顿了顿,“赵承衍在大牢里招认,赵家这些年为了获取朝廷表彰,伪造口供及证据,冤枉朝廷命官跟随庆王谋反,弄出了许多冤假错案。当年时任大理寺卿的曹雍曾因此弹劾赵光贤,却被赵光贤报复反被诬陷谋反。曹雍被以谋逆罪处决,其亲朋好友皆被连累,许多人因为不肯承认谋反罪名而被打死在大牢。”

    皇帝知道曹雍,曹雍官声很好,如果不是找到了与庆王来往的书信,他也不相信曹雍竟然会谋反。

    皇帝皱起眉头:“当时曹雍的证据朕是看过的。”

    裴杞堂道:“那些书信是伪造的。”说完他拿出一份文书递给旁边的内侍。

    内侍立即呈给了皇帝。

    皇帝低头看过去,虽然这份文书是崭新的,但是却与他十几年前看到的十分相像:“这是……”

    裴杞堂道:“微臣照赵承衍所说伪造了一份文书,乍一看上去果然真假难辨。因为曹雍的关系,曹家上下被严刑拷打,曹雍的弟弟曹嘉,被关在皇城司大牢多年,受尽拷打折磨,双腿溃烂成白骨,仍旧支撑着活下来,就是要为曹家上下鸣冤,为被曹家牵连的官员鸣冤,为当年被赵氏一族,冤作逆臣反贼的人鸣冤。”

    裴杞堂的声音铿锵有力,让人听起来不禁精神一振。

    皇帝早就知道赵家以公谋私,却没想到曹雍也是他们一手陷害。

    “皇上,现在是彰显您威严的时候,”裴杞堂道,“所有人都在等一个结果,若是您让多年冤屈得雪,朝廷上下有个新气象,谁还会揪着今天东阁的事不放。”

    皇帝微微思量,此时此刻,的确需要一个重大的案件来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

    也给他惩办皇后和赵家人一个合适的理由。

    皇帝道:“曹嘉人在哪里?”

    裴杞堂道:“微臣已经让人将曹嘉从皇城司大牢接到了行宫,皇上随时可以召见他。由于沈昌吉在的时候,不间断地对曹嘉动用重刑,以至于曹嘉身上伤口常年溃烂,恐有性命堪忧,不过……若是皇上能让太医院对其仔细医治,曹嘉还能活下来,而这一切,都是皇上给予的恩典。”

    这显然是最好的选择。

    皇上看向裴杞堂,目光微深:“将刘相请过来,朕与刘相一起见见那个曹嘉,至于赵氏的案子……你要仔细查清楚,即便赵氏是皇后娘娘的母族,朕也决不能姑息他们。”

    裴杞堂弯腰:“皇上圣明。”

    皇帝显然对裴杞堂十分信任:“你是朕的心腹之臣,这些事就交由你去办,你放心去地查,无论查到谁头上都不用害怕,朕会为你撑腰。”

    裴杞堂应了一声,慢慢地退出大殿。

    皇帝长长地叹了口气:“毒药的事。”

    旁边的内侍接口过去:“自然是赵家所为,赵家得知皇上命微臣查其伪造口供之事,便生出弑君的心思……”

    照这样的说法,皇后娘娘必然也逃不了干系,因为弑君之后,要有人承继皇位,皇后无子,只能从宗族之中过继子嗣。皇后扶幼帝上位,就可以垂帘听政,将朝局掌控在自己手中。

    赵氏有了这种罪名,皇上就可以将所有过错都推在他们身上。

    ………………………………………………

    更新奉上,双倍月票还有两天了,求大家手中的月票,一张顶两张啊。

    月票榜上为教主加油。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