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覆手繁华 > 第四百一十五章 请弟弟帮忙
    徐谨莜等到马车远离了庄王府,才吩咐跟车的婆子:“去书院接大爷一起回去。”

    婆子微微一怔,大小姐很少与大爷亲近。

    “大小姐,您说的是去接咱们家的大爷?”婆子小心翼翼地确认。

    “你说呢。”徐谨莜皱起眉头,母亲安排跟着她的人,一个个脑子都不灵光,到底是及不上侍奉弟弟的那几个管事妈妈,等有了机会她应该多找几个何嬷嬷这样能办事的人在身边。

    婆子这下子明白了,立即吩咐赶车的:“这个时辰去书院可能迟了,我们就到顺着去书院的路堵大爷,一准儿堵个正着。”这样一来大小姐就能跟大爷顺利见面。

    马车刚走到路口,跟车的婆子远远地就看到了徐恺之,立即跳下车去。

    “大爷,”婆子道,“大小姐在车里,要接您一起回家呢。”

    徐恺之脸上立即露出笑容来:“大姐回来了?什么时候?”

    大姐这样来接他,是不是要帮他在祖母面前求情,祖母已经好久不与他说话了。

    徐恺之想着登上了马车。

    徐谨莜听到声音抬起头来,满脸笑容地望着徐恺之:“我刚刚出宫,想着这个时辰你也该从书院回家了,就绕过来接你。”

    徐恺之心里一暖,到底是他的姐姐,心里还是想着他的。

    徐谨莜将手边的点心递给徐恺之:“这是我从宫里拿出来的,留给你尝尝。”

    徐恺之打开一看,满满一盒的云片糕,上面沾着细糖和松子,看起来十分的精致。

    “快点尝尝啊。”徐谨莜笑着催促。

    徐恺之抿了抿嘴唇,拿起一块慢慢地吃着。

    “多吃点,”徐谨莜道,“慈宁宫里的云片糕是我吃过最好的。”

    徐恺之抬起眼睛:“这还分是哪个宫里做出来的?”

    “那是自然,”徐谨莜提起帕子,想了想才去给徐恺之擦嘴边的糖霜,“你瞧瞧怎么吃的满脸都是。”

    徐恺之不好意思地笑了。

    吃完了一块,徐恺之就不再伸手。

    徐谨莜皱起眉头:“你是不是不喜欢?”

    “没有,”徐恺之忙道,“这么好吃的点心怎么会不喜欢,只是想要留着日后再吃。”

    “那就不好吃了。”

    在徐谨莜的催促下,徐恺之又吃了三块。

    徐谨莜很满意:“我来接你,你心中高兴吗?”

    徐恺之认真地点点头,姐姐这样与他这样和颜悦色的说话,让他心里欢喜。

    “我是听说这些日子你总被罚去抄孝经,”徐谨莜叹口气,“我也替你在祖母那里求过情,只是祖母的脾气你也知道,总要过一阵子才能好。”

    徐恺之点点头:“我……知道。”孝经他是要抄的,但是祖母的做法他心中不能认同,下次再有这样的事,他一样要站出来反驳。

    “姐姐现在有件事想要你帮忙,”徐谨莜一脸为难的神情,“但是你不能告诉旁人,就连家中的长辈也不能透露半个字。”

    徐恺之不禁诧异:“是什么事?”什么事要背着家中的长辈去做。

    徐谨莜正色道:“你要答应我,若是你不答应,这件事也就作罢,我再求别人就是。”弟弟是个倔脾气,他虽然年纪小,但是答应的事就一定能做到。

    徐恺之终于点了点头:“我答应姐姐就是。”

    徐谨莜顿时欢喜:“一会儿你去找找裴四公子,跟他说一声,你就说侍卫司都虞候杜大人家的小姐,方才去了庄王府,结果半途哭着回了家。”

    裴杞堂应该会明白这话的意思。

    她是想提前知会裴杞堂,这样一来,裴杞堂就会比顾家更早的盯上杜大人,到时候慈宁宫伸把手,庄王拿杜大人顶了事,案子也就顺理成章地有了结果。

    事成之后,裴杞堂受到嘉奖,应该会从心底里感谢她。

    徐恺之愣在那里:“姐姐,你的意思是……要跟裴杞堂私下来往?”

    徐谨莜皱起眉头,一脸的怒容:“这是什么话?什么私下来往,我就是知会他一声,这是朝廷里的事,你不明白。”

    他怎么不明白,如果真的是为了朝廷的事,大姐可以去跟父亲说,让父亲转告裴杞堂,为什么要让他去。

    他这样一去,裴杞堂定会问他怎么知晓的消息,他只能将姐姐说出来。

    徐恺之犹豫起来,他觉得这样不太好。

    “你不去就算了,我打发别人一样去。”徐谨莜沉下脸来。

    打发别人去……那不是更加容易走漏风声,出了差错姐姐的名声该怎么办?徐恺之垂下脸想了想:“我去,我去找裴杞堂,姐姐不要再找别人了。”

    徐谨莜脸上重新露出笑容:“我先回去,若是父亲问起你来,你就说去了书院的同学家中,千万不要提我的事。”

    徐恺之点了点头,想要问徐谨莜怎么去找裴杞堂,还没有张口,就听到徐谨莜道:“就在这停下,大爷要下车了。”

    徐谨莜道:“快去吧,早去早回。”

    徐恺之被送下了车,身边的小厮也一脸的迷茫,本来以为要跟着车直接回到家中,却没想被放在了半路上。

    小厮上前道:“大爷,您这是要去哪里啊?咱们怎么不回家?”

    徐恺之茫然地想了一会儿:“去衙门。”

    小厮眼皮一抬:“是要去老爷的衙门?”

    “不是,”徐恺之道,“我们去皇城司的衙门!”

    徐恺之辨了辨方向向前走去。

    小厮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他能确定大爷不是在开玩笑。

    “大爷,”小厮忙跟了上去,“您去皇城司做什么?谁让您去的?您怎么不说话,如果出了事老爷一定会打断我的腿啊。”

    徐恺之眼前浮起徐松元严肃的神情,他不想去,但是不去不行,因为他若是不去,还不知道姐姐到底做出什么事。

    可能后果会更加严重。

    他去了,至少他知道会怎么样。

    姐姐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如果他长大些就好了,那么他就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皇城司衙门就坐落在皇城的东边,旁边就是中书省、刑部、户部的衙门。

    本朝皇帝登基之后,皇城司就成了朝廷的风向,所有人都注意着皇城司的一举一动。

    所以皇城司外从来不缺各路人马的眼线。

    不过这次的眼线有些特别,是个十一岁左右的孩子,所以裴杞堂一眼就注意到了他。

    …………………………………………

    今天第二章。

    么么大家~

    16号,求月中出的月票,拜托大家啵啵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