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重生弃女当自强 > 第二十二章 阿奶的质问
    刘凤英变了脸色,莫国强这时候挤进来,赶忙去向莫支书赔说好话。文学迷Ww W. WenXUEMi.COM

    莫阿奶却不打算这么快放过刘凤英,她咳了一声,继续喊道:

    “大伙儿听着,这里还有一件事,我想问一问刘凤英:你生了六个孩子,为什么独独对小曼这么刻薄?为什么这样恨她?我记得你第一胎是在外头生了才回来的,我虽然眼睛看不见,却是听说小曼长得根本不像你们夫妻,难道,小曼不是你刘凤英亲生的?所以你才这样恨她?”

    这话一出口,院场里顿时安静下来,很快又像烧开的水沸腾起来,爱八卦的女人们尤其活跃,纷纷表示赞同莫阿奶的推测。

    一个和刘凤英年纪相仿的女人拍着手,神情激动地说道:“这事我记得我记得!我和小曼她妈……我和刘凤英是同一年嫁进这村里来的,又同时怀上,还同在一个生产队劳动,当时不少人拿我们两个大肚婆开玩笑。我坐月子的时候刘凤英还没生,我一出月子她也生个女儿了!她家小曼小时候就漂亮,白白净净比我家小珍招人喜欢,大家都说:城里大医院医生给接生的孩子,就是不一样!现在看吧,是不是弄错了?刘凤英她肯定是把别人家孩子抱回来了?”

    另一个女人神情认真地点头:“就刘凤英那样,除了身段还行,那张脸皮肤粗得不能看,她还是眯缝眼!再看看小曼,人家是双眼皮诶,皮肤虽然黑红黑红的,可她皮子又薄又细滑,越看越漂亮,真的不像刘凤英!”

    “是啊是啊,性格也不像,刘凤英火爆泼辣一点就着,再看小曼这么乖巧温顺……”

    “原来刘凤英这些年老是虐待小曼,又打又骂,要小曼干这样干那样,十岁就当半个劳动力使唤,是因为小曼不是她亲生的?哎呀作孽啊!”

    “如果小曼不是她亲生,那她肚子里原来那个呢?”

    “听说她大着肚子在外头跌了一跤被送去医院,肯定是死胎了!她就偷了别人的孩子回来!”

    “天啦!”

    “真的太可怕了!幸好我们不去城里医院生孩子!”

    刘凤英被大家谴责,原本缩在一旁尽量减低存在感,想等莫国强帮她善后就完事了,谁知莫阿奶嚷嚷了那几句,引出众人这番言论,她脸都绿了,终于忍无可忍,跳出来大声哭骂:

    “你们这些烂了嘴的黑心婆娘,你们才偷了别人家孩子,你们才死了胎!莫小曼就是我生的,是我刘凤英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亲骨肉!她长得不像我,她像她爸不行吗?谁家不打孩子?谁家长子长女不要干很多活儿、照看弟妹?你们就是忌妒!忌妒我生了小曼这样能干的女儿!你们再敢胡说八道挑拨离间,我就、我就跟你们拼了!”

    三十几岁的女人正当年富力强,边哭边跑去抓起一根竹竿,用尽全力朝人群打来,那一副豁出去的拼命样子,还有那个悲愤欲绝的神情,给人一种错觉,仿佛刚才人们所说都是谣言,把她给中伤了!

    在场有那么多男人,农村女人成天劳动干惯粗活,也不是软弱可欺的,不可能任由刘凤英伤害到人,她手中那根竹竿终究没能打下来,大伙儿做好做歹,抢了竹竿,推推搡搡拉拉扯扯,再费些口舌,最后把刘凤英和莫国强等人推出了院门。

    院子里,莫支书叮嘱村里人:没有真凭实据的事情,不准乱说乱传,毕竟对小曼也有影响,哪个孩子都不希望自己是来历不明的无根浮萍!

    莫小曼安静依偎在阿奶怀里,五叔奶接过阿公捣好的草药,替她敷在耳朵上,莫小曼回想起刘凤英揪着她耳朵,指甲狠劲掐进她耳根,心里非常清楚:刘凤英是真的想一把揪下她的耳朵,让她彻底破相!

    就跟前世拿热油泼她一样,已经到了那个时间段了!

    刘凤英和莫国强这么频繁地进城去探望他们的亲生女儿,城里那对夫妻不可能没有一点察觉,他们应该要出面探问了,而唐雅萱会跟刘凤英说她不想换回来,刘凤英为了她的亲生女儿,必须要让小曼破相!

    破相的莫小曼自然比不得唐雅萱,城里那对虚荣的夫妻为了优秀的唐雅萱,可以将破了相的莫小曼当成一棵野草,不屑一顾!

    莫小曼轻轻摸了摸自己的手臂,暗叹:重生一世,想起那对父母的冷漠,还是忍不住遍体生寒!

    客人都散去了,五叔奶领着几个婆娘媳妇收拾桌子归置物什,清洗院场和碗筷,阿公和莫支书以及几个本家老哥们围坐在晒谷坪上,一边用纸片儿卷着烟丝抽一边聊天,阿奶和小曼依然在房檐下坐着,细声说话。

    “小曼,今晚阿奶说了那样的话,以后这村子里就会有很多闲言碎语,关于你身世的,你怪不怪阿奶?”

    “不怪!我知道阿奶为什么要这样做,如果每个人都看出来,我不是刘凤英亲生的,那么刘凤英就没有充足的理由靠近我、伤害我了!阿奶是为我好,想要保护我呢!”

    阿奶欣慰地叹了口气:“你是个聪明的好孩子,阿奶真的不想让你再被刘凤英伤害——那女人太恶毒了,她也知道疼爱她的莫小枝莫小凤,凭什么要虐待别人的孩子?哪个孩子不是孕育十个月,从娘肚子里出来?如果你的亲娘知道你受的苦,不定哭成什么样呢!”

    莫小曼无语:城里那个女人,她会为自己哭吗?不可能!

    “小曼啊,以后不管别人怎么说,你不要在意,阿奶和阿公一定让你去读书,你再用心上进,挣一个好前程。如果刘凤英真的是从城里把你抱回来的,那你的根就是在城里,将来……”

    “阿奶,以后的事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以前我受了很多苦,吃不饱穿不暖还天天挨打,活着没有半点乐趣……偷听了刘凤英和莫国强的话才知道我不是他们亲生的,以为我会很快死掉!现在有阿公阿奶疼我,我是阿公阿奶唯一的孩子,我很高兴!我想永远做你们的孩子,不管将来生什么事,我们一家人,都不分开!”

    “好……好孩子!”莫阿奶把小曼搂进怀里,抬手擦了擦眼睛,哽咽说道:“以前的事都不要想了,忘记它吧!小曼是阿公阿奶的孩子,是我们最最疼爱的宝贝疙瘩!”

    新居入伙闹了这么一场之后,村子里果然风言风语,众说纷纭,全是关于莫小曼身世的,不过因为刘凤英积极辟谣,在公众面前好几次不顾形象痛哭流涕,嘶声叫喊着说小曼千真万确就是她亲生的,不少人的怀疑之心又忍不住动摇了,以至于村里形成两派人,一派认为莫小曼是刘凤英从外头偷回来的孩子,一派认为莫小曼应该真的是刘凤英亲生,毕竟也有很多小孩长得不像他们的亲生父母,各派有各派的说法,互不干预,反正不管怎么样,莫小曼现在过得好好的,刘凤英也已经不是她的监护人,又不是什么非要解决不可的正经事,人们工余饭后拿来谈论着玩罢了,这样的捕风捉影丝毫影响不到任何人的生活。

    莫小曼深谙这个道理,阿公阿奶何尝不懂?所以一家人根本不在意,只安心乐呵地过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