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重生弃女当自强 > 第五百九十六章
    莫家宝从厨房那边走出来,挡在莫大姑奶和梁盼秋面前:“我爸在山上干了半天活,刚才又和表哥表侄们喝了不少米酒,着实困了累了,让他去躺下歇会吧,姑妈有什么事?跟我商量也一样的。”

    莫大姑奶下意识地摆手:“呃,这个,这事情有点大,我还是跟你爸说去吧!”

    “姑妈光顾自己的事情,不心疼你弟,我这当儿子的总得照看些,那是我爸,要累出个毛病来,难过的是我妈,还有我们全家!”

    莫大姑奶顿住,眼珠子乱转,有点恼羞成怒:“家宝,你也几个孩子的爹了,怎的不会说话呢?谁说我不心疼我弟?我这辈子为他不知操心多少,你们这些后辈的知道什么?”

    “那我现在知道了,姑妈就不用上去了,让我爸歇会,他这一觉怕得到晚上七八点,姑妈不如先回家去,有什么事下次再谈。”

    莫大姑奶:“……”

    梁盼秋暗想不妙,照这话路,岂不得马上让人送客回家,再等下次,都要过年了!

    她忙甜笑着喊了声表哥,又对老娘道:“我舅都说了,将来这家都是表哥当,表哥向来懂道理讲话也有威信,我们就把这事和表哥商量商量也行的!”

    她心里真实的想法是:这个莫家宝平时闷声不响,给人的印象就是勤快能干,似乎除了埋头干活他什么都不会,应酬肯定也不懂的,可刚才舅舅表明,药材种植园用家宝的名字贷款,这样说来,舅舅是开始在培养家宝,那自己借钱的事,先跟家宝商量一下或许也可以的吧?

    家宝这憨实样,听说以前在养父母家就让人骗得够惨,可见脑子不怎么灵光,多说点好话哄哄他,再用亲姑表的情份粘合,应该不难拿下这个傻表哥!

    母女俩跟随家宝去到厨房,见家宝还把老婆儿女打发出去,只剩三人坐在灶口小声谈话,梁盼秋看家宝都顺眼多了不觉得他又憨又傻了,能根据一句“有事商量”就清场不让别人偷听,那就不是个憨的,想来这几年舅舅用心调教有成果呢。

    然而梁盼秋很快就后悔了,知道自己算盘全部打错:莫家宝比莫阿公还要决绝,不肯借钱给她就罢了,还哭穷,说他三五年之内都要勒紧裤腰带节俭过日子,努力拼命干活,就怕将来还不起贷款去坐牢,又请大姑奶帮他跟表哥表嫂们说说好话,指不定哪天他支应不下去了,得去向这些表哥们借钱过日子呢!

    最后这些客人分三拨离开,第一拨是阿花姨奶和她两个孙子,她气恨莫大姑奶和梁盼秋,不屑与她们为伍要先走一步,于五妹从灶头梁上摘了两挂腊肉一只腊猪脚,用报纸包严实送出院门才塞给她,阿花姨奶笑眯眯地回去了。

    第二拨人是莫大姑奶和她儿子儿媳妇并孙子孙女们,挟拖着个哭哭啼啼的梁小菊的走出院门,莫大姑奶一路骂骂咧咧,满心满脸不痛快,除了恼恨梁小菊,也怨怼莫阿奶和于五妹:这次竟然什么东西都不给,就让她老人家这样两手空空回家,简直太失礼了那对儿倒霉婆媳!

    剩下一拨是梁盼秋和张莲妮母女,说是不同村就不一起走了,她们邻村有拖拉机运送甘蔗苗来公道村,来时在路上遇见,跟拖拉机手说好了最后一趟顺便接她们母女回家。

    母女俩等个拖拉机也不安份,在院门外站不到几分钟就又踅回院里,钻进堂厅烤火,听见外头有机器声响,就喊大志大鹏秋雁跑出去看看,兄妹仨各帮忙跑了次腿,秋雁懒得动了,大鹏专心削他的木砣螺,大志和顾少钦、小曼去伺弄那片蔷薇花墙,不再搭理她们。

    张莲妮过一会也走出堂厅,主动靠近小曼和她攀谈,告诉小曼她在乡中学念书,又问小曼要地址,说以后可以互相通信联系增进友情。

    小曼以工作学习忙没时间写信为由拒绝了。

    张莲妮觉得面子被扫,脸色不好看,转身走回屋,不一会又出来,笑容很勉强,细声细气道:“我妈说,表姐妹之间要相互体谅,小曼姐没时间,我有啊,那我就经常多写信,小曼姐只要收信看信就好,闲空了再给我回个信也可以的嘛。我们是亲戚应该多联系多走动,年纪一样大,以后也会成为最好的朋友!”

    小曼无语,心里对梁盼秋又多一番了解,不仅贪性大,这韧性也足够让人佩服的。

    不客气地对张莲妮说道:“想和我认亲戚做朋友,不问我的意思不看我的脸色,凭你妈的安排就能成了么?是不是你妈平时给别人做媒拉纤,也这样不问青红皂白,不管人家女方乐不乐意,就为一个谢媒红包直接想拉就拉去了?你妈脸大,本事也真够大的,她以为她谁啊?土地婆婆还是灶王婆婆?”

    张莲妮脸涨得通红,她可是八十年代中学生,思想进步自信自强,要不是她妈耳提面命非要她结交小曼,她才不会这样低三下四的,咬着嘴唇怒瞪小曼一眼,张莲妮这回直接跑出院门去了。

    于五妹从厨房里走出来,听到了小曼的话,忍不住笑道:“这孩子,懂得还挺多。有些媒婆还真就是那么讨人恨,为着一点红利好处,两边说瞎话蒙人,最可怜的还是女方,被骗了后悔都没法子,只能那么将就过一辈子,好赖都得自己受着,媒婆拿到好处就跑了,她管你死活?不过也有好的媒婆,舍得花力气两边勤快走动,能说大实话,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多问女方的意思,毕竟结婚嫁人这种事,姑娘家总要多谨慎着些——女怕嫁错郎嘛,谁不想合着个称心如意的?”

    大志开玩笑问了句:“妈,你是不是替人做过媒?”

    于五妹答道:“我没那金钢钻,哪敢揽这细瓷活?听说做成一个媒,那是能积阴功为后辈纳福的,但必须得是桩良缘,要是只顾私心赚红利做成了孽缘,可要遭报应!”

    小曼心里暗哼:可不是,若今年没遇上梁盼秋,明年也能见着,那段尘封的记忆注定要跳出来,梁盼秋的报应一直在等着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