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重生弃女当自强 > 第三百九十四章 好消息
    “同学,蒙谁呢?不过是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插班生。改天我也转到你们医科大去好了,和你做形影不离的同学,我可比任何人有资格!”郑少镰说着,心底不免涌起一阵酸楚。

    提起来都是泪啊,好不容易认得个称心妹子,本该由自己好好守护着长大,谁知事情就是那么凑巧得离谱,妹子眨眼变成了大表哥的未婚妻,自己反被威胁不准靠近不准乱动心思,那个郁闷啊,一辈子都不能释怀了。

    虽然现在的郑少镰沉稳了不少,但小曼还是怕他会突然抽风犯傻,故意嫌弃道:“赶紧歇了这个心思吧,你没有学医天份,别过来给我丢人。”

    郑少镰瞪着她:“那姓孙的有天份?人家在国外早就是小有名气的外科大夫,凭什么要跑回国内重新上大学跟你这个菜鸟做同学?他分明是别有用心!”

    “既然知道人家姓孙,还紧张什么?你妹子可不是随便让人骗的,那人是孙御医的曾孙子,他家的根基在华夏,他不回来行吗?不管他有多大名气和成就,中医方面他才是个菜鸟,而我却学了他家传的医术,给他关照两下子,没什么好奇怪的吧?”

    “他一个大男人,需要你来关照?”

    “他在国外长大,对自个家传医术只是略有了解,没见识到精髓,我按照孙老先生的遗愿,指点指点他。”

    “听说那小子长得挺好?跟个花痴似地?”

    “是挺不错,不过与我有什么关系啊?有我这里顾少钧是最好的,其他男人都一个样。”

    郑少镰眼底划过一抹黯然,想说点什么,被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打断。

    唐浩诚去接了电话,挂断后走到沙发后俯身凑近唐爷爷耳边低语两句,唐爷爷点点头,站起来拍拍唐奶奶肩膀示意她跟着上楼去书房继续听电话。

    两位长辈一走,大家就随意起来,顾少铮端起碟子猛吃水果,一边嚷着:“这就是公道村来的大梨子?太好吃了!顾少钦你们真是对得我啊,我在外头奔波劳苦赚钱,你们在家有好吃的都抢精光,一个不给我留!”

    顾少钦无奈地看着他三哥,摊了摊手没法解释:大梨子空运回到京城,他还坐在火车上晃荡着呢,哪里知道那些梨子是怎么分配的?反正他回到家也没见到半个梨子了。

    唐浩诚笑着把另外两个果盘都收拢到顾少铮面前:“我家也只剩下几个,全在这,都给你吃了!”

    顾少铮瞪眼:“你这什么语气?剩的全让我吃?打发叫花子呢吗?”

    “那行,我和少钦一起吃!”

    “滚!都不准跟我抢,你们在那树上还没吃够?”

    “……”

    郑少锦无语地看着变成吃货的顾少铮和呆里呆气的顾少钦,暗想这两只肯定是忘记此行目的了。

    不过也好,太认真了反而容易引起曼曼不满,她现在可是满十五进入十六岁的青春少女,总不能因为和大表哥有婚约,就不允许跟别的男人接触,再说那个孙逸鸣可是孙御医的曾孙,曼曼跟孙御医学的医术,怎么说都算孙氏门下,渊源不浅,在曼曼心里肯定有一定的份量。

    想到姥爷神神秘秘把他们几个叫到书房那个表情,郑少锦哭笑不得:英明神武的姥爷,曾经指挥千军万马的人物,今儿形象可全毁了!

    他居然吩咐几个孙子:从今儿起什么事都可以耽搁,但必须不能误了一件——陪伴曼曼。几个兄弟轮流也好凑堆也罢,总之要守住曼曼,在老大回国之前,绝不能让别的男人有可趁之机,哄走顾家大孙媳妇儿!

    不过老头眼睛挺毒的,竟然看出郑少镰对曼曼的那点心思,所以这件事避着郑少镰并没让他参与,是顾少铮那个大嘴巴,一通电话全给说了,郑少镰巴巴儿地赶紧跑回京城。

    郑少锦同情地看了看他的双胞胎哥哥,那位正压着声音和曼曼说悄悄话,脸上笑容舒朗,好看得不真实,却令人……莫名心疼!

    他垂下眼帘叹气:怨谁呢?曼曼属于大表哥,偏偏流落在外让少镰给遇上,没有办法的事情啊,只能怪命运作乱。

    顾家兄弟来了,小曼和浩浩就不好急着回学校,又在家待半天,做了晚饭吃完,才分别由顾少铮和郑少镰开车送他们回校。

    这一个下午小曼可说是意犹未尽,主要因为顾少铮谈到了南方边境的玉石生意,她听得心飞飞地恨不能回学校请个假,直接跑到边境去探看一番,顾少铮说那一带各种玉石原石堆成山,人们赌石,凭运气开出玉种,至于那些玉石里是否含带有灵气,就没人知道了。

    对于小曼来说,赌出玉可是轻而易举的啊,她要是能跑去边境赌石,保管让那些卖原石的老板哭死!

    郑少镰见小曼对赌石感兴趣,生怕她真的跑去边境,立刻要打消她这个意图,说道:“玩赌石不一定非得去边境,那地方蛇鼠一窝,肮脏又危险,不是女孩子能待的。其实京城也能玩赌石,不过数量比较少,赌赢的机率不大,你实在想玩,等放假了我带你去N省,那里玩的人多原石也多,更好玩,环境也不错,相对安全!”

    小曼刚要点头同意,顾少铮看白痴一样瞥郑少镰一眼,揽住小曼的肩膀:“咱们可是文雅淑女,用得着费神瞎猜乱赌么?还跟人乱哄哄挤石头堆?恶心!曼曼你等着,很快的,咱们不要原石也不用赌,全是翡翠玉石招招手就来,要多少给你来多少!”

    小曼不信:“有这么神奇?”

    “当然!”

    顾少铮得意洋洋地甩出一个重磅消息,小曼也禁不住大喜过望:这家伙音讯全无失踪了近半年,还以为他只是在广东一带做生意,却原来他通过某种渠道跑到境外某国,看好并准备买下两个玉石矿,之前跟卖方洽谈得差不多了,只等那边答复,他立刻过去把事情办妥!

    这次回京城也是忙里偷闲——他的珠宝公司已经筹办好,正常运营生产,他趁着巡视珠宝公司的空档,坐飞机回来,只能在家住两晚,就得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