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魔法 > 重生弃女当自强 > 第三百六十一章 亲戚
    小曼抱着威威,笑看杨柳儿发飚,都说陕省女子性情温柔如缠绵柳丝,这悍劲儿发作起来也够呛,虽说叉着腰泼妇骂街形象有点毁,不过她人长得艳俏,美人发怒那也是好看的,给人的视觉感受不亚于银幕电影,加之她口齿清晰大声数说的内容也够新鲜劲暴,什么“未婚妻当保姆用”、“动私刑关小黑屋”、“报公安查小偷”等等字眼,光听着就很刺激人心,不得不说八卦文化在任何时候都吸引人,围观群众注意力高度集中,津津有味乐在其中,完全忽略姑娘当街骂人吵架形象问题。

    还有些人三五成群围成小圈,一边打量白晴月姑侄,一边交头接耳,显然是知道并认识白家人的。

    白晴月活了四十多岁,阅历城府都不同寻常,很快回神,在她目光暗示下,白亦芬白亦芳姐妹立马做出反应,双双快步朝杨柳儿走去。

    小曼及时拦在她们面前,微笑道:“杨柳儿不说,我还不知道呢,原来她到京城投奔的亲戚就是你们白家啊?还有,白俊帆和杨柳儿十几岁就订亲了,怎么白姑姑还经常说白俊帆没有对象?若别的姑娘听信了,不解内情跟白俊帆谈起对象,岂不是要误人终身了?”

    这话自然是故意讽刺讥诮白晴月,顺便指责揣着明白装糊涂:自从小曼到京城读书,白家就想方设法地跟唐家套近乎,白晴月更是长袖善舞,用各种各样招数哄骗小曼,直恨不得把小曼绑住拐回白家,而她用最多的就是白俊帆这个由头,说什么俊帆哥哥从小到大都不爱跟女孩子亲近,可是那次去看望了曼曼妹妹之后,就把曼曼妹妹放在心尖尖上,魂牵梦萦惦记着,出国前还千叮万嘱要家里人帮他照顾好曼曼妹妹……如果小曼真的像她外表那样软萌天真容易上当,怕不早让他们白家骗惨了。

    看穿了一个白俊帆,厌憎白立华,白晴月再会装扮也不能骗得了小曼,本来很喜欢游逛京城四合院,愿意各家都去走走,但奇怪的是,小曼直觉里对白宅十分不喜,如同拒绝吴宅那样,无论白晴月和白亦芬姐妹多么热情,她都没有考虑去白宅做客。

    这么明显的厌弃,白晴月还不死心,绿头苍蝇般围着她转,小曼也是无奈得很,正好今天就借杨柳儿披露真相的机会,把那层被捅破的天窗再撕大点口子,亮亮堂堂说开,白晴月和白家,从此以后就不能再来滋扰自己了吧!

    白晴月果然被小曼那番话噎了个满喉,再侧耳听四周围观的人们交头接耳低声议论,时不时朝她们姑侄投过来一道道耐人寻味的目光,心里是又气又急,简直恨不能把杨柳儿逮住狠狠杀掉!

    杨柳儿被小曼护在身后,白亦芬姐妹抓不住她,白亦芳尖声喊:“曼曼你别听她胡扯,一个愚昧没文化的乡下丫头,凭什么做我哥未婚妻?杨柳儿她赖蛤蟆想天鹅肉吃!”

    白亦芬也冷笑:“做做梦倒是可以,只是这样的好事八辈子都不可能轮到她!白家嫡长孙身份多金贵啊?杨柳儿什么东西?也敢肖想,当我们都是死人不成?”

    杨柳儿身子轻轻颤抖,两只眼睛再次红透,她也是被中伤得狠了,一股浊气憋在胸口,要不是小曼执意把她挡在身后,她定要拼了命地跟那姑侄几个肉搏一番。

    小曼把威威塞到杨柳儿怀里,威威摸着杨柳儿的脸,稚嫩的声音安慰她:“姑姑不生气,等威威长大了打跑她们!不要看见她们!”

    杨柳儿搂紧威威,眼泪滴落跟下雨似的。

    小曼护着她们两个嫁离白亦芬姐妹两步,对白晴月说道:“今天带着小孩子出来玩,不方便谈话,这样堵在人家商店里也不是事儿,你们自便吧,我们先走了!”

    白晴月忙喊住她:“曼曼,你是好孩子,跟姑姑一块走吧,别和她混一堆儿。你看她谎话连篇的,品性真有问题!”

    小曼瞧一眼围观的人们,朝白晴月笑了笑:“杨柳儿可是你们白家的亲戚,白姑姑这样说话不太好吧?”

    “没有!我们白家亲戚怎么可能有姓杨的?杨柳儿先前住在白家,是因为她的堂姑顺妈,顺妈只是我们家一个做粗活的保姆,保姆的亲戚,跟我们这做主人的可八竿子攀不着!”

    小曼:……

    旁边杨柳儿脸上泪珠还在滴落,听了白晴月的话,突然冷笑两声,红眼兔般瞪看着她:“顺妈以前是姓杨的没错,但现在,她自己都不承认她是杨家人了呢!她每天教我怎么干活,怎么低眉顺眼温驯听话做奴婢,压制我克扣我,为什么呢?因为她自认她也算是白家一份子,她有义务站在你们那边!白老太太去世得早,其实你们可以把顺妈尊为白老太太的,对不对?要认真论起来,白家宅院里有多少人得喊我一声‘表姑’呢,亏你们睁眼说瞎话,不承认跟我杨柳儿有亲戚关系,你们真是太没良心了!”

    一番话说得有些不明不白,偏偏又让人听着似乎别有含义,白亦芬姐妹瞪目,白晴月则如同被雷劈了般,脸色苍白一动不动。

    杨柳儿却像是才刚想起什么好笑的段子,仰头咯咯咯笑个不停,泪珠子纷纷滴落,跟个疯子差不多。

    小曼怕吓着威威,忙又把威威抱过来,一手拉扯着杨柳儿,也不理会身后的白家姑侄,自顾离开了华侨商店。

    走到外面大街上,小曼放开杨柳儿,说道:“刚才不是叉腰骂起来气势挺足的嘛,到最后又哭了这算什么?你还比不得威威呢,威威才五岁,他都想得比你通透明白:让自己受伤的、不快乐的东西,统统打跑,不能放在眼前!你就会找虐,把这个无法兑现的婚约看得太要紧,以后让白家人看到你一次羞辱一次,痛苦一辈子!”

    杨柳儿拿着手绢擦了擦眼睛,吸吸鼻子,满脸落寞痛楚:“那要怎么办?因为整个白家,丢掉婚约忘记俊帆哥?我,我办不到!”

    小曼也不懂说什么,别人的感情她没有资格干涉,最多就是在旁边评论几句,如何选择如何决断,全凭杨柳儿自己。